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契约 莱 利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好了,到了,”我说道,“女士们先生们,我们到地下室了。”

我们到芝加哥的一路上没有再遇到麻烦,圣乔治醒悟过来以后一定会对我们穷追不舍的。在将近十个小时的路程中,我们一次又一次地讨论着潜入方案,我们争吵,互相挑漏洞,唱反调,最后发现我们的计划可能非常失败。到达城市后,我们在汽车旅馆租了一个房间,筋疲力尽的我们好好睡了一觉,夜里我们醒来作了最后一次讨论。然后,我们来到图书馆外的街上,准备开始我人生中最大的一次抢劫。

“都准备好了吗?”

“有什么其他选择吗?”威斯咕哝着,“要不就是在这里被抓到,然后死了,要不就是被战队抓到,然后死了,有什么差别?星期二总是要过的。”啊,这个永远乐观的人!

安珀也走上前,看着街对面那个没什么装饰平淡无奇的石头建筑。她的手轻轻搭在我的肩头,我的血液有些沸腾了。“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像,”她绿色的眼睛扫过旁边的街道,“但是我想塔龙应该会选这种地方。”

“是的,”我说,“所以别被骗了,这可不简单。”

“还有几分钟就要换岗了,”圣乔治战士从背后说道,“我们得快点了。”

“是啊,”我说着,把耳塞塞进耳朵里,然后调整了一下麦克风的位置。“你们都能听见我说话吗?”他们都点点头,“很好,继续我们的计划,记住,每个人都要保持联系。如果有什么意外的话——”

“我们可能会死。”威斯补充。

我翻了个白眼。“如果情况有变,我们在酒店见面。如果塔龙意识到我们要做什么的话,他们会增派力量用一切手段阻止我们。”我轻轻吸了一口气,眯起眼睛看着建筑。“我们只有一次机会,”我说道,“来吧,威斯、圣乔治小伙,你们先走。”

叹了一口气,威斯把手提电脑包甩上肩头,打开车门溜了出去,走向对面的图书馆。不一会儿,战士戴着棒球帽也从侧门出去了。到图书馆门口时他停顿了一下,回头看看安珀和我,微微点点头。

“祝你们好运,”他说道,“进去小心。”

“你也是,”安珀回答道,“那边见,加勒特。”

这一次他轻轻笑了,只是对她笑的。他手插着兜低着头远远地跟在威斯后面,消失在门的那一边。

“好了,”我说着,向后靠了靠,“现在我们要等威斯黑掉安全系统,我想应该不会太久,所以……”我把麦克风挪开降低了声音,“现在就剩我们了,没有威斯也没有那个战士,我们有几分钟可以用……你想跟我说点什么吗,小火龙?”

她有些僵硬,神情犹豫,还有点结巴,“什么——什么意思?”

“别对我这样,”我侧身转向她,“从离开寺庙以后你就总是回避我,我想跟你说话的时候,你就像我带着瘟疫一样,别以为我没看出来,你和原来跟我在房间里独处的那会儿不一样了。”我看着车顶。“我的意思是,啊,小火龙,你甚至都和威斯说话了,聊的还是你最不感兴趣的编程,但是你就是不跟我说话。”她低下眼,我皱起了眉头。“那条亚洲龙到底跟你说什么了?”我问的时候她畏惧了,“我绞尽脑汁都在想你怎么了,她说了什么让你这么害怕我?”

“莱利……”安珀看向窗外,她的眉毛还皱在一起。“我不能……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她小声说道,“另外,我们不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吗?我的意思是这不是在打劫以前我们可以随意聊的话题。”

“好吧,我同意,”她说的有道理,“但是你记住……”我轻轻爱抚着她的脸颊,让她抬起头看我。“我不会忘记的,等我们这次行动完了以后你要告诉我,安珀。我不喜欢秘密,我们应该是好搭档,我需要知道我可以完全相信我的团队,隐瞒对我们来说可以轻易地让一个人丧命。”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脸突然红了起来,简直像个西红柿。“是,”她小声道,身子缩了缩,“我知道。我很快就会告诉你的,莱利,我保证。这是你应该听的……但不是现在。事成以后,我会解释一切的。”

“莱利,”威斯的声音传来,平静而谨慎,“我进去了。”

“收到,”我说着,把麦克风挪回嘴边,“我们该走了。”我看了一眼安珀,她看起来有些释然了,我笑了一下,“准备好了,小火龙?”

她点点头穿上外套,顺便遮住了她火红的头发。我打开门把双肩包背在身上和她一起穿过街道。

“现在去前门,”我小声对着麦克风说,“我们会在二十秒后经过前门的监控摄像头,威斯。”

“收到,”威斯回答,“现在就开启反馈回路。好了,你可以进去了。”

我屏住呼吸进了前门,故意不看摄像头,我知道它就在我们右上方,对着入口。进来的时候,什么都没发生,只有一个正在打电话的少年差点撞到我。我绕过他进了图书馆。这里面很凉快,高处的天花板上有明亮的花形吊灯,地上是一排排的书架。

“我们进来了。”我一边和安珀走着,一边小声说。前台坐着一个白头发的管理员,他从眼镜背后看了我们一眼,像是在无声地警告我们别惹麻烦。

“威斯,看得到电梯吗?”

“我正在黑安全系统,”威斯回复道,“我可以看到整个图书馆,包括……等一下,有些小家伙正在电梯间。”

“现在吗?”我皱着眉头,“他有点早啊。”

“是的,好吧,你需要离开了,因为讨厌鬼刚刚下电梯。这意味着一会儿还会有人上来。”

“该死的!好吧,现在回去。圣乔治小伙呢?”

“路上。”战士小声回答。

我们看到了入口旁边的前台,一个长长的木头桌子上有两台电脑,一个人无聊地坐在那里。从侧面看去,那边就是那个我们要过的门了。一个巨大的“非请勿入”的标牌挂在那里。

前台的人没看到我们,安珀和我溜进了附近的一条过道,假装在闲逛,偷偷地从架子后观察她。我看到旁边的门了,那是我们和地下室之间的第一道关卡。

“不好意思。”

战士的声音出现在耳机里。我看了一眼,他走向前台,手上拿着一卷纸。前台抬起头看了一眼,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

“嗨,”圣乔治战士平静地说道,“我想找这本书,学校要求的,但是我没找到。应该是在E14,但是我找不到。”

“书名是什么?”前台问道。当他告诉她后,她在键盘上敲了几下,又看向电脑。“嗯,我们好像有一份副本,你确定你找对地方了?”

“是的,女士。”

她对他眨眨眼,可能是对他的礼貌感到吃惊,随即笑了笑。“好吧,可能入库时放错了。”她说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让我看看能不能帮你找到。”

“谢谢您。”

他退后一步跟着她离开前台,往图书馆前方走去。他尽量选了一个最远的书架。“威斯,现在。”

“收到。回放机制开启。”一阵沉默以后,“现场闭路电视关了。现在他们都在看录像,可以去了。”

“走吧,小火龙。”

我们快步赶到通道口,经过前台来到入口处。门在我们身后关上了,但是现在我们还不能放松。

我们很快走过这个短短的走廊,穿过一个休息室和一些自动贩卖机,来到尽头最后一扇门前。毫不意外,这扇门是锁着的,上面有数字键盘锁,我们靠近的时候它变绿了。“威斯,”我小声道,感觉自己被暴露了,“门关着的。”

“正在弄,”威斯简洁地回答,随即门上传来了一声闷响,“好了,可以过去了。”

进去后我看了一圈这个小黑屋。这里有许多灰色的袋子、推车,还有一些书,有些文件码放在地面到天花板一半的位置。到处都是霉灰味。

在我们对面的墙上有两部电梯。它们看起来非常老旧,油漆都剥落了。我太熟悉了,我之前就见过它们,很多年前,就在这里,这个古老的只有一个“库存”标志的地方。只有一个箭头指着下方,我第一次来的时候觉得简直太讽刺了,因为“库存”并不能形容下面存的东西。

我做了一个深呼吸。从这里开始一切都变得复杂起来。我不能按个按钮就到地下室去,没那么简单,塔龙对安全措施很偏执。电梯不仅需要电子卡,还需要一串数字密码。据我所知,密码每几周就会更换一次。我希望威斯看到了最后一个进这门的人输了什么,我还希望他已经把监控给黑掉了,否则我们马上就要结束任务了。

“躲开摄像头,”我小声对安珀说,“快,他们要换班了——到下一个人来之前我们时间不多了——”

电梯到了。

我们刚好有时间贴到电梯旁边的墙壁上,一个人走了出来,穿着毛背心,带着手提电脑,他打着哈欠挠着后背,穿过房间。我冲出去从背后袭击向他的右耳下方,这是人类的“晕倒键”。他一声不响地晕在我的手臂上。我把他放在一边,开始在他的钱包里找东西。

“找到了。”我高兴地说着,把一张电子卡拿出来放进我的口袋,上面还连了一串钥匙。“开始了。威斯、圣乔治小伙,快过来。”

“来了。”

我把这个失去知觉的人搬到角落,埋在一堆文件和袋子后面,安珀像一只鹰一般盯着门廊和电梯。我听见威斯的声音在耳机里嗡嗡作响,他并不是在和我说话。几分钟后门开了,威斯走了进来,战士跟在后面。

“你们怎么第二次从管理员跟前溜进来的啊?”

安珀好奇地问着。

加勒特笑了。“我告诉她有几个小青年在厕所抽大麻,”他回答道,“她看起来不太高兴,而且还谢了我。”

威斯翻了个白眼。“她走前还夸他是‘优秀青年’,我觉得简直讽刺至极,特别是想着我们差不多要进去打劫了。”他看着电梯,就像一只老虎一样。“要进虎穴了吧?”他说着,语气还有些兴奋,“我们被发现了就逃不出来了是吧?很好,谁先上?”

“一起,”我说着,背着包向前走去,“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快速行动。在电梯的最底层还有一个安保站,我们要通过那里才能进到地下室,那里的保安都是塔龙的忠实守护者。下去以后我们没时间到处走,没时间说话,什么都不可以。一旦门打开,那些守卫就会知道事情不妙。他们不会把我们赶出去,告诉我们这里是禁止进入的,也不会叫警察来。他们会直接杀了我们。”我拿出枪,插进牛仔裤里,然后递给战士一把手枪。“你知道我们要怎么做。”

圣乔治拿过枪上了膛,“你带路吧。”

“威斯,闭路监控呢?”

“它们都在播回放呢,”威斯回答道,“你就是在电梯里跳裸舞,保安也不会发现的,但我可不想让你跳,你得为我们考虑一下。”

我看了一眼安珀,她看起来心事重重,但也很坚决,我轻轻拍拍她的肩膀。“准备好了吗,小火龙?”我小声地说着,注视着她的双眼,“你知道要做什么吗?”

她点点头。“是的,”她没有犹豫,“我准备好了,走吧。”

我们挤进电梯,电梯很小。圣乔治战士和我站在角落,安珀挤在中间。威斯贴着门站着,刷了一下卡然后按了我们要去的楼层。

电梯门关上了,电梯开始缓缓下行。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我们进来了,我们要去地下室了。不管有什么秘密藏在这里,我们都进来了。我的心紧张地跳着,我看了一眼安珀,她静静地站在那里。我又把她带到险境中来了。上一次的地下行动我们几乎失败了,这一次我至少能想到最坏的结果,但是这些结果都如地狱般太可怕了。

电梯继续下降了几分钟,在它缓缓停下的时候整个电梯轻微地震了一下。在门打开前的两秒钟,我突然意识到了几件事。威斯尽量躲在离门最远的地方,圣乔治战士握着手枪对着缓缓打开的门,安珀站在门前,肌肉绷紧,眼睛闪着绿光。

门打开了,一股能量从电梯中迸发出来,安珀吼叫着变成了一条发着红光的龙,她一出电梯就开始喷火,枪声紧随其后,一切都陷入混乱中。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