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 使命 23 最后的守卫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台阶上传来脚步声,还有派珀和守卫交谈的声音,然后门被打开了。

“第一批舰队已经离开了。”他说,“船上有年龄最小的孩子,以及行动最不便的人,还有几个成年人,以便在大陆上帮助他们安顿下来。”

“那现在怎么办?”

“等。”

我从未像当天晚上那样,如此细心地辨听着风声。在等待的几个钟头里,我听着阵阵狂风吹过,脑海中浮现出极不应景的舰队全速开往大陆的情景。在另一片海域,议会舰队也在全速前进,带来死亡的气息。我害怕睡觉,但是又不敢不睡,万一在梦中能见到一些有用的东西呢。最后睡不睡都已无关紧要,当我全身靠在吉普身上,差点就要睡着时,幻象出现了。舰队在海平面上突然出现,比我见过的任何船只都要大,比自由岛上最大的船还要大许多倍。甲板上摆满了成群的小船,船底朝天,像还没有孵化的蛋。然而,船的大小并不是最让人害怕的,第一艘船里载的东西才最恐怖。

我冲守卫大喊,让他立刻把派珀叫来。尽管离天亮还有很长时间,几分钟之后他就来了。

“他们的船太大了,无法穿过暗礁,但是在甲板上有小型的船可以下水。”

“登陆艇,”派珀点头说,“这会减缓他们的速度,至少最后几海里没那么好走。问题在于,他们怎么能知道穿过暗礁的路线?”

“我曾以为他们可能有张地图,通过收买某些人,或者严刑拷打得来的。但是,他们用不着地图。”我闭上眼睛,回想感觉到的东西,“神甫在那里。她在其中一条船上,为他们导航。”

“她能不用地图就发现我们吗?像你一样?”吉普问。

我点点头。不过,我们是驾着一条小船无计划地航行到这里,与议会舰队目标坚定地汹汹前来相比,委实有些奇怪。她将引领舰队来到自由岛,但事实并非如此简单,我意识到她将亲自来到此地。想到她将踏足这里,我就感到愤恨。派珀曾对我说,我们的到来改变了这座岛。但是她的到来,无疑将带来这座岛的末日。

“我们的船返航还要多久?”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最早也要到中午,”他说,“这指的是最快的船,并且在一切顺利的情况下。这并不仅仅是航行到大陆然后折返回来这么简单,他们需要找到一个不会被发现的安全着陆点,然后把人运下船去。我们说的可是数以百计的儿童,以及残疾最严重、行动最不便的那些人。”

“还有两艘船远航到西方去寻找方外之地?你说过它们是我们拥有的最快的船。”

“如果我能够把它们叫回来,你以为我不会这么干吗?”他低下头去。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他沮丧而疲倦的神态,我猜他独自一人躲在小小的临时住所,远离众人期待的目光时就是这副神情。他用手掌抚着前额,平静地说:“他们已经离开一个月了,我们甚至不知道他们是否还在。”

我闭上双眼,试图搜索在海面上返航的舰队,或者去往西方的那两艘船,但除了感觉到议会的舰队在不断接近之外,一无所获。这幅景象已经够让我难受了,但是神甫的存在让这一切变得更加糟糕。如果她在我们的船队返航之前到达,那么留在岛上的人将陷入困境。那些没有离开的孩子,以及所有不能战斗的人,将没有任何希望。我不禁想道,议会是否有足够多的水缸,把他们都关进去呢?

到了中午时分,海风吹来了幻象,但是我看到的船队感觉很遥远,而且漂浮不定。想要看清它们就和眯着眼睛看向太阳一样困难,我能辨认出的只有大概轮廓和一片眩光。它们是船没错,但是属于哪一方呢?一两个钟头之后,细节变得明显起来,其中一艘船的甲板上胡乱摆着一张渔网,船身上绘着黄蓝相间的条纹,船帆上满是补丁,看起来像条棉被。

“那是我们的船队,”我对吉普说,“他们离得很近了。”

我们喊来守卫,让他把派珀叫来。“让他们到码头等着,”派珀还没关好身后的门,我就对他说道,“我们的船返航了。第一批疏散人员已经下船,他们就快到了。”

他摇摇头。“我让瞭望哨每半小时发送一次消息,目前他们什么都还没有看到。”

“他们可能还没进入视线,”吉普说,“但是如果她能感觉到他们,他们马上就会回来。”

“还要过一会儿,”我说,“如果你现在立刻行动,还能让下一批人离开自由岛。把他们带到码头去,等船一回来,马上就上船。”

他再次摇了摇头。“如果议会舰队首先到达,那些毫无反抗能力的人将会留在码头无人守卫。那里没有地方隐蔽,我们可能只会把他们绑在那里,任你哥哥的士兵们屠杀。想想我们所说的是什么人吧,有些人无法走路,更别说飞快地穿过隧道逃回来了。他们根本就没办法逃到火山口,更别说逃回要塞了。”

“正因如此,你才需要现在就把他们带到码头去,做好登船准备。这需要很多时间,如果你一直等到看见我们的船队再行动,那就太晚了,他们逃不掉的。”

“至少他们有要塞的庇护。”

“你和我都清楚,要塞只是一个逃不出去的陷阱。一旦议会的舰队抵达,整座岛都将陷入绝境。”

“我们能够守住要塞,至少短时间内没问题,”他说,“在确定我们的船队将比议会舰队抢先抵达之前,我不能冒险。”

“她对这一点十分肯定。”吉普说,但是派珀一只脚已经踏出门去。

“等等,”我在后面喊住他,“是否有一条船,船身上装饰着黄蓝相间的条纹?”

他在门口停下脚步。

“朱丽叶号,”他说着,终于露出一抹笑容,“你在幻象中看见它了?幻象真的这么确切?”

我点点头。“快把他们带去码头。”

他一句话也没说,锁上门离开了。几分钟之后,我们看到剩下的民众从要塞里列队走出来。他们包括大点的孩子,还有更多无法作战的人。他们比第一批疏散人员行动更为迟缓,孩子们手拉着手,大人们低着头。码头里并没有舰队在等着他们,他们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船及时前来接应,同时害怕敌船抢先抵达。我看着他们离开,不禁怀疑自己是否正把他们送往灭亡之路呢。

一小时之后,钟声又响了起来。在那一瞬间,我的心脏在胸内急剧跳动,像钟声一样洪亮。但是这次,从塔楼传来的响声有所不同,并非像前一天那样敲个不停,而是三次单独的钟鸣,清晰而高亢。我们能听到院子里的士兵在欢呼,从观察哨传来呼喊声:他们正在接近暗礁,所有的船满帆而回。吉普和我没有欢呼,我将头靠在他肩膀上,长长呼出一口气,整个身体放松下来。

过了一两个钟头,派珀回来了。

“我要把你们转移走,”他直截了当地说,“这个房间太靠近要塞的外围了。”

“第二批登船的人,他们离开了吗?”我问道。

“最后一艘船应该马上就能离开暗礁水域。”他的声音很释然,但是目光很严峻。我们现在只能靠自己,不会再有第三次返航了。满月已经在下午晚些时分升了起来,隐约的月光照在火山口边缘飘扬的欧米茄旗帜上。

“这里还有船留下吗?”

“没有足够大的可横渡海洋的船,”他说,“只剩一些筏子和摆渡船,还有几艘最小的艇子,是孩子们用来学习航行的,我们把它们藏在码头东边的山洞里。”

现在岛上已经没有孩子了。在这座隐藏的城市里,还能再次听到孩子们的笑声吗?

“把你们的东西收拾好,”他继续说道,“如果他们攻进要塞,我需要保证你们的安全。”他只给我们一分钟时间,把仅有的几件财物捆好,塞进帆布背包里。随后,他扔给我们两件带帽兜的斗篷,和看守们穿的一模一样。“把这个穿上。在路易斯事件之后,再让人们看到你们太不安全了。”

他亲自护送我们出去,在门口稍作停留,与守卫低声谈了两句。从斗篷的帽兜望出去,我的视线被切割成窄窄的一条。一个铁匠肩上扛着许多斧头,丁零当啷穿过我们身旁。守卫们沿着通道匆匆而过。当一名年轻的看守停下来向派珀敬礼时,派珀咆哮道:“省省这些没意义的繁文缛节吧,赶紧回到你的岗位去。”要塞的下面几层一片漆黑,所有窗户都已经被木板钉死,只有箭孔中能透进几缕微光。我们经过一名没有腿的弓箭手,他正在一个倒放的板条箱上打磨箭头。

派珀最后带我们进到一个小房间,这是塔楼上一间紧凑的密室,在弧形的石头墙高处有一扇窄窄的窗户。

派珀注意到,我在打量着房间里用厚木板做的门。

“想都别想,”派珀说,“看见那些桶了吗?”他指了指墙边堆得高高的橡木桶,“这是我们储藏看守们的葡萄酒给养的地方,整个要塞里最结实的锁就在这里。”

我想起路易斯,不知道是应该感觉到很安全,还是彻底丧失了自由。

“如果要塞失陷,我会过来找你们。如果其他人试图进入这扇门,哪怕是议院成员,记得要从窗户那里发信号,挥动一个斗篷就可以了。”

“你准备下去那里?”我看了看下面的院子,“不守在议院大厅里?”

“在那上面发号施令,而我甚至看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不,我将和其他守卫守在门口。”

我踮起脚尖向窗外望去,这里能看到院子和正门,还有外面的街道。守卫们已经在各自岗位上守候。在环绕院子的栏杆上,一些人蹲在上面,轻轻摆着腰。在加固防御的大门处,另一些人在踱步。一个女人在两手之间轻轻掂着她的剑。

“我们能作战,”吉普说,“让我们出去,我们也能帮忙”。

派珀扬起头。“我的守卫训练有素,技能娴熟。你以为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拿起一把剑,就能成为英雄?这不是吟游诗人传唱的故事,你在战场上会成为累赘。无论如何,我不能让卡丝冒险。不是只有议会士兵想要攻击你们。”

我再次想起路易斯,鲜血从派珀的刀柄上汩汩流淌,匕首随着路易斯的血液喷涌而不断颤抖。

吉普刚要说话,钟声又响了起来,这次跟两天前的警报声一样。我们所在的塔楼高处,似乎石头都在随着钟声而颤动。我感觉到自己的牙齿都松动了,正在与钟声的鸣响产生共振。

“他们到了。”派珀说道。几秒钟之后,在钟声的喧嚣中又增添了用力关门的声音。派珀将门锁上的瞬间,这间小小的密室感觉塞进了太多东西,充满葡萄酒的香味,还有刺耳的钟声。

我们把一个酒桶拖到窗户下面,然后一起跪在桶上,头紧紧靠在一起,这样我们都能看到下面的夜色。

议会舰队用了两天时间到达,在等待钟声再次响起和看到议会士兵爬上火山口之前的那几个小时里,时间显得无比漫长。在等待的时候,我试着想象火山外面正在发生的事情:舰队逐渐靠近,登陆艇从船上放下来,穿过暗礁水域。第一批登陆的士兵与自由岛的守卫在码头狭路相逢。但是由于夜色漆黑,距离又远,我无法看到更多清晰的幻象,只有一些碎片。一张黑色的帆卷了起来,船桨切开海面,船头有人举起火把,火焰在海浪之中闪烁不定。

我们获知关于码头遭遇战的第一手消息,是看到受伤的守卫出现在城市对面的隧道里。在火把光芒的照射下,他们流着血蹒跚而行,被搀扶着返回要塞。没过多久,码头防守大规模撤退,数百名守卫从隧道涌出来,退回到城市防线。接着,在预示自由岛命运的钟声响过十二个钟头之后,吉普和我看到了第一批议会士兵。此时天色微亮,火山口南部边缘的动静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几名我方守卫正努力抵挡红衣士兵组成的方阵。与此同时,第一条隧道已经沦陷,议会士兵已攻入火山口内。

派珀说,这不是吟游诗人传唱的故事,当天自由岛上发生的事证实了这句话是多么贴切。当吟游诗人歌颂战争时,让人觉得战斗听起来像是一种舞蹈,打打杀杀中有一种别样的美感,当士兵们彼此刀剑相交时,内含一种音乐的韵律,士兵在战斗中因为技巧娴熟,勇气可嘉方能脱颖而出。但是我看到的战斗,完全没有为这些浪漫主义留下余地。战场太拥挤,一切又发生得太快了。手肘和膝盖被刺穿,剑柄击碎了颧骨,牙齿像骰子一样在石头上翻滚。没有战斗口号和呐喊,只有咕哝声、咒骂声和喊疼声。刀柄上流淌着鲜血。弓箭是最残忍的,它们不是空气一样轻的小玩意,射出去又重又快,我见到一名议会士兵被弓箭射穿肩膀,钉在一扇木门上。每支箭飞过院墙撕裂天空时,都会发出嘶鸣声。我们大约在院子上方四十英尺的高处,但是鲜血的气息已经透过窗户,渗入屋内满是酒味的空气中。我不禁怀疑,今后是否还能做到在举起一杯酒时,不会想起血液的味道。

我们的守卫在奋勇杀敌。箭如雨下,射进议会士兵的胸口、肚子和眼睛里。对我来说,这都是双倍的死亡。每一名阿尔法士兵被杀身亡,我都能感觉到,有时是看见,在大陆上有一个欧米茄人倒地而死。在我下方有个士兵被砍了一剑,他的脸顿时变得像是一个打破的盘子。我闭上眼睛,看到一个金发女人倒在一条砾石小路上,一桶水翻倒在旁边。一名议会女兵爬到要塞外墙上,胸口中了一箭,我不忍再看,闭上双眼,却看到一名男子无声无息跌倒在浴缸里。每个人死去都会产生回音,而这一切我都不得不目睹,直到吉普的手在窗台上握住我的手,才让我免于尖叫出声。

尽管我们的守卫勇猛杀敌,但议会士兵在人数上占绝对优势,而且他们身体健全,体力充沛。我们的独臂守卫能够拿住一把剑或者盾牌,但是无法两者兼用;无腿或者跛脚的弓箭手能够在远处准确无误地射杀敌人,但是当议会士兵攻进外墙,来到他们面前时,他们无法及时撤退。当战斗发展到近身肉搏时,议会士兵也开始大开杀戒,但是我们很快发现,他们在形势许可的情况下,尽可能抓活的。已经有十多个我方守卫身受重伤,被拖回议会的战线内。一名守卫浑身流血,被人拖着腿拉回议会阵营,在路上留下一道锯齿状的血迹。在火山口的外缘,我们可以看到长弓的轮廓,但是议会的弓箭手十分克制,不敢实施长距离的任意射杀。所有的箭都是从要塞中射出来。

“我看不下去了。”吉普说着从窗户旁边退到屋里。我对此只有羡慕的份,因为我知道如果我转向一旁,那些画面仍然会存在,有一些已经在我之前的幻象中出现过。

“你能看见她吗?”他问。

“神甫?他们不会让她在战斗中冒险,她太重要了。但是她就在外面,或许仍然在船上,我能感觉到她。”她的存在就像鲜血和红酒的气味一样浓烈。但是,她正在克制自己,感觉就像即将到来的恶劣风暴,准备将自由岛一举覆灭。“她正在等待时机。”最糟糕的状况就是,她在冷静地等待一切发生。我能感觉到她一点都不紧张,她的情绪像死亡一样沉寂。她可能跟我一样,看到了相同的结局,所以她在静静等待自由岛失陷,以一种超然的目光观察着它,就像人们在聆听吟游诗人重复讲过多遍的故事一般。

在城市边缘的混战中,我没办法找到派珀的身影,不过,我偶尔能看见他脱离战场退到院子里,与聚在那里的老年守卫和议院成员商议敌情。在嘈杂的战场上,他高声下达命令的声音仍然清晰传来。更多弓箭手去南边,包围隧道入口!抬水去西门,现在就去!几个小时过去了,传到我们耳朵里最多的一个词就是撤退。我们不断听到这个词,一遍又一遍,时间在战斗中逐渐流逝,派珀的声音也越来越嘶哑。从西边隧道撤退!从集市广场撤退!退到第三道防线!

火山峭壁意味着火山口内的城市很快就会日落。一开始,火山口西部边缘的天际线被染成淡淡的粉红色,似乎街道上流淌的鲜血沾染到了天空中。接着,天空迅速变暗,城市里不断向上蔓延的大火照亮了人们厮杀的身影。现在,战线已经移动到要塞附近。红衣士兵的身影已经占领了城市东半边,我方大部分守卫已在要塞最外层的围墙内集合,不过在外面的街道上,仍有零星的战斗在进行。

随着夜色越来越浓,外面的人影已经变成火光映照的轮廓。我无法辨认出派珀的身影,好长一段时间也没听到他的声音。我几乎认为他已经被抓走了,这时他突然打开房门,然后迅速将它关上。

他看起来没有受伤,但半边脸上沾满血迹,让我想起扎克小时候脸上的雀斑。

“我必须得把你交给议院。”他说。

“你现在听命于他们吗?”吉普问,“你不是老大了吗?”

“事情不是这样的。”派珀和我异口同声地说。他盯着我看了两秒,然后转向吉普解释:“我可能是领导者,但是我为他们工作。就算我想,也不能阻止他们的决定。”

吉普站到我和派珀中间。“但是一切都太晚了。就算现在议院杀了她,除掉扎克,也已无法阻止议会,无法阻止外面正在发生的一切。”

“议院不打算杀你。”

对于其他人来说,这样的保证可能算得上是安慰。但对我和吉普,看到的前景不过是水缸和囚室。派珀的话似乎将房间里的空气瞬间抽走。

“不过吉普说得没错,”我说道,“即使你把我们交出去,他们仍然不会赦免自由岛。他们已经寻找这座岛很多年,远在我们抵达这里之前就开始了,这你非常清楚。”

“你不能把她交给议院,她已经为你们做了这么多事。”吉普大喊起来,“要不是她,你得不到任何警报,没有机会让任何人离开这里,更别说完成两次疏散了。”

听到吉普说的话,我不禁想道,自己还要对其他什么事情负责?是我把神甫引来这里的吗?是因为我的到来,自由岛才落得如此下场吗?我们谁都没说出来,但是这些想法在房间里轰鸣,和岛上的警钟一样刺耳。

“你呢?”我问派珀,“如果你能选择,还会把我们交出去吗?”

下面的城市已变成一片火海,他在战场上都安然处之,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神情紧张起来。

“我已经问过议院很多次了。当小孩、老人和病人被送走时,他们退到一旁。我们花了数十年时间建成自由岛,而如今他们要目睹这一切的覆灭。你是我们唯一的谈判筹码,我怎么能不把你交出去呢?”

“自由岛是欧米茄人的避难所,”我平静地说,“这理应包括我和吉普。如果你把我们交出去,那今天不仅是自由岛的末日,它所象征的精神也将随之灭亡。”

“看一眼窗外正在发生的事,卡丝,”派珀说,“当我的人民正在流血时,你还能告诉我应该怎样坚持原则?”

让我心惊的不是派珀的喊叫声,而是他所使用的词——我的人民。这感觉就像很久以前的那天晚上,吉普和我透过谷仓的墙壁看着里面的人在跳舞。如今,我们又一次被隔在墙的另一面,被阿尔法人追杀,同时也被欧米茄人排斥。

派珀慢慢地从腰带里抽出一把长刀,比总是挂在他背后的飞刀要大上三倍,在火把照射下闪着锋利的光芒。我看到刀刃上凝固的血迹,下意识倒退了两步。

“议院必然知道你把我们置于守卫之下,以保护我俩免受他们的伤害。他们怎么会信任你,让你把我们带去议院呢?”

他仍旧在手里掂量着那把刀。

“他们并不信任我,所以派了六个人去抓你们。”他的微笑在血淋淋的脸上显得并不协调,“不过我没有告诉他们,我把你们俩挪走了。他们派守卫去了你们以前的住处。”

派珀手臂一挥,把长刀的刀柄转向我。

“这能为我们争取几分钟,但是我不能腾出任何人来护送你。就算我可以,在这个节骨眼上也找不到值得信任的人。你能自己找条路去海边,不被旁人发现吗?”

我点点头。“我觉得没问题。”

“她可以的。”吉普在旁说道。

“议会攻占了最大的两条隧道,西蒙的部队只能在北部隧道的入口拖住他们。这对城市里的人来说是坏消息,但对你有好处,他们只会从隧道冲进来,不会去外面攀岩越壁。如果你趁着夜色,爬到火山口的顶部,这会是你最佳的机会。”

“然后呢?”

“在码头东面的山洞里,有孩子们的小船。我们从没用那么小的船横穿过海峡,但是和你来到这儿时用的破船相比,它们可一点也不差。如果天气一直晴朗,你们的机会就很大。”

我默默接过长刀,他又从腰带上解下刀鞘递给我。我把带血的长刀插进鞘里,说道:“一旦他们知道你放走了我,你将再也无法统治自由岛。”

派珀冷静地笑了笑。“什么岛?”

我把长刀递给吉普,他将之扔进帆布背包里,里面还有几件我们带来的随身物品,包括一个水瓶,一些吃剩下的食物,还有一床毯子。

我走到门口,转过脸来看着派珀。我一边把套头衫拉过头顶,一边对他说:“北面的隧道将在午夜之后不久沦陷,不要指望它。注意火势,它们蔓延得很快。”他伸出手来,帮我整了整衣袖,然后把手放在我胳膊上。我继续说道:“他们的弓箭手很快将使用火箭进攻要塞,就这样他们最后攻下了主门。”

他捏了捏我的肩膀。“我将带着剩下这些人逃离自由岛。”

我摇摇头,平静地说:“你不需要骗我,我已经看到了。”

他与我目光相对,微微点头。“一旦你们通过暗礁,不要走来时的航线,向东南航行。往东北方去,在米勒河入海的地方登陆。然后一直往东走进入内地,朝脊柱山脉的方向走。在海边你们无法看到这条山脉,但是你会感觉到米勒河,对吗?它是那片区域内最大的河流,是那片海岸线上唯一入海的一条河。”我点点头。“在那个地区,有我们的人。”他接着说道。“我们会去找你。如果我们能逃离自由岛,如果抵抗组织还存在,那么我们就会需要你。”

我把他的手从我肩膀上移走,紧紧握了一会儿,然后转身离去。

我们再次穿好斗篷,但是穿过要塞时根本没受到阻碍。要塞上面空荡荡的,只剩下一些弓箭手守在箭眼处,当我们从旁跑过时,甚至都没人转身看上一眼。我们下到庭院那一层,通道里挤满了伤者和照顾他们的人,但是没人对两个身穿蓝色斗篷穿过人群的家伙多看一眼。我们走到院子里,看到议会的火箭在夜色中画出烈焰的纹路,我们只能紧贴着墙前行。主战场几乎已到达庭院大门处,只有要塞外墙还在死守,火箭已经造成了不少伤害,墙内几处地方已经起火。我们走出院子的时机刚刚好,一队增援部队正从侧门冲了出来。终于在外围最后一个关卡处,有一名守门的警卫冲我们喊了一声:“去北面的隧道?”他高举着燃烧的火把,身体略微倾向我们问道。我们一直低着头。

“是的,”吉普回答,“去增援西蒙的部队。”

守卫嘀咕着说:“就你们两个?那可远远不够,听说那里快守不住了。”他一口唾沫吐在地上,唾液都被烟熏黑了。他抬起门闩,挥手让我们通过。

在要塞外面,我们能听到战斗的声音来自右边,集中在北面隧道的入口处。我们向上走,避开要塞的外围,专拣狭窄的街道前进。有时我们走进死胡同,前路被火焰包围,只能掉头往回走。还有一次,我们走进一道门廊,幸好门没上锁,我们蹲着喘息片刻,旁边就发生了一场小规模的战斗,两名守卫不断撤退,三名议会士兵紧紧追赶。我们蜷缩在门里,听到刀剑相交的响声,伴随着人们不自觉的咒骂声。街道太窄了,刀剑挥舞时两旁的木屋都被殃及,发出金属砍在木头上的声音。这场混战很快就过去了,人们互相追赶的呼喊声此起彼伏从山下传来。我们推开咯吱作响的门,在月光照耀下,看到木头上有新被砍过的痕迹,深达数寸,在白漆门框上多了一个血手印。

我们到达火山边缘时已差不多半夜,被火山口局限的夜空一下开阔起来,大海与天空连为一体,无边无际。一轮满月挂在东方,不过被城市中升起的浓烟遮得黯然失色。战场上不时还有叫喊声传来,我不禁想道,派珀的声音是否混杂其中。在我们下方,自由岛的西部边缘,码头里挤满了议会舰队光滑黑暗的登陆艇。码头太小,被登陆艇塞得密密麻麻,看起来完全可以从一艘船直接走到另一艘船上。东面一两英里的暗礁海域之外,我们能看到舰队停泊在那里,巨大的帆都已收拢起来。

要不是有满月光辉的照射,我们根本无法从火山外缘爬到岛的下面去。确实有几条之字形的小道通往海边,但岛民主要依靠隧道出入,而不是这些狭窄迂回的小径。这些路被刻意保持得很小,以免人们从海面上发现。我们也没敢走这些小路,害怕会遇到双方的士兵,只能顺着陡峭而参差不齐的岩石往下走。某些地方的石头非常锋利,抓着它来保持平衡就像抓着刀锋一样;其他石头上堆着厚厚的鸟粪,要想抓紧绝无可能。我集中所有精力,也无法完全避免光滑的岩石中敞开的裂缝。我们大多时间都是在攀爬而不是走路,身体紧紧贴在石头上,脸都被擦破了,帆布背包的带子不断被岩面的凸起处挂住。即使在我们能够行走时,道路仍非常陡峭,途中我摔倒两次,幸好及时抓住什么东西,才没掉到下面坚硬的岩石上去。这实在有些好笑,逃离了战场,却因为再平常不过的摔跤而送命。但是前路看起来如此真实,让人丝毫没有发笑的兴致,我们只能在自由岛的外缘艰难爬行。

等到我们接近海边时,一阵微风吹过,黎明开始在东方降临,夜色逐渐淡去。我毫不费力就在码头东边半英里的地方找到了山洞,但要进去还真不容易。严格说来,它们并不是山洞,而是礁石中一连串浅浅的裂口,从上面很容易看到,但从海上看却十分隐蔽,破裂的岩层从下方突出来挡住了它们。它们只比海平面高二十码,在海浪经年累月的冲刷下,岩石变得更加危险难测。黎明马上就要来临,我们匆匆忙忙跑过去时,感觉都要被别人发现了。天色越来越亮,我们也越来越不在乎脚下,奋勇疾冲,感觉就像在与光线赛跑。从这里我们看不到挤满议会船只的码头,但是在远处暗礁边上,议会的大船隐约可见。知道神甫就在附近,更增添了被发现的感觉。

那些被认为无法航行到大陆的小船被仓促地藏匿在山洞里,有些堆在其他船上面,还有的被侧放着塞进狭窄的石缝里,包括几艘又小又不稳固的艇子,但主要是孩子们玩的筏子和摆渡船,或用来在暗礁里钓鱼的独木舟。我们选了一艘最小的帆船,这是艘船身狭窄的小划艇,灰白的漆已经脱落,有一张泥色的帆。

自由岛的天然防御之一在于,从隐蔽的码头之外其他地方登陆都非常困难,我们很快就发现,在其他地方下水也不是简单的事。我们不可能扛着小船从近乎垂直的礁石上直下二十码。我们试着在船头绑上绳子来将它放下水去,但是它太重了,剐蹭着下降几码之后,它在光溜溜的礁石上飞快地滑了下去,绳子都蹭伤了我们的手。还好吉普死死抓住绳子另一头,让小船在正确的地方落到海面上,没有被海浪下面隐藏的礁石刺个窟窿。我们把绳子系在吉普腰上,贴着像玻璃一样滑的礁石往下落。下降几码后,礁石上开始布满海贝,锋利的贝壳划破了我们的手指,但是至少给了我们支撑。绳子太短不够松弛,每次小船被海浪推动,吉普就会被往外和往下拖,撞到石头上。幸好他控制着身体没有偏离,下降到足够近的高度后,一跃而下跳进小船里。然而我在还剩最后几尺的时候滑倒了,最终掉进起伏的海水里。

因我溅起的浪花还没有平息,身后的背包里湿透的毛毯和水瓶就开始坠着我往下沉,我双脚乱踢想重新回到水面,却踢到尖利的礁石上。海藻缠在我流血的腿上,我能想到的只剩下神甫的审讯画面,她思想的触须将我的想法全部包裹住,然后把我狠命往下拖去。这段回忆和海水一同将我吞没,使我陷入无尽的恐慌之中。

吉普的手摸到了我,抓住我背包的一个肩带把我拽上去,直到我平静下来,脱掉背包然后递给他。小船太小了,当我扒住船侧往上翻的时候,他不得不靠在另一侧来保持船身平衡,不至于被我弄翻。

吉普把船桨放到桨架里,然后将帆布背包塞到座位下面。盐水令我的伤口流出的血变成粉红色。我花了一分钟才摇摇晃晃站起身来,抬起头望着自由岛。这个角度看去,它显得巨大而又空虚。但是火山口仍有浓烟升起,里面到处都是鲜血和火焰。

吉普伸出手来扶住我,我往后退了一步,跟他一起坐在中间的座位上。

我们的小船驶入大海,向议会舰队聚集的反方向飞速驶去,很快进入水流湍急的暗礁海域中。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