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契约 安 珀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在门打开前的最后几秒钟,我害怕了。

这是计划的一部分,也是我害怕的一部分,这不是偷偷进入一个安全措施密布的地方,我们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准备好一切再进到电梯,甚至连打晕一个员工拿到门卡也是随机的。这些都还好,每个人,从加勒特到莱利到威斯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威斯可以黑到安全系统里;加勒特可以让管理员分心,让我和莱利进来;莱利可以拿到电子卡;威斯可以破解密码。

但是最后一道门——最底层的安保站——轮到我了。或者,至少,我必须有足够的能力让保安分心好让男孩们干掉他们。武装的保安肯定会尽量先杀了我,因为他们会先看到一条小红龙从电梯里冲进来。又是战斗,又是杀戮!我反感极了,但是我知道我们必须成功,否则我们都会死的。走廊很窄,两条龙并行太困难了,就是对蓝柯龙单独来说也太窄了,因为我比蓝柯龙小,所以我更适合这个空间,另外加勒特和莱利都是射击好手,而由于有毒蛇套装,我也更便于在人形和龙形之间转换。我知道我要率先冲上去了,这真可怕!希望我对他们的惊吓可以给这些男孩足够的时间。

我大吼一声冲进走廊,嘴里喷着火,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针对谁。我听到一声尖叫,有一个人闪到一边,另外两个人在走廊的尽头举起了枪,大喊着“有入侵者”。枪声不断在走廊中响起,突然一道火光闪过,我感到尾巴上传来剧痛。与此同时,加勒特和莱利已经从电梯里冲了出来,举起了枪。他们也开枪了,两名保安都倒了下去。

我松了一口气,但加勒特撞了上来,向走道的出口处冲去,出口边有一个巨大的窗户,可以看到整个走廊,可能是安保站用来检视来访者的吧。战士小心地穿过这块区域,几秒钟后枪声从里面传了出来,我担心起来。但很快,加勒特出来了,他出来时面色阴郁。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成功阻止他按下警报,”他说着,看向莱利,“塔龙可能在路上了,我们要快点了。”

“威斯!”莱利叫着,回身看向电梯,“快出来!枪战结束了,你可以不用躲了。”

“好的,好吧,对不起,我确实感受到了子弹和血的味道。”

威斯走出了电梯。“我没有盔甲也没有猩猩的睾丸素,所以我只能在你们搞定一切的时候才敢出来。”

我很快变回了人形,这样就不会那么显眼了,一条火红的龙从这里经过还是不太好。我不再看地上躺着的三个死人,而是转身看了看身后那扇厚厚的电梯门。

“所以,地下室是从这里进吧?”我问着,赶忙跟上莱利。威斯不情愿地跟着,加勒特在我们身后,时不时注视着四周。“我们要做的就是进去,找到有力证据然后出来,对不对?”

莱利冷笑了一下。“如果这么容易的话就好了,小火龙。”他说着,把门推开。

我的眼睛睁大了,这个地下室不像银行保险柜那样有许多文件放在柜子里。这是一个巨大的不断延伸的大仓库。屋顶陷入了深深的黑暗中,许许多多的通道散布开来,就像个大迷宫。箱子、盆子、运货板,甚至还有些保险箱都挤在货架上,堆得满满当当的。梯子到处都是,走道里散布着各种板条箱和集装箱。

“很震撼吧?”我看着这个巨大的地方,莱利在旁边说道。在这些通道和储物箱中,我几乎不能从这头看到另一头。“欢迎来到塔龙最大的藏宝室,”莱利继续说道,“就像我说的,组织一直在收集各种机密、不可告人的黑幕还有可以用来挟持别人的重要材料。”

“天啊!”我小声道,摇着头继续看着周围。在这么一大片文件的海洋里找东西,这简直是大海捞针啊。“我们怎么从这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中找到我们要的文件呢?”我问,“永远也找不到吧?”

“这就是为什么你们需要我啊,”威斯打断我的话,恼怒地看了一眼莱利,“虽然这讨厌的蜥蜴总是忘记我,但是你们这些讨厌的家伙没有我根本别想找到文件,记住了,下次别再对着我喊,说我不敢把头暴露在枪林弹雨里了。”莱利翻着白眼但是没说话,威斯继续嘟囔着,“如果没有我,你们在这里找什么都不可能,好吗!还好塔龙使用了现代科技,这里有一个列表大全,所有储存的东西都在主机里有记录。我们只需要在塔龙来之前找到就可以了。”

“办公室在这边,”莱利说着,示意我们跟着他走,“小心点,他们不是唯一的守卫。这里可能还有在地下室工作的人,他们需要整理文件还有储存新证据。”

“谁负责这里?”加勒特问道。莱利摇摇头。

“不知道,从来没见过——他总是‘太忙’,所以我见不到他。每次我过来的时候,保安就会叫来一个助理,这样他们就可以接受我带回来的消息了。我从来没有进过办公室,真的。到这里来。”

他转向走廊进到那个小房间,里面有一张桌子还有一些文件,一台电脑放在桌子上。

“好奇怪啊,这里没有保安吗?”加勒特小声说道,威斯已经坐在座位上开始捣弄了。“如果这里是塔龙存放所有挟持文件还有秘密证据的地方,那我觉得应该会有更多的安保措施才对。”

“没什么人知道这个地方,即使是在组织内部,”莱利说道,“我知道这里的原因只是因为我是蜥蜴。地下室不存在——这里被伪装成图书馆了。太多武装人员在这里可能会引起注意,不管是人类的注意还是圣乔治的注意。塔龙行事最首要的一点就是保密。”他的手臂交叉着,“另外,我们到这里也并非易事,如果没有小火龙的掩护以及这个黑客和我们在一起的话,我们根本没有办法顺利通过电梯这道关卡。”

“但是,”加勒特看向门外,他的表情复杂,“这看起来太简单了,我觉得我们一定错过了什么。”他的眼睛眯了起来,“这些人应该在哪里工作?他们肯定听到枪声了。”

“我不知道,”莱利不耐烦了,“但是我们可以在这个巨大的仓库里追赶那些人类,或者赶紧找到文件,在塔龙找到我们以前出去。你觉得呢,威斯?”他看了一眼那个人类黑客,他正在飞速地敲打着键盘。“怎么样了?”

“再等一秒!”威斯说着,双眼始终没有离开屏幕,“差不多了……哈,找到了!”

“你找到什么了?”我问道。

威斯又飞快地敲打了几下键盘,缓缓呼出一口气,“真是的,什么东西我找不到啊?这可真是一个很坏很坏很坏的元首啊。”

我觉得加勒特在我身后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莱利凑近看着屏幕。“找到什么了?”

“银行账单、照片、录音,你要啥有啥。”威斯摇摇头,“足够挟持他一辈子了,可能还会涉及他的继承者。你看看这些日期吧……”他眯起眼看着屏幕,“这种交易超过一年了。”

“完美。”莱利深呼吸了一下。加勒特看起来很阴郁,他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嘴也紧紧抿着。“它们在哪?”莱利问道。

“147排,G36,”威斯认真说道,“这就是它的位置。”

莱利点点头直起了身子。“我们到了就能找到,”他说着,朝门外走去,“现在我们先找147排,找到后我们就离开这鬼地方。”

“我在这里等。”威斯自告奋勇,靠回了座椅上。莱利对他皱起了眉头。“必须有人看着电梯入口啊。”他解释道,“如果塔龙来了,我必须得保证通知到你们啊。”

“哦,是吗?”莱利挑起了眉毛,“你确定你不想去看看美味的挟持资料吗?”

“当然不,我的朋友。”威斯坏笑着,“你为何会有那种想法?”

“好吧,你这个没组织没纪律的人。你自己在这儿玩吧。”蓝柯龙叹了一口气转向我们,“安珀、圣乔治小伙,我们走吧。”

我们走进巨大的仓库,跟着莱利穿过阴影笼罩下的长廊和一排排书架。架子上堆满了纸盒、文件夹、储物盒,还有一些奇怪的破烂。一辆古老的单车放在其中一个架子上,手柄弯成一个奇怪的形状。一件夹克挂在一根绳子上,领口和袖口上散布的深色斑点令人起疑。一个巨大的钻石项链挂在一个人体模型上,许许多多的珠宝散发出暗淡的光泽。我尽量不去看这些亮闪闪的诱人的东西,继续走着。

穿过这些地方以后,整个仓库变得异常空旷。我们没有遇到任何障碍,就直接来到角落里要找的那一排货架旁。我预想的那些关卡都没有,我觉得加勒特可能是对的。那些管理员都去哪了?那些莱利之前遇到过的助理呢?他们一定在这里的某处啊!我们在离开地下室以前至少应该看到他们中的一两个吧?还有,那个神秘的老板一样的人呢,就是管这整个地下室的人,他去吃午饭了?还是一直都待在这里,就住在图书馆里,就像歌剧魅影里的一样?

“就是这儿,”莱利喊道,我们转向了一条长长的走道,“147排。元首的证据就应该在这里了……”他停下来,看着高达二十英尺的架子,上面摆满了盒子、文件夹,“某个地方。”

我走过去看着货架,发现有很多字母和数字贴在架子的边缘,就像图书馆的书架一样。“A14。”我念了出来,然后看了一眼男孩们。“这些架子也有数字标出,”我说着,他们都转了过来。“这样我们就可以找到证据了。我们在找什么来着,莱利?G什么?”

一阵低沉的回音传来。“G36是你们要找的,”声音来自我的背后。一股巨大的能量波袭来,一个身影出现了,就像是突然冒出来的一样。这是一个满头银发的老爷爷,戴着小小的金丝眼镜,胡子梳着很整齐。他叠着手朝我们笑着,就像一位慈爱的祖父,但他的影子把整个空间都遮蔽了,一直延伸到房顶。“元首的证据都在这里,”老人说道,虽然他的声音很平静,但是整片水泥地都为之震动了,“但是怎么从我手上拿到才是问题所在。”

当那双古老的银蓝色的眼睛注视着我的时候,我的龙感到了一阵恐惧。一瞬间,我动不了了,但是加勒特举起了枪,对准了老人的脸。

老人笑了。

老人以惊人的速度一个箭步冲了过来,一把抓住加勒特的手腕并猛击他的背部。战士想要回击,用肘部直击向老人的太阳穴,老人生气地沉下了脸。一只干瘦的皱巴巴的手掐住加勒特的喉咙,用力向后扳去,战士说不出话来,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呼吸,但是这只手收缩得越来越紧,就像是老虎钳一样。我惊恐地大叫起来,想要冲上去。

“别杀他!”

老人的眼光在我身上扫了一下,我又感觉到那股快要冻住我的寒意。我身体里的龙极力后退着,惊恐万分,我几乎连看都不敢看他一眼,但是我害怕加勒特就这么死去的心情更加急迫。“求求你,”我小声说着,声音几乎是颤抖的,“让他走吧,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别杀他。”

老人挑起了他纤细的白眉毛。“小姑娘,如果我想杀你,或你们中的任何一个,我早就杀了。我们没有必要说这些。”他看了一眼战士,皱起了眉头,“但是如果你再动的话,人类,我现在就把你解决掉。乖乖做人质,这样我就不用处理什么尸体了。”加勒特垂下了手,不再反抗。老人满意地点点头。我揪紧的心稍稍放松了一点,但是还不能完全放松,因为他的手指还卡在加勒特的喉咙上。

“前任特工蓝柯龙,”老人突然又开口了,我为之一颤,“我劝你最好放下你的武器。”我用余光看到莱利放下了枪,他脸色苍白。“我希望我不需要变身,”老人继续说,“这里太窄了,我要花好几天才能收拾好,我的助理会很不高兴的。现在你们没有危险,我只希望我们像文明人一样聊聊天。所以,安珀·希尔……”他笑着,那双古老的眼睛又看向了我。他知道我的名字,他知道我们所有人都是谁,从一开始就知道。“在我的地下室别撒野。你们该知道凭你们是打不过我的。”他把加勒特的手臂拧了起来,战士的下巴因痛苦扭曲了,但是他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我的脉搏加快了,“别让我把这个人撕碎,然后把你们都杀了。”

我绝望地看了莱利一眼,他看起来害怕极了。但不一会儿,他扔掉武器举起了双手,表示投降。

“好,”我转身告诉老人,“我们投降了,我们不和你斗,请你把他放开吧。”

“聪明的小龙。”

他放开加勒特并把他推给我。我抓住战士支撑着他,他不住地咳嗽着,我能感受到他的心跳。我的心跳也加快了。他的手抓住我的手臂的时候,我终于觉得稍稍舒了一口气。

“你还好吗?”我小声问。

“没事。”他慢慢地站直身子。一瞬间,我们的视线相遇了,我看到他眼中闪过的光芒,这让我的心漏跳了一拍。我不想让他走,但是加勒特又跟我保持了距离,稍稍离开些,我放下手,一起转身面对敌人。

老人静静地看着手中的枪,然后放在了旁边的书架上。“好了,现在,”他拍拍手朝我们笑了,“你们都来了,我要说的是,你们闯进地下室的举动挺有趣的,一点脑筋都不动。我知道你们的人类黑客朋友入侵了我的办公室,你们真的觉得可以绕过我吗?”

“你是谁?”莱利问道,一边慢慢地靠近我和加勒特。他的语气有些挑衅,但是我听得出他声音中的微微颤抖。他知道我们现在已经在战场上了。

老人叹了一口气。“你知道我是谁,我是前任蜥蜴,蓝柯龙。”

“我知道你的职位是什么,”莱利回答,“但是我想我们的见面并不愉快,我记得那次的介绍是威龙。”

威龙。我吓到了。那就是真的了,威龙是塔龙里最年长也是最厉害的存在,是千年的龙。且不说老威本身,现存的威龙只有三位。见到威龙……就像见到名人一样。他非常危险,这个强大的名人,他可以在一瞬间一口吞掉你。事实上,这种情况更像是遇到了一个变幻无常的半神,见到他就尽量躲吧,不然你很快就是一摊灰烬了。

“你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威龙平静地说,“我在这几个世纪里用过好多名字,但你现在可以叫我的职位——档案员,还有—— ”他指了指周围,“——在我的地盘,我的王国,没有人可以逃出我的手掌心。我掌管着塔龙最大的秘密,从组织建立伊始到现在。我熟悉每个犄角旮旯,我记得每一个书架,每一则信息,我可以背下来每一份文件,告诉你是哪年哪月哪日的。在这么多年里,我一直在做这件事。哪怕是一片便利贴都没从这里被偷走过。”他看了一眼莱利,嘴角充满笑意,“根本没想到会碰到我,是不是,前任特工蓝柯龙?坦白来说,我很失望。蜥蜴首领告诉过我说你是他最好的学生。你该知道塔龙不会把他们最重要的财富暴露在外吧。”

我的心一沉,但是我做了个深呼吸走向前,让那条古老的龙把注意力放到我身上。“我们需要那个证据。”我坚定地说道,尽量在直视他的时候不害怕,不带任何感情。但我的龙一直想退后,这让我也想如此,我努力深呼吸着保持镇定,“我们拿不到文件是不会走的,不管您说什么都一样。但既然您还没有杀了我们,那么我想您可能需要我们做些什么。”

档案员笑了,“你果然和他们说的一样,目中无人又不顾后果,小龙。”我皱起了眉头。“但是你脖子上好像只有一个脑袋吧?看来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我又是一惊。他知道我的父母?我想问,但是威龙的下一句话把我要脱口而出的话硬堵了回去。

“我可以把你们都杀了,”他继续说道,加勒特和莱利都紧张了起来,“这就是塔龙想要的,你们谁都阻止不了我。我可以杀了圣乔治的战士,把独兽和他的地下组织收拾掉,把希尔女士平安地送回组织。这一定会让塔龙高兴,老威也会高兴的。”

他顿了一下,看着我们的反应,可能在享受我们屏住呼吸害怕的样子。如果他决定变回龙形杀了我们,我们什么都做不了。我不知道传说中的威龙可以变成多大的龙,但是我知道我们的手枪打在他身上就像扔纸团一样。我们只能寄希望于这地下室的迷宫让他找不到我们,就像人类很难在房子里找到老鼠一样,虽然这不是什么好办法。

“是的,”档案员继续道,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样老威确实会很高兴,”他又停了一会儿,然后笑了,“好消息是,我对你们那位尊敬的领导人没什么兴趣,特别是自从老威把我困在这里以后。”

我眨了眨眼。“你是囚犯?”我问道,很难相信。除非我漏掉了什么,但是我根本没有看到铁门还有监狱的看守,没有任何可以阻止威龙从这里离开的障碍啊。“你为什么不直接走掉呢?”

“有两种牢笼,小龙,”档案员说着,伸出了瘦骨嶙峋的手指,“一种你没有任何选择,门是锁着的,你的自由被禁止。另一种是你自愿坐牢,自己把自己关起来,因为你无法接受别的选择。我是塔龙里第二年长的龙,”他继续道,我听到莱利在轻轻地呼气,“只比老威小一些而已。本来还有一个比我年长一些的,但是他很多年前就从组织里逃走了,再也没有出现过。至少现在在组织里,我是老威最强大的对手了。所以,我被安放在了这里——”他用目光示意着这些高墙,“——保管塔龙最高的机密,掌握丰富的信息,但永远没有机会使用它们。如果我现在离开,就要声明自己是独兽,然后老威就会派所有力量来追杀我。”档案员苦笑着,“所以你看到了,这里更安全。地下室是我的王国,也是我的囚牢;是我的荣誉,也是我的惩罚。”

我嗅到了一丝希望,于是向前走了几步,心跳加快了,“那么……是不是说您可以让我们去取那些不利于元首的证据呢?”

“别乱下结论,小龙。”他哼了一声,目光又落向我,“别耍花招,如果你们来这里有别的什么目的,我们也不会这样对话了。这个人早就是地上的一摊灰烬,那条独兽也会变成一摊血,而你,亲爱的小姑娘,你就要被遣返回组织了。”

“但是?”我追问。

他叹了一口气。“但是……老威想继续和圣乔治做这种交易,我很生气。”他的嘴唇抿得很紧,“我们不能以真身现世而必须以人的形态出现,这已经够糟了,现在老威还要和那些想把我们赶尽杀绝的人合作,哼!”他一脸厌恶的表情,“我们是龙。我们不需要‘秩序’战队的帮助,什么都不需要。塔龙变成这样真可耻!”

“我不能直接跟老威这样针锋相对,”档案员继续说,“这样的行为是对塔龙的背叛,我不会把组织陷于不利之境,但是……”他看着我们,压低了声音,“如果一个小盒子,千百个盒子中的一个从书架上消失了,那么……”他的笑容一点都不幽默,“除了我没人知道我们丢了什么。”

莱利缓缓呼出一口气。“你要放我们走?”他想要确认,但听起来几乎难以置信。“让我们带着那些证据离开,你不会阻止我们?”

“圣乔治是我们组织的污点,”档案员回应,“坏肢必须被切掉,而不是进一步壮大。如果我们要统治这个世界,如果龙要掌管人类,我们不可以让战队和我们一起。”

我有些不舒服,但是档案员看起来没有意识到我的不自在。“不仅我这样想,还有其他塔龙的成员也和我一样。”古老的龙继续说道,“他们也不喜欢这样的联合,这是组织的耻辱,也是老威的耻辱,所以就这样吧。”他的声音变得充满仇恨,“老威不是唯一一个做台下交易的,如果我要对这种交易睁只眼闭只眼的话,那么对其他事情我也可以。”

“现在,”他拍拍手又继续道,“我相信我们的对话结束了,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有些尸体要清理,我的助理肯定不高兴了。”他指了指两个大箱子之间的一个小小的样式平常的箱子。它和那两个箱子一样平凡无奇,就放在架子的底端。“你们要找的东西在那儿。那里的证据足够你们对付圣乔治了。哦,还有一件事,安珀·希尔。”

我正要去拿那个箱子,但是听到他叫我的名字,我转过身去,他的笑容阴郁。“别死了,”他说道,我很是困惑,“如果你能活下来,能看到你接替老威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如果真的发生了这件事,那么你会成为整个龙界瞩目的焦点。”

“什么?你在说什么?”

但是他只是笑着走开了,转过角落,没有回头。威龙,第三年长的龙……消失了。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