第85章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迷雾重重的深海之中藏着一片零星岛屿。

这里叫浮星海,是沧澜界出了名人人趋之若鹜的修炼宝地,没人能说清楚浮星海的主人为何如此慷慨,也没人知道浮星海的主人到底是谁。几乎人人都肯定这里绝对有一个天大的秘密,却无一人能勘透它是什么秘密。

海浪沉沉浮浮,曾经仙灵遍地的浮星海,此时一片死寂,破败不堪,遍地粉化的碎砂石,不见一根草木生灵,完全失去了生机。

浮星海最高的擎天峰的顶尖被削平一块,一身白衣的重凌伫立峰顶,他居高临下睥睨远处,在他淡金色光圈的瞳孔中倒映着墨发黑衣的男子,他抱剑而立,伫立在一片碎礁石上。

两人彼此遥望着那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重凌看着那个靠染指自己而一路走到现在的小偷。

他放空双眼,背后铅灰色的天空仿佛世间失掉了所有颜色。

“终于又见面了......”

“你不知我等这一日等了多久......”

这声喟叹中饱含了无数岁月情仇血泪爱恨。

原本他携仙灵之躯现世,以天纵之才,应百年之内重飞九霄,惊世不衰,然而天道不仁......天道不仁!

浮星海,他倾尽心血给兵解转世的自己准备的证道之地。

天生仙骨,他塑仙基的根本。

玲珑心,他羽化天地的奥妙。

这些都让一个卑劣可耻的小偷毁了,他占他的命格、偷他的仙躯、盗他的证道之地,生生把他的仙机毁掉。

这些年......他真的等的太久、太久了!

燕莫逢漠然的看着重凌,在他眼中,至始至终、从开始到现在,他们从来都是两个人。

他有血肉、有灵魂、会哭会笑、知冷知热、知善恶明是非,他是完完整整的自己。

他们两人争斗数百年,毁仙骨、碎玲珑,一体双魂,注定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这之中的纠葛无须再说,这就是他们的宿命,燕莫逢轻启剑鞘,天地铮鸣,完完整整拔出戮空,遥指宿敌。

天地变色,寰宇共振。

重凌猛然抬眼,淡金色的瞳孔已变成血瞳,毁天灭地的气浪袭来,不成仙便成魔!

一切都已消失,一切都已幻灭。

狂暴的罡风撕扯着空间,就像是失帧的画面滋滋啦啦的划开无数裂口,燕莫逢如同一张被撕破的油画破浪而出!

他看着他此生的宿敌,说出了唯一的一句话:

“从来没有不败的仙人,有的,只有不屈的灵魂。”

天地失色,唯有他发烫的灵魂闪闪发光燃烧着炙热的光芒!

今日,他们终将结束这场宿命!

---

春暖花开时节,平江府演武场中迎来一批新的孩子。

稚嫩童音呼呼哈哈传出去老远,殷灵路过驻足听了一会儿,嗯,不错不错,很有精神!

距离北地之行已过去半年时间。

半年前双双勇夺玄光天内比魁首,比试一结束就被她师尊从思过崖提出来压着修炼准备几年后的全界宗门大比;

王缺和小缘继续他的游学之旅;林舟和小白陪她留在虚垠城等了一个月,随后才回家。

不过回来平江府没多久后林舟就被他爹抓走锻炼去了,小白无意中在医阁认识了一位医修大能在两个月前也被捉去当徒弟了。

如今平江四剑客只剩她一人无所事事。

可以说殷灵终于过上了曾经追求的咸鱼生活。

除了时常会想一个人然后偶尔小郁闷一下之外,其他都跟她想象中的一样完美!

“噗~”再一次被47层试炼塔弹出来的殷灵一个漂亮的转身落地,

她拍拍手心,可恶啊,就差一点点。

下次一定!

这将近半年的时间她没有再离开过平江府,最近她致力于闯塔!

如今她也是三十层往上的高手了呢,老爹说她现如今的修为绝对能算年轻一代的天骄,跃跃欲试让她参加几年后的宗门大比,殷灵双手双脚跟着一起摇头。

不不不,这种出风头的爽文走向不适合她,她还是更愿意做一条胸无大志的咸鱼。

离开试炼塔,殷灵走到界碑附近,提着裙摆两步飞上高顶,如大王巡山一般四处巡望一圈。

哦,今天也没有看到燕莫逢回来。

她撅了撅嘴,面向东边向海的方向坐下托腮看着远方地平线。

远处地平线,草木蔚然,飞鸟起伏,有一些小小的人影。

每天她都会来界碑这转转。

人吧,在的时候不觉得,不在了,才发现点点滴滴都是回忆。

回想他们刚开始的时候,她总想着甩开他,后来发现他人虽然脑子有问题,但并不是真的乱杀无辜,而且还受伤了,怪可怜的,能帮就帮一帮......

再后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再也没有想过赶走他的想法了,甚至连他会离开的想法都没有。

有些东西可能当时没注意,后面回想才后知后觉。

哎。

殷灵抬手罩在嘴边朝着远方大喊:

“喂——”

“什么——时候——回、来、啊——”

远方,草地波澜成海,一个人影从日光后面走出来,他逐渐走近,墨色的长发随风飞舞,手中抱着一柄长剑。

殷灵逐渐睁大眼睛。

她猛地站直,瞬间从界碑上跳下去往前跑。

对面的人也跑了起来。

风声吹过耳边,两人在落日中面对面。

他看着她,眼里嘴角全是笑意。

“殷灵。”

一样的样子一样的声音口中叫的是她的名字。

“你你你!”殷灵激动的抱上去,“你回来了!”

“燕莫逢!”

燕莫逢抱住殷灵,满心笑意,手心贴在她温暖的后心感受心跳,无与伦比的满足和喟叹。

“嗯,回来了。”

殷灵激动的差点没哭了,又高兴又激动,片刻后才松开人,上上下下打量,好像有些风尘仆仆,但没缺胳膊少腿,看起来也挺精神的。

“受伤没?”

“事情忙完了?怎么样?是不是把那个狗屁的干掉了!”

“你怎么走这么久啊?半年了大哥!你不会打一架打半年吧!”

燕莫逢眼睛不离的看着激动到话痨的殷灵,脸上的笑容怎么也控制不住。她问什么,他答什么,直到把她哄的从激动中渐渐冷静。

“殷灵,我有个东西要给你。”

“什么?”

燕莫逢从怀中拿出一个蓝皮账本递给她,有些紧张,“你打开看看。”

殷灵接过来打开,翻开第一页顿时瞪大眼,以为自己看错了,又定神仔细看了一遍,??!

“你??”

燕莫逢给她看的是一本账本,第一页工工整整一丝不苟的写着她欠他各种莫名其妙的账。

【房费:250下灵石】

【警灵符:1000下灵石】

......

殷灵懵了。

她一页页翻过去,前面都是她欠了他莫名其妙一堆灵石,看到第二页时她看明白了,这是从他们认识起他偷偷记的小账!比如那个什么鱼妖丸,不就是在鲛人岛海底给她吃的那个,我靠!六万灵石!

殷灵血压上来了!

看到第三页,正等一变,开始有他欠她账的时候了。

一页页翻过去,他欠自己的越来越多,到后面这已经不是一本账本了,密密麻麻都是他们的过往,他全都认真的记录了下来。

此时燕莫逢拿出一张欠条递给她。

上面写道:燕莫逢欠殷灵:灵石十万三千零二,情谊无量,身无长物,无力偿还,愿以身抵债,时日不限。

殷灵惊讶的抬起头,张着嘴巴反反复复看手里的欠条和燕莫逢。

燕莫逢俊朗的脸上浮起一层薄红,笑意款款,满是真诚,有些羞涩,但十足坦然。

“可以吗?”

殷灵攥着欠条的手心紧了松松了紧,心脏狂跳,血压从低到高,又从高速转弯,冲出轨道又撞入花海。

她扑进燕莫逢怀里。

“可以!”

---

“尊——上——!”

远远的地平线上,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冒出头,眉目沧桑,历经囧途,一步迟步步迟的大护法终于赶上了结尾的序幕,喜极而泣冲向平江府。

“瓜娃儿!劳资终于!找!到!你!嘹!”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