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番外三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游戏总是会有和大家告别的一天,玩家大多数都是追求新鲜感的,也会慢慢离开,然而在神魔这个世界里,身在其中npc其实是没有太大的感觉的。

因为在玄幻世界观下,许多本事厉害的npc寿命都很长,时光并没有在他们这里留下太多痕迹,日子就是这样过下去。

唯一的不一样,大概就是他们也会亲眼看到大陆游侠一点一点变少了,整个世界开始变得空荡起来。

当然,这对于游戏里的人物来说也没有损失,这个世界已经很成熟了,没有那些突然冒出来的怪物,再不需要勇敢的大陆游侠们忙上忙下做各种危险又困难的任务,渐渐趋于平静。

游戏外,运营公司无边海已经有了新的重点游戏,而且还更新换代了好几轮,神魔的活动不再更新,只是维持着基本的运行。

不过从某个角度来说,这对游戏可能是种代表自由的解脱。

外面的世界瞬息万变,神魔还是老样子。

这样的差别身处于其中的人总是感受不到的,润物细无声,比如说云入微,她对时间一直没什么很深刻的概念,都是这样过着。

北地很好,后来她还回了渌云台看,那里也很好,这样安静和平静的日子会让人忘了今夕是何夕,而且之后的谢霜雪还找了办法,重塑了一具身体,她和云蔷姐姐不必挤在一起轮流共用身体了。

亲人和朋友都在身边,这样的生活就更没有什么可挑剔的了。

不过在这些时光里,唯有让她感到意外的还有一点——那个和谢霜雪在一起的大陆游侠,这人并没有像其他游侠一样离开。

她之前知道这段有些奇怪的感情之后很是忧心忡忡的,怕这两个人走不到最后,怕阿雪伤心,没想到那位真的长留在这里,一直和阿雪在一起,而且看起来感情十分稳定。

既然两个人这样情比金坚,她当然没什么好说的,但羽族那边看谢霜雪的心态有点不一样。

云入微和云蔷是把谢霜雪当朋友的,既然作为朋友,感情的事情就不能插手太多,羽族那边真是把他当崽宠着,连向来很有原则的纯遥殿下也是这样。

嗯,现在应该叫族长了,他已经正式继位好久了,整个人也成熟了很多,可谢霜雪和他坦白的时候,纯遥也难免情绪化一点。他盯着站在那里的虞海擎看,一脸的难以接受。

“你才多大?”纯遥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他看谢霜雪还像当时少年见他一样,“阿雪,你老实说,他有没有哄骗你什么?”

谢霜雪望天,叹道:“殿下,我真的长大很久了。”

纯遥居然还问得出这种话,平时到底以什么样的滤镜在看待自己啊?

谢霜雪看了看旁边的前任魔皇殿下,又补充道:“不要以为我不懂。当时你们两个还是我撮合的呢,洛印你自己说是不是?”

说到这件事,洛印那个时候真是年轻,被他一激那股醋劲就上来了,着急忙慌地找到纯遥表白。现在一回想,又好笑又忍不住有些甜蜜蜜。

于是他伸手去牵纯遥,准备再说几句话,却见纯遥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

“这是在说你的事情,不要岔开话题,”他一脸严肃望着谢霜雪,“阿雪,你不能随便就决定和人在一起的。”

谢霜雪眨了眨眼睛,道:“没有啊,我们已经在一起好久了。”

他又补充一句:“嗯,我们该做的事情都做过了。”

纯遥:“……”

羽族的宝贝白菜什么时候被拱了,他居然一无所知!太可怕了。

他自听了这个消息之后,震惊了很久,洛印倒是接受程度良好,或者说他一早便看出了那位大陆游侠的不一样,便出声劝他几句:“没关系的,阿雪那样的性子,肯定是自己已经想清楚了,他不可能受欺负的。”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还是有点难受。

别说纯遥一时接受不了,尘心凌络凌悬这几个师兄也接受不了,像凌悬这种性格莽一点的,还气冲冲地找虞海擎打了一架。

可惜,再厉害的npc也打不赢这个权限狗,虞海擎早就做好准备了。

当然,他下手也没有太狠,反正凌悬他们是绝对打不过都,最后还是谢霜雪过来把两个人拉开,劝道:“你怎么回事呀,我还以为你脾气没有那么急了呢,尘心师兄还有凌络师兄,你还在旁边看着,怎么也不管一管?”

尘心和凌络在他心目里向来是最稳重的两位师兄了,但这个时候居然也改了脾性,眼见着凌络还不服气,准备上前去打车轮战,非把人打趴下不可,最终还是谢霜雪一句话把他们扯了回来。

他道:“师兄,别闹了。我真的喜欢他。”

他说话的时候太过认真,明显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这让凌络他们一下就泄了气了,也没想动手了。

他们并不是真把他当小孩子,只是在他们看来,要全世界最好的人才能配得上阿雪,其他人都不行,但谢霜雪牵着虞海擎的手,很坚定地说道:“在我看来,他就是最好的人。”

虞海擎也道:“阿雪于我来说也是最好、最重要的人。”

这还用你说?

可阿雪喜欢,这又能怎么样呢?

等他们完全冷静下来,谢霜雪才一点点和他们说起之前的事情。

他们只是游戏里的人物,照理来说,似乎不需要和他们解释太多,但是谢霜雪看重他们,一直看他们和现实里的人没有两样。

事实也确实如此,Sea这个主脑后来升级过许多次,谢霜雪在此作为“拟真度”这一要素的主要影响力,这里的所有人已经越来越趋近于真实,思考能力和自主能力和真正的人并没有什么两样。

他和虞海擎的往事很复杂,有些超出游戏之外的便没有多说,挑的出来的几件倒是让他们的表情渐渐和缓一些,别的不说,当时谢霜雪重塑身体,也是这一位第一时间站出来告诉他们办法,否则,可能他们要花费许多力气才能见到阿雪。

就这一点来看,这一位也是有些好处的。

“他对你好,”尘心叹道,又有些不情不愿地挤出一句,“你也喜欢的话,我们自然也不会让你不高兴的。”

谢霜雪乖巧点头。

他只觉得师兄能渐渐接受就已经很好了,虞海擎对于这些人的态度也很是认真,因为是阿雪看重的朋友,他在这方面也废了不少功夫。

但是怎么说呢,对凌悬他们来说,虽然是祝福的,心里还是舍不得。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已经接受现实的纯遥和谢霜雪很是严肃地说起一件事。

“你们要大婚吗?”

谢霜雪第一反应是摇头,他和虞海擎已经在现实里结过婚在一起了,似乎没必要在这里麻烦大家多弄一次,而且虽然神魔是个过气游戏,可现在还在维持运营,还是有一小部分情怀玩家坚持上线,不适合把事情搞得太大。

但是纯遥却显得十分重视,问他:“你难道不想负责吗?”

他偏心谢霜雪,思考了一下,道:“反正是你,如果不想的话,倒也不是不行。”

纯遥和洛印这两位是大婚过的,重逢之后很快就办了,是当时神魔世界里最热闹的活动之一,弥补了当时分别的遗憾,反正cp粉们是挺高兴的。

“倒也不是,”谢霜雪笑道,“我觉得,可以办的,只是不急。”

虞海擎挺乐意的。

他点了头之后,羽族对此是一等一的重视。

让谢霜雪感到惊喜和意外的是,在筹备婚礼的过程中,他收到了来自npc们许许多多用心的礼物。

例如云入微给他做了一把新的武器,似乎是怕他以后受欺负一样,意思说那个大陆游侠不听话就揍到他听话,反正阿雪不能受委屈,云蔷姐姐在北地又给他建了一栋新的小院子,算是新房,羽族众人送了喜服,还准备了一系列新婚要用的东西……林林总总的,什么样子的都有。

特别是那套喜服,游戏里的喜服和现实里的大不一样,两件刺绣长跑繁复精巧,看得出其中的用心。

游戏是虚拟的,其中的所有感情却是真挚无比的。

准备这些花了许多时间,甚至婚礼到底是在浮梦云间办还是在北地办都争了一阵,两边都不退让,谢霜雪这个当事人反而不急,反正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好久,而且他和虞海擎也在等待一个契机。

他们两个真正在神魔大婚的那一天,正是神魔关服的那一天,在最后一些玩家下线的时候,他们能看到天边的红霞漫天,似乎连主脑系统也在庆贺什么大事。

不过说是“关服”也不确切,只是这里不作为游戏存在了,作为一个新的世界而存在。

这是谢霜雪真正筹备了很久的事情。

他就是心里有数,新的游戏太多了,老游戏总是会有被淘汰的一天,迟早会跟不上这个时代了,所以要早做准备,未雨绸缪。

他要保证这个世界不被淘汰,保证这里在不停地运转,保证大家的生活继续。

在这个虚拟世界之外,受益于日新月异的科技,人类的寿命在客观上不断延长,比如说时间差技术,一开始是二比一,后来就越来越长,达到了三比一、四比一,越来越多的人已经习惯生活在虚拟世界了。

发展到后来,虽然无法阻止身体的衰老,但是人的思维却是可以保存下来的。虚拟世界带给人的幸福感是现实世界里体验不到的,一些人已经提前体验,在现实的身体衰老之后,将自己的意识存放于虚拟世界之中。

或许数据也会老化,但是和现实对比起来,这里时间便变得十分充裕了,一些相爱的人在世间相守的时间也变得十分长。

神魔这个世界就在面临这样的转换。

保留人意识的大型虚拟引擎在制作过程中全息协会出了很大的一份力,或者换句话说,那就是由他们两个主导且实现的。Sea后来也变成了这个引擎的一部分,这能让它保持运行,也时刻维持着神魔世界运转。

转换的过程看起来很是顺利,从此之后,这个世界便真正的自由了。

而谢霜雪和虞海擎,他们两个在这个时候总算变成了一样的人。

哦不,一样的数据。

其实对于他们来说,面临选择权很大,虚拟空间里可供选择的世界也很多,但是比较之后,还是长住在这里比较好,好像又回到了刚开始的时候。

虽然在这其中经历了许多坎坷,但是那些全都已经过去了,现在,朋友和恋人就在身边,相信属于他们的未来的幸福会一直持续下去。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