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1章 困难一箩筐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坦白的讲,你的这个问题很尖锐,我得喝口水压压惊。”刘半夏笑着说道。

隋文静也乐了,示意他随意。

借着喝水的时间,刘半夏的脑海里也在努力的组织着语言。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自己绝对不能乱放炮。

“其实你刚刚说的不差,这确实是一个社会现象。但是这个现象绝对不仅仅局限于我们医疗行业这个群体中,我想这同样是一个社会问题。”放下水杯后刘半夏说道。

“首先一点,这样的新闻爆料出来,喜欢看的人比较多。在很多人的心中,医生也都是强势群体,是专门坑人钱的存在。”

“有看点,自然也就有市场,所以媒体也喜欢报道这样的事。如果是张三跟谁谁谁有私情了,还被抓了现行,你要是没有拍摄到火爆场面能有人看吗?”

“当然了,我这么说可别特别解读为我支持这样的不正当关系,那是两码事。就跟前段时间热议的网约车一样,都说网约车怎么、怎么不好,有点状况就是新闻见。”

“然后就是社会的讨论和指责,接着就反转了,司机是无辜的啊。我们过于把某个行业或是某个群体给特异化了,有了一个固定的倾向。”

“但是这个问题确实也存在,我也曾考虑过这个问题。可能是因为权力交易吧,也可能是因为每天都有很长时间在一起工作,自然而然就发生了。”

“我的看法就是每个人都应该洁身自好,如果是纯洁的感情我们就应该高举双手欢迎,毕竟我们医护人员结婚也是困难户。”

“但是这里要是夹杂了别的因素存在,就要及时踩住刹车。要不然可能会产生的后果,真的不是当事人能够承受的。”

隋文静点了点头,虽然说刘半夏没有像她所预想的那样噼里啪啦的一顿爆料,但是这个回答也是很中肯的。

没有刻意去回避与辩解,而是很坦诚的看待问题、分析问题,这也足够了。

“刚刚胆颤心惊,看来我还算是勉强过关了,所以我还得再喝一口水。”刘半夏笑着说道。

“其实我也访谈过很多位嘉宾了,各行各业的人和事都有。但是我觉得您这两次接受采访的态度很不一样,这次有些拘谨了。”隋文静说道。

“不拘谨不行啊,我不知道你给我埋什么坑就让我往里边跳。”刘半夏很坦诚地说道。

隋文静乐了,“那咱们接下来聊一些轻松的,您觉得在您的工作中最困难的是什么呢?”

“困难啊,真的是太多了,我的手指都数不过来。”刘半夏说道。

“重点科室总是缺员,人员编制无法达到标准,这是困难吧?因为这就意味着更少的人干更多的活,要放弃自己的休息时间。”

“有些人会说那不也是要给你们加班的钱吗?其实我想告诉大家,在医院工作的人,真的看不上加班费。”

“刚刚加入这个工作的时候,可能会觉得很不错,最起码能多赚钱。可是工作的时间长了以后呢?加班成了每天的工作日常呢?那时候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而且加班费要是核算到每个小时的话,真的不是很高。看起来很多,那是每天积累下来的结果,有很多时候还要打白工,跟那些高科技公司可不一样。”

“我都跟高三的学生说过,如果真想学医,就要做好吃苦的准备。甚至于江湖上还流传着一句话,你恨谁,就让谁去学医吧。”

“所以一些热门科室人们都想去,一些更苦、更累的科室,人们就很逃避。儿科、ICU、麻醉科,这就是很难解决的,目前我们也缺人。”

“好在我们是急救中心,所以在急救这方面目前还不缺。要不然接下来的活都没法干了,日子会更难。”

“不过要说最为难的,还是对患者情况的判断。因为在判断之后,我们就需要下医嘱。究竟是现场做急救手术,还是能够给我们时间推到手术室去做。”

“而要是推到手术室呢,也要考虑是否给我们足够的时间做仪器检查。如果我们的判断出现了误差,患者就会变得很危险了,也会让我们陷入一个很为难的境地。”

“我们还是举例说明吧,接诊的一位车祸患者。头部有钝挫伤,失去意识。腹部膨隆、肌肉紧绷,我们判断有内出血或是腹膜炎。”

“通过接诊的仪器检查我们也未必能够判断出来究竟是哪个器官出了问题,这时候我们该怎么办呢?”

“在抢救室做开腹手术,因为条件有限,就算是叫做抢救室,也不如手术室。抢救成功后呢?也可能会有很多的问题。”

“送去手术室?患者能不能坚持到。那么患者现在头部有钝挫伤也就是撞击类的伤势,那么我们要不要给患者提前做一个脑CT?看看是不是有血肿?”

“因为我们在抢救患者的时候,也需要有自己的顺序,紧着最要紧的来,这才能够达到有效救治。”

“可是患者要是做CT,即便是加急CT,我们也会浪费很多的时间。而对于患者而言,几分钟的时间可能就代表着一条生命。”

“但是不做脑CT的风险很大,颅内出血很多时候在当时是没有外在表现的。如果在手术的过程中,患者颅内真的有了颅内出血,出血量还很大,这也是危及生命的事情。”

“很多情况只能由现场的接诊医生来做判断,抢救成功自然都会很开心。出现了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很容易就会产生矛盾。”

“说起这个来就有些多了,我也发一些牢骚吧。我们在急诊接诊的过程中,真的会遇到很多很多的问题。”

“需要上急救手术,我们就没有办法很详尽的去跟患者家属解释这台手术存在的风险。因为当时给我们的选择就是要不要救命的问题,还能有什么选择?”

“耐心的去跟患者家属逐条讲述每一个操作环节,每一个可能产生的并发症,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啊。”

“只能是用最精简的语言来讲述现场的情况,由患者家属来做决定。但是就因为这一点,很可能会成为患者家属起诉我们的理由。”

“会说我们没有尽到告知义务,或者是在有些手术已经明确告知的情况下,还是会起诉我们。”

“那时候的理由就更简单了,不是专业医学人员所以对这些可能的并发症不了解。也算是一种信息的不对称,医生没有详细解释清楚每一个可能,以及造成可能的原因。”

“有些并发症的原因到现在还是医学上的一个谜呢,我们只能把那些可能给罗列出来。还有一些并发症是并没有被统计出来的,出了问题之后,也是一脑门的官司。”

“其实说这么多,就是想大家相互之间都能多一份理解。这也是一个老话题,可是每每都会翻出新花样。”

“患者送来了,我们的心愿都是一样的,能够把患者抢救过来。谁也不想看到有并发症的发生,可是有些并发症就那么发生了。”

“比如说我们去拔智齿,这不就是拔牙吗?很简单的事情吧。但是拔智齿的时候,就会有一定几率并发败血症。”

“我也希望各位在就诊的时候,在保持怀疑的同时也能够给予更多的信任。因为咱们的共同目标都是一样的啊,一起奔着这个目标努力就好了。”

“听到刘主任刚刚讲的这些,也让我了解了更多的知识。”隋文静接过了话茬。

“医院是一个特殊的场所,很多时候我们一提去医院都很头疼。代表着我们有不舒服的地方,也代表着我们要花钱。”

“可是这个特殊的场所也是救死扶伤的地方,很多人解除了病症困扰之后,就能够一脸轻松的走出来。”

“感谢刘主任参加我们今天的访谈,如果有机会我真的想邀请第三次。因为我们对于医疗行业了解得太少,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不理解和误解吧。”

“哈哈,如果有时间,我又没有工作上安排,你提问的问题也不那么尖锐的话,我还真敢来。”刘半夏也打趣了一句。

说完之后那边的工作人员给出了手势,今天的节目录制完毕。

“谢天谢地啊,总算是录完了。”刘半夏轻松了很多。

“刘主任,我今天的问题还可以吧?真的不是很尖锐。”隋文静笑着说道。

“也是步步杀招啊,一不小心就会中刀。”刘半夏一本正经地说道。

“怎么会有那么夸张的事情呢,我们只是闲聊而已。不过您今天有很多问题都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搪塞过去。”隋文静说道。

“其实不是我不敢说,而是我不知道该如何说。我担心我的话会被人恶意解读,然后我又上新闻了。”刘半夏说道。

“我也需要回医院去了,每天的工作都很忙,也祝您的节目越办越好,收视率节节升高。闪人,走了。”

说完之后就半夏就很果断的往外走,才不会留在这里呢,没准就会说点啥。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