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番外六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番外六

(五)

春节过去没多久,就是情/人节。

霍先生霍夫人甜蜜恩爱了几十年,只不过因为霍云臻的病,这个节日他们也有许多年没有过了,毕竟没那心情,现在霍云臻好起来,俩人也有了过节的心,一大早就手拉手出了门,说是要去约会。

霍大哥也是走了个大早,明显是精心打扮过了,他有个喜欢的人,只不过暂时还没戳开那层窗户纸,今天是想着告白的。

最后是霍云臻和叶白华,吃过早饭,叶白华问:“约会吗?”

霍云臻状似自然道:“好。”

俩人准备出门,只是在推开门的前一刻,叶白华突然不动了。

“怎么了?”霍云臻问。

叶白华轻声道:“叔叔阿姨约会,可不是这样的。”

霍云臻:“?”

叶白华抓住了霍云臻的手,调整了一下姿势,十指相扣。

手指间的热量传递,霍云臻指尖不由轻颤,然后有些恼羞成怒地用了些力,抓紧了叶白华。

然后一侧头,发现叶白华的耳根也红了,当即想说的话全都噎了回去。

在霍云臻直勾勾的眼神攻势之下,叶白华的耳朵更红了。

“走吗?”叶白华故作镇定地问道。

“走。”霍云臻同样故作镇定地回道。

大门终于被推开,两个人下意识地向门口走去,然后一起被挤在门口。

霍云臻:“……”

叶白华:“……”

下意识地对视,又飞速移开视线,叶白华往旁边侧了一下,恰巧霍云臻也往后面让了让。

“……你先走。”

“你先走。”

又是异口同声。

俩人又对视了一眼,又飞快扭头,然后又一起向门外走。

然后又被挤在门口。

霍云臻:“……”

叶白华:“……”

——所以说这门就不能弄得大一些吗!

(六)

今天街上很热闹,小情侣们四处可见,有说有笑,连空气里都弥漫着甜蜜的芬芳。

霍云艅屣臻和叶白华虽然手牵着手,还是五指相扣的姿势,但是谁也不看谁,默契地看着两边,也不说话,远远望去,就像两个闹脾气的小情侣。

霍云臻在一个木雕娃娃的小摊上看了会儿,摊位上是一对老两口,招牌上说是可以现场照着人刻,霍云臻觉得蛮有意思的。

“可以刻我们吗?”霍云臻指了指自己和叶白华。

老人点头,“可以。”

“刻双人的,还是刻单人的?”老人问。

“都要,”霍云臻想了想,说道,“单人的小一些,双人的大一些。”

老人让他选木料,霍云臻一边选,一边详细地说了自己的要求,两个单人的小一些,小半个巴掌大就可以了,留个能穿线的口,方便随身携带的那种。

双人的那个要大一点,手牵手的那种,放卧室当个摆件。

老人笑眯眯地应了,拿着霍云臻所选好的大块木料,准备先雕个双人的。

霍云臻和叶白华一个往左边看,一个往右边看,就是不看彼此。

老人雕着雕着,突然道:“你们俩可以靠近一点吗?”

俩人没看对方,但都往旁边挪动了一小步。

两个老人相视而笑,又道:“再靠近一点。”

又一小步。

“再一点。”

又一小步。

几小步之后,霍云臻和叶白华撞在了一起。

俩人一惊,下意识地往对方那边看,四目相对的一刹那,连掌心的温度都在急速上蹿。

老人笑道:“刚确定关系?”

霍云臻摇头,“确定很久了。”

“那还这么羞涩?”另一个老人有些吃惊道。

这次霍云臻和叶白华都没说话,那老人笑道:“别躲躲藏藏了。”

“有眼睛的都能看出你们俩周边的粉红泡泡。”

“年轻人,感情好,这手都舍不得分开一点点呢。”

伴随着老人的调侃,那两只手握得更紧了。

叶白华想,这哪里是羞涩,不过是因为霍云臻太好看了,他不敢一直看,而已。

(七)

老人刻得很快,很快就完工了,还附赠了他们两根红绳,帮忙将两个小木人串了起来。

霍云臻和叶白华道了谢,老人笑眯眯地看向老伴,道:“年轻真好。”

老伴戳了戳他,故作不满道:“你是说现在不好咯?”

老人笑眯眯地抓住老伴的手,十指相扣,眼底满是温柔,“现在更好。”

老伴本就是装得生气,这一下装都装不出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走了一半,霍云臻停了脚步,对叶白华说道:“喂,低头。”

叶白华不明所以地低下头来,霍云臻将自己的那个小木人戴在了叶白华的脖子上。

叶白华将那个小木人拿出来看了好一会儿,又问道:“我的呢。”

霍云臻轻咳一声,扭头看向一边,把叶白华的那个木人扔给了他。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叶白华却没有任何反应。

霍云臻忍不住扭头看他,目带疑惑,就这一瞬间的功夫,叶白华将自己的那个小木人戴在了霍云臻的脖子上。

他轻轻道:“把我送给你。”

霍云臻耳根越来越红。

“你要吗?”叶白华的声音沙哑,透着些诱/惑。

霍云臻垂眸,咬牙道:“要。”

叶白华将他拥入怀里,轻轻吻上他的头。

霍云臻犹豫了好一会儿,推开叶白华,然后飞速在叶白华唇上啄了一下。

叶白华:“!”

霍云臻左顾右盼,怕人看到,不好意思继续从这里待下去,催促道:“走啊。”

叶白华呆呆愣愣的,也没回答,只随着霍云臻而动作。

结果脚下一打滑,差点直接跪在地上,多亏霍云臻拉了他一把。

这把霍云臻吓了一跳,“你怎么了?”

看着霍云臻那焦急的神色,叶白华缓缓道:“……不是梦啊。”

霍云臻:“……”

又好气又好笑,但……

霍云臻的指尖挠了挠叶白华的手心,“走了。”

(八)

都是第一次谈恋爱,以前也没有庆祝过情/人节,第一次,难免求助于光脑。

情/人节攻略不少,但考虑到两个人的实际情况,最后能用的,也就那几样。

“去看电影吗?”叶白华问。

霍云臻点了点头,“可以啊。”

然后一起去选择身临其境版恐怖片。

科技发展至今,电影早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现在全是全息电影,恐怖片那叫一个刺激。

但选出电影之后,两个人都有些发慌。

——他是不是也看攻略了?

——他们是不是看得一个攻略?

——那、那恐怖片的效果还能发挥出来吗?

这三个问题先后出现在霍云臻和叶白华脑海里,最终霍云臻决定,第一个情/人/节,不要扫兴,不就是装害怕吗?也不是多难的事,装一装而已。

而叶白华决定,虽然攻略里说得什么保护伴侣是没戏了,但是他可以被伴侣保护啊,表演害怕有什么难度啊?他可是专业的!

俩人不约而同地达成了共识。

于是在鬼怪现身,恐/怖音乐响起的那一瞬间,两个凄厉的尖叫声骤然响起。

俩人齐齐往对方那边躲,然后齐齐僵住。

好一会儿,霍云臻问道:“你怕?”

可能是他们太默契了,在霍云臻开口的那一刹那,叶白华也开口了,“你怕?”

连问题都是一模一样的两个字。

俩人对视,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他们一起摇了摇头,霍云臻道:“不怕,本来想配合配合你。”

叶白华好笑道:“保护伴侣是没戏了,本想要被伴侣保护一下呢。”

俩人又笑,霍云臻问:“那现在怎么办?”

叶白华抬头看电影,唏嘘道:“这有点假啊。”

“是啊,”霍云臻点头,“这部电影评分不高,不过我们没有提前订票,这个时间段的恐怖片,也就只能买到这个了。”

“也是,毕竟情/人节,小情侣来看身临其境版恐怖片,是为了情/趣,又不是真得要来受惊吓,这个电影刚刚好。”

“但真的好假。”

叶白华赞同点头。

于是,叶白华和霍云臻走向了另一条情/人节看恐怖片的路。

他们开始吐槽哪里假,哪里奇怪,哪里有漏洞。

吐槽得还十分愉快。

两个小时后,手牵手快乐地离开了电影院。

还给影院打了个好评。

(九)

晚饭是浪漫的烛光晚餐,在本市最著名的情侣酒店,叶白华订的,据说提前了两个月才订上的。

叶白华就是在这里求婚的。

就像视频里那些老套的招式一样,将戒指藏在甜品里,霍云臻亲手切了出来。

叶白华面前的甜品里也有一只,他也切了出来,举给霍云臻看。

“我们结婚吧。”

再老套的浪漫,也依然是浪漫。

霍云臻学着叶白华的样子举着戒指,点了点头。

(十)

晚饭过后,俩人回家,但走到一半,霍云臻拉着叶白华去了隔壁小区。

叶白华虽有些疑惑,但没有问出来。

霍云臻明显对此也很陌生,还需要求助于光脑导航,但最终他们还是来到了一个小别墅面前,霍云臻开了门。

别墅里面空荡荡的,别说家具了,连地砖都没有,地上还都是灰,也不知道空置多少年了。

“给你个和我一起布置这里的机会,”霍云臻斜眼看叶白华,“你要吗?”

这是家里老人提前给霍云臻准备的房子,霍大哥也有,就在隔壁,只是霍大哥的装修好了,霍云臻却一直咬死了不肯装修。

那时候他给出的理由是,想要未来和喜欢的人一起装修,一起装扮他们的家。

不过是借口。

但经年过去,那个借口,却变成了现实。

“要。”叶白华沉沉地看着霍云臻,然后倏地搂住他,重重地吻在他的唇上,“我们的家。”

陈述的语句,询问的眼睛。

霍云臻轻笑,反客为主,吻上叶白华,“对。”

“我们的家。”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