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侦察 莱 利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这就是了。”威斯咕哝道。

我减慢车速,把车靠在路边,停在一片空旷贫瘠的水泥地上。也不知道这是哪里,不远处有一个用生锈的铁栅栏围起来的小圈子,再远点的地方还有参差不齐的建筑,看起来这地方已经荒废了。“危险”、“进入者严惩”这样的警示牌到处都是,每隔几百英尺就有一个。没有守卫,没有车辆,也没有什么东西能显示出这里是一个有着最高机密的地方——用来安置那些哺乳龙的地方。

“看起来荒废了啊,”威斯说了出来,“但是如果养殖场就在这里的话,我确定这就是他们想伪装成的样子。”

“是的。”我看着车子外面的人行道和水泥地,同意道。塔龙通常惯用的一个策略是买下整个区域来作伪装,特别是当他们想隐藏什么的时候,他们就会这样做,而这样做往往都很有效。“设备可能在地下,”我沉思着,扫视着破败的中心建筑,“我们得过去才知道。”

“小心守卫,”威斯嘟囔着,“如果这里就是养殖场,安全措施应该是很严密的,即使这是个隐秘场所。虽然我还是不知道你发现这里以后要干吗,伙计。把所有的哺乳龙放出来有什么用?你和那些血淋淋的幼龙能干什么?”

“我告诉过你,”我皱眉看着他,“这只是侦察。我没有要炸掉这里,但是我想看看我们要对抗的力量是什么。”我们在从路易斯安那州到西弗吉尼亚州的这十五小时车程里,就时间点和方式的问题吵了一路,我还是无法让他相信我不是去送死,我只是尝试让那些龙都得到自由。“我知道我在干吗,”我不耐烦了,“这和我们解救那个战士或者无数次对抗塔龙一样,没有什么区别。我不是去送死,你应该了解我的。”

“我了解你,莱利,”威斯声音变低了,“但是你别挨着我的脸说话了。”我们这样近距离地小声吵了好多个小时了,主要是因为安珀在车后面睡觉。她总算是睡着了,我时不时地从后视镜里看着她,看她有没有做噩梦。不过这可能是她这段时间以来睡得最平静的一次,我实在不想吵醒她。

“好的,我知道我们以前也这样做过,”威斯盯着我继续说道,“我承认,不管是因为渗透技巧还是因为狗屎运,你在那些别人可能早就死了多少回的情况下都活了下来。但是我还是不知道来这里的意义,莱利。我知道你找养殖场找了多久,但如果这里有一个无法攻破的安全系统,还有数以百计的守卫,也不能阻止你的脚步吗?”

这个人继续看着我,眼神里充满抵触情绪。“你不会放弃这里,不管发生什么,对吗?”

他停了一会儿,等着我回答,然后我叹了一口气,“不会。”

“这也是我想的,”威斯嘟囔着,摇着头,“这是你的决定,伙计。我只是想让你小心一些,别太固执,你会让你周围的人没命的。”

后座传来的声音让我们停止了对话。安珀坐了起来,睡眼惺忪地看着周围。她的头发支棱着,就像长了角一样。“我们在哪?”她一边问一边伸懒腰,“我们到了吗?”

听到她的声音,我体内的龙又躁动了,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复自己变身的冲动,但是后果很糟糕,我的本能反应太快了,上次的那个吻并没有让这种反应消停一些。

你在干吗啊,莱利?我在回想昨晚房间里的情形。你真的亲了这个女孩吗,像人类一样?你没搞错吧?你不是那个圣乔治的战士。她也不希望我们是这样的。

真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吗。这件事让我的整个人生都颠倒了,我做着那些我从来没有想过的事,那些几个月前我还嗤之以鼻的事。亲一个女孩?给人类承诺?我怎么了?我不知道。只是安珀在呼唤我,但是由于环境的限制,我们没有什么独处的机会。所以,现在不管怎么说我都要试试这种人类的行为。

即使我知道作为龙肯定不会满足于这些。

“嘿,小火龙,”我轻轻跟她打招呼,正好和她四目相遇,“是的,我们到了。或者说是到了车能开到的最近的地方。”我指着栅栏和那片荒地。“根据威斯的推算,养殖场应该就在这片地方。你准备好了吗?”

她点点头下了车。我下车后转向威斯,他在副驾驶座上满怀忧虑地看着我们。“你知道我们要怎么做,”我说话的时候安珀已经打开了地上的帆布包,拿出了一把手枪,“别熄火。我们保持联系。如果我说跑,我们就立即撤退。”

威斯叹着气调整着他的耳机,“我有不好的预感,莱利。”

“你对什么都有不好的预感。”我笑着出了驾驶座,“一会儿就回来了。就像我说的,我们就是踩踩点、看一看,不会太久的。”

“经典道别语。”威斯说道。我关上门转向安珀,她郑重地把枪递给我,我对她的举动感觉既骄傲又不太自在,因为她很快就拿起了枪。几周以前,她还很不情愿去接触任何武器,更别说用了。现在这倒是变成寻常之事了,虽然我知道她还是很讨厌开枪。

我在想塔龙为什么要让她成为毒蛇,成为组织的刺客,这种疑问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还有他们为什么让塔龙头号刺客恐怖师太莉莉丝来训练她?他们是否看到了安珀内在的某种东西,而我从未发现?还是他们只是希望她就像她的导师一样成为无情的工具,一台不会思考的让她杀谁她就杀谁的机器?

安珀朝我皱着眉头,我渐渐意识到我一直都在盯着她看,陷入了我自己的思绪中。“什么?”她问,我摇了摇头,“那是什么表情?”

“没什么,”我说着看向了栅栏,“你知道我们在干什么吗,小火龙?”

她点头,“侦察。”

“是的,所以要小心守卫、监控、安全措施、隐藏的入口,所有这样的东西。我想尽量避免打斗,我也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来了这里。”

她皱起了眉头,“如果到处都有监控和警报,那我们怎么才能不被发现呢?”

“这个问题留给我吧,小火龙。我之前做过这样的事。我知道如何避免触碰到警报。但是我们还是要小心。”我盯着栅栏那边的建筑眯起了眼睛,“我们只是去看一眼。如果这就是养殖场,如果有哺乳龙在这里,那么我最不想发生的事情就是失去视线。”

安珀严肃地点点头,“我准备好了。”

我们越过栅栏走向那个荒芜的空场地。

※※※

“太安静了。”安珀说了好几次。我们经过第一排建筑的时候,发现这些房子都很暗,已经被遗弃了,杂草丛生在水泥地缝中间。建筑本身看起来也很诡异,没有破损的窗户,墙上没有乱涂乱画,没有恶意破坏的迹象,也没有任何闯入的痕迹。一切都是静止的,只有我们和一些小鸟在动。

“他们是怎么把一批龙放在这片废墟里的?这里看起来完全就是被遗弃的地方呀。”

“他们有一件事总是做得特别好,小火龙。”我一边回答她,一边检视着地面是否有安保措施。到目前为止,什么都没有发现,这让我更加焦虑了。我本来以为我们走得越近的时候安保措施就会变得越严密,但是这里根本没有一点安保措施。“塔龙擅长在寻常处隐藏自己,”我继续说道,“这只是一个开头,一定要确保周围没有人在拿枪指着我们。他们肯定不会把哺乳龙放在医院里,也不可能跟人靠得太近。”

“为什么不行?”

“因为……你知道的。”我看着她,但她看起来真的不懂,我睁大了眼睛,问道,“你在开玩笑吗,你的老师没有告诉你‘龙孵化101’吗?”

“没有。”

威斯在我的耳边说话了。“噢,到此为止吧,”他小声说道,“这是一种邪恶的繁殖方式,每个措辞都要小心了,伙计。”

“嗯,你应该问威斯,”我告诉安珀,“他肯定会很高兴跟你说这些的。”

“什么?”耳机里传来了吼叫声,“你竟然把她推给我。”

安珀皱眉,“莱利你说呗。”

我也皱起了眉头。“好吧,嗯,繁殖。其实这也没什么。”威斯轻轻哼了一声,开始享受我的窘迫。我尽量忽略他。“你知道在塔龙,龙不会……嗯……不会想搞谁就搞谁,对吧?这也是组织的一种控制方法。塔龙对于交配这件事有详细的安排,一旦母龙……怀上了……她在头几个月是不能维持人形的。”

安珀歪着头有些难以置信,“为什么?”

“嗯,因为……”我抬起手比了一个西瓜大小的手势,“龙蛋会越来越大,然后就会拉伸……一些东西——”

“好的好的。”安珀举起双手皱起鼻子,“我知道了,我明白了。”她又问,“所以,怀孕以后要多久蛋才会生出来?”

“十五个月。大部分时间她们都保持着龙的样子。我所知道的是,蛋一旦生出来就会被取走,送到培育基地,放在保温箱里。幼龙会渐渐长大而他们永远不知道父母亲是谁——他们从小就被培养成对组织忠诚的龙,我知道你也经历过。所以你能明白为什么塔龙对养殖场守得这么严了吧?这也是组织里的龙不能自己挑选交配对象的原因。”

“嗯,这也太糟了。”安珀发出了轻蔑的声音,“所以塔龙告诉你要和谁交配了吗?那还好我不在组织里了。”

突然间,一阵尴尬的沉默。我心跳加快了,我不知道这是我自己还是蓝柯龙在纠结。我偷偷看了安珀一眼,发现她的脸和她的头发一样红,她也尴尬地看着我。

走到一个角落,我停了下来。大概在一百步远的地方,一栋建筑孤零零地出现在道路的尽头。这栋建筑看起来和之前的那些一样,也很荒凉。没有车没有路灯没有人。

但是那里的指示牌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很快我们来到了那堵墙的后面,我拉着安珀和我一起,她困惑地看着我但是什么也没说,我扫视着整个区域,想要找出监控、安保、警报之类的所有东西。

但是什么也没有,越来越奇怪了。

“你看到什么了吗?”安珀小声问着,在我的身后四处张望。

“没有,”我回答,“但是就是这儿。”

“你怎么知道的?”

“你看到那个指示牌了吗?”我指着建筑的后面,“‘新科技工厂’,上面是这样写的,‘建造一个光明的未来’。”

我冷笑了一下,“新科技是塔龙的分支机构,”我说,“明面上是医学设备制造工厂,但是其实背地里在为组织研究基因科学。”

“你觉得这里是他们安置哺乳龙的地方吗?

“我不知道。威斯,你听到了吗?”我对着对讲机继续说,“这里有一个新科技分部,但是看起来是荒废的。这可能是我们找的养殖场吗?我们看到所有地方都是空荡荡的。”

“等一下。”威斯停顿了一下,打开他最信得过的电脑。沉默了几分钟以后,他说话了,“嗯,根据网络信息,这里确实有一个新科技实验室,但是五年前就关闭了,从那以后一直是废弃的。”

“该死。”我握紧拳头捶上了砖墙。这感觉就像我一直找的养殖场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我对它缺少警报系统十分怀疑,但是我还是希望我们能找到。“所以这是浪费时间,我就知道我们不应该相信格里芬。”

安珀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胳膊。“我们大老远来就是为了寻找塔龙的养殖场,”她抓我的时候我体内的龙又跳了一下,“我们应该进去看看,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能告诉我们真的养殖场在哪里。”

“我有些怀疑,小火龙。”即使这里曾是养殖场,但现在这里没有龙了,所以营救这些哺乳龙的机会已经不存在了。我们又回到了原点。“但是,是的,我们应该进去看看,任何可能的秘密我们都要挖掘出来,任何可能与塔龙有关的消息都是值得关注的。不过我们还是要小心一点。毕竟我们也不知道里面的情况。”

“我不喜欢这样,莱利,”威斯说话了,“太干净了,这里一定有古怪。”

“我们不会耽搁太久的,”我告诉他,走向小路尽头建筑的一角。威斯是对的。这里太干净了,不像很久没有用过的地方。但是我们有可能会得到一些塔龙的情报,我不想放弃养殖场。“我们去看一眼还是值得的,”我说道,“最多十五分钟,然后我们就走,如果你发现什么不对就及时告诉我。”

威斯很沮丧,“好吧。嗯,小心点,莱利。如果你听到我尖叫,你就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和安珀有些谨慎地穿过空场地,走到大门口。新科技实验室安静得有些诡异。我审视了每个角落和建筑外墙,监控、警报、移动感应,全都没有。这里真的空荡荡的。

台阶的最上面有两扇巨大的玻璃门,没有损坏,是锁着的。我从口袋里摸出开锁工具,安珀好奇地从我身后看着。

“你很擅长这个 ,”她的夸赞就像是给我上了弦一样,“我总是忘记你能把一切都破坏得很艺术。”我朝她笑笑。

“这是我的老本行啊,小火龙。这个,还有炸楼。”

我小心翼翼地把门打开,走进大厅。我扫视着墙壁和地板,试图寻找弹坑、燃烧的痕迹、干涸的血迹,或者圣乔治战士的任何标志。但是这里一副昏暗废弃的样子,一切看起来都很原始。一个巨大的白色的前台对着墙放着,那些肢体模型上积满了灰尘。我看到安珀皱起了鼻子。书册在地板上散落得到处都是,我们走过的时候一直发出摩擦声。

“看起来一切都很正常,”安珀说着,拿起一本小册子翻了起来,“奇怪的散落的四肢模型,没有战队的迹象,也没有塔龙的东西。”

我走到前台,检查了一遍。“没有电脑。”我看到了电脑曾经摆放的位置。安珀皱着眉头跟过来。

“被偷了?”

“可能是,但根据我们所看到的情况不太可能。别的东西没有被碰过,而且放着昂贵的外科仪器不偷,这个贼也太不正常了。可能是塔龙自己拿走了。”

“所以我们没办法知道这个地方的实际情况了。”

“不是这里。”我同意了,这里只是一个前台。我看到有一个通向黑暗处的通道。“我们要走远一点才能看到我们要找的东西。”

我有些怀疑。一楼什么都没有,我们经过摆满桌椅的办公室,经过那些外科用的假肢,一切就好像他们故意装饰成这个样子似的,这里所有的东西都给我这种感觉。在我更加深入这栋建筑的时候,我开始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所有房间里都没有电脑。大厅也没有监控。一地的小册子和信封上都没有任何邮戳或者印章。所有能让我了解这座建筑的东西都没有。我开始意识到外面为什么这么空了。

“这里被清理过了。”我说道。

“是吗?”威斯对我说道,听起来有些担心,“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塔龙把关于养殖场的所有信息都清理掉了,”我回答道,“电脑,文件,甚至是监控。所有那些能够表明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的东西都被销毁了。”

安珀的眼睛在微光里闪烁,她疑虑地点点头,“也就是说,他们肯定在隐藏什么。”

我们继续向建筑里面走去,经过了更多同样的地方:死寂、废弃和黑暗的房间。没有一架电梯是运转的,但是有一些门可以看得出只有工作人员才可以进入。前面,一架金属楼梯伸向了未知的地方。

我让安珀停了下来,走回了大厅。“威斯,”我说,“我发现通往地下室的楼梯了,外面都还好吗?”

“挺好,”威斯回答道,“但我还是不喜欢这样,莱利,我之前提过吧?在塔龙的领地范围内捣鬼总是很危险的,即使这里被荒废了。你们两个快好了吗?”

“快了,没什么东西,但是我想再找找。”我又打开门,朝楼梯下看去,楼梯消失在黑暗中。“如果塔龙躲在这里,一定不会在明显的地方,”我说着,声音回荡在四周,“看好这栋楼。”

“收到。”威斯又叹气了,我走下楼梯打开了手电筒。

安珀跟着我,我们的脚步声在金属楼梯上回响。在下到差不多一半的时候,威斯的声音突然模糊了,再往下走,威斯的声音彻底消失了。

“非常好,”我嘟囔道,“威斯,你还在吗?你能听到我吗?”没有回答,只有信号的忙音。我看着安珀皱起了眉头。“没信号了,”我告诉她,“我联系不上威斯了,看来这里只有我们了。”

她眨眨眼,“我们回去吗?”

“不。”我看了一眼楼梯尽头处的门,“我想看看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坚定地说,“如果这里的某处就是养殖场,我想尽快了解,尽可能帮我找到它,来吧。”

楼梯尽头的金属大门上有一个触摸屏,终于有一道安全设施了。但是屏幕是黑的,门把手轻轻一旋门就打开了,我走进门,用手电到处照着。

微弱的光映照在墙面和地板上,我看见了,我的胃里像有受惊的蛇在盘旋一样。我不知道我想看到什么,但肯定不是这些。

“这是什么鬼?”我自言自语。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