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6章 到底有没有病?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王哥,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您老人家帮忙指点一条明路吧,看看这个脾为啥大了一圈。”

等王欢吃完饭后,刘半夏和魏远一起寻了过来。

王欢很是无奈的看了他们俩一眼,“没有更加详细的检查,不好判断啊。患者还有别的表现么?别处还有疼痛感么?胸腹处、腰背处?腿疼么?”

魏远摇了摇头,“别的地方啥毛病都没有,刚刚我们又去看了一遍。她老公做的糖醋排骨应该很不错,她都给吃了。”

“目前在食欲、情绪方面,都没有任何问题。身体上也没有任何不适,反正就这么说吧,除了脾脏大一些,没有任何的问题。”

“如果肝胆也有状况的话,多少应该会有一些黄疸表现吧?我们俩都没有发现。如果是神经性的问题吧,肯定在行为上也会有些异常,我们同样没有发现。”

“那还能咋检查?”王欢都皱起了眉头。

“也不是肌无力,不会是亨廷顿舞蹈症的初期吧?要是这样的话,也许轻微的动作异常造成的她笨手笨脚的情况?”

刘半夏皱了皱眉,想了一下摇了摇头,“如果是这样,肯定会在日常生活中有所表现,即便是再小的表现,也会被她老公注意到。”

“那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查了,无非也就是像你们考虑的,做一个肿瘤标记物筛查。实在不行就得再做一个腰穿,顺便再看看NMDA抗体和脑炎的情况吧。”王欢说道。

“她又没有任何的基础病,如果这两项检查之后也都是阴性的。那么我觉得可以考虑贫血和脾肿大跟她笨手笨脚的情况,并不属于关联性疾病。”

“也就是说可能是因为贫血的影响,造成的她身体上的某种虚弱,所以才会有笨手笨脚的表现。”

“而脾脏肿大,现在又不是很明显,造成的原因又那么多,除非是某种罕见病,要不然我真不觉得有什么关联。”

“正常来讲,若是因为其余疾病引发的脾脏肿大,怎么能就大这么一圈啊。都很有可能是她本来的脾脏就比正常人的比例大一些,毕竟没有没有跟踪对比过。”

“要是你们实在不放心,就得做个腹腔镜探查了,仔细看看这个脾脏的情况。从目前的检测上来看,真的不好做判断。”

刘半夏点了点头,王欢的意见跟他们俩考虑的差不多。

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引发的可能病因有很多种。而且这位患者的脾脏肿大情况,也并不是那么明显。

相较于脾脏肿大的判断,除非是一些严重肿大才能够可以直观的看出来,或者是查体手诊的时候摸出来,更多的时候都是要借助影像学的知识来判断。

这位患者属于轻度肿胀,对照着甲乙线,也就是左锁骨中线与左肋缘焦点至脾脏下缘的距离来看,其实连一厘米都不到。

如果患者没有贫血表现,没有自述的笨手笨脚表现,这样的片子,可能仅仅会给患者一个提醒,然后就放回家去了。

人体内的各个器官,是非常有可能有些特异性变化的。除非有这位患者以前的脾脏影像学影片作为比较,要不然现在这个片子也只能是个参考。

这也是很可能的,别看系统已经给他发布了任务。可并不代表着发布了任务就真有这方面的病症,因为这是应了魏远会诊的要求,才触发的任务。

俩人又来到了患者的诊床前,夫妻俩正在这里唠嗑呢。

“现在感觉咋样啊?”刘半夏笑着问道。

“吃饱喝足了,就是手上的伤口有些疼。”患者说道。

“这也是正常现象,别压迫伤口,也别沾水就行。”刘半夏说道。

“我们讨论了一下你的情况,目前还无法有一个明确的方向,所以只能做排除法。首先就是做肿瘤标记物筛查,看看是不是有潜在的,未必我们发现的肿瘤。”

“医生,您是说我得癌症了?”患者一下子不淡定了。

“您误会了,我们仅仅是做一个筛查与排除。”刘半夏尽可能露出温和的笑容。

“因为从目前的检查情况来看,您只有贫血和脾脏肿大。我们已经排除了很多的原因,您的血检结果都是正常的嘛。”

“所以我们就要做进一步的排查,但是就我的感觉来讲,您可能还是很健康的。也许脾脏肿大,也仅仅是一个偶发现象。”

患者皱了皱眉,虽然说刘半夏否认了现在已经得癌的猜测。可是这个事也有些不对劲儿啊,不应该是这样啊。

那不是还是代表着自己在胡扯,本来没有病,自己非得说自己有病么?

“我们所做的所有检查,其实都是在排除。”刘半夏又接着说道

“肿瘤标记物筛查如果是阴性,那么我们接下来还会做腰穿,检查脑脊液,看看是不是颅脑内有某些轻微炎症。”

“这也是有可能的,在某些炎症的初期阶段,哪怕已经对身体造成了一定影响,但是身体的免疫系统却没有发挥作用。”

“如果还是没有检测出问题,那么我们就会考虑让脑科的医生介入了。我们的神经传导都是通过生物电的刺激来完成的,我们需要做详细的跟踪监测,看看是不是某个神经节点在传导信息的时候出现了状况。”

“现在我们能够想到的就是这些,您可能不理解,觉得我们很敷衍,就是拿您检查着玩。其实真没有那个想法,要是真那样的话,您现在手里边肯定有更多的缴费收据了。”

患者笑着点了点头,“明白了,也就是说你们现在也搞不懂我到底是啥情况。就跟做选择题一样,一个一个的排除,剩下排除不了的,就可以开蒙了。”

刘半夏也乐了,“一点不差,就是这么个意思。但是我不能跟你这么说,显得我太不专业了。”

“哈哈哈,行,那就按你们的想法来吧。能不能少抽点血,刚吃排骨补回来点,我明天还得接着吃。”患者笑着说道。

“放心吧,够检查的量就行。这个心态要保持下去,基本上心态好的人,很少会有疾病的困扰。”刘半夏说道。

“同时我们也要努力,争取在这条瞎蒙的道路上少走一些弯路,然后将您的情况给搞清楚。介不介意我跟您的老公聊几句?他旁观者清啊。”

患者点了点头,“去吧,我不用去病房么?”

“用不着,去病房还得多花钱,您现在是留观,还没收入院呢。”刘半夏说道。

“现在的天气不错,我们这里也有地暖。顶多是夜里来急诊的时候可能会有些吵,不过几率也很小。”

患者点了点头,心情还是很不错的,毕竟谁也不想花冤枉钱啊。

“您好,她往常在家里有没有那种笨手笨脚的表现啊?”刘半夏问道。

患者丈夫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我要是丢给她东西的话,她接的时候偶尔会接不住,这个算么?”

“嗯……暂时先算吧,还有别的么?”刘半夏接着问道。

“别的就没有了,她平时在家里就是吃零食、看电视,家务活都是我在做。倒是爱踢东西,反正现在沙发边上我啥都不敢放。”患者丈夫说道。

“行,这方面我们也了解了。看来平时在家里你就是主角了,我都得跟你学习。”刘半夏说道。

“哎,两口子过日子,都是为了这个家,计较那么多干啥。再说了,让她干活我还真不放心,有些糊弄。”患者丈夫说道。

“哈哈,是我学习的榜样。您先陪她去吧,我们争取用最少的检查就把情况给搞清楚。”刘半夏说道。

患者丈夫点了点头,然后又溜达回去了。

“看来从患者和患者家属方面很难得到有用的信息了,咱们只能自己发掘。”刘半夏说道。

魏远点了点头,“你也是够可以的,啥都敢说。”

“哈哈,看人下菜碟呗。要是遇到了爱挑刺的患者,我敢这么说?”刘半夏反问了一句。

“但是吧,有时候越是配合的患者,反倒越不好做仪器检查。咱们自己的心里边就会想一下,这个检查是否有必要,会不会给患者造成更多的负担。”

“那你真的觉得是脑神经方面的原因么?”魏远问道。

刘半夏摇了摇头,“我那个是顺嘴溜的,也是最后的一部分因素了吧?在咱们无法发现身体上的异常或者是症状的情况下,也只能是脑神经方面的原因了呗。”

“不过到时候也得跟神内的人好好说说,确定好诊断流程,然后再上仪器检查。其实我现在也都不敢去确定这位患者到底有没有病,所以我都很纠结。”

魏远看了他一眼,认同的点了点头。

其实要不是患者坚持,他做完缝合也直接将患者给放走了。

虽然现在也检查出来了两个“症状”,但是这个并不是什么病症的明确指征啊。要不然他也不会找刘半夏会诊了,就是让他帮自己查缺补漏么。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