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 使命 25 阿尔法女孩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第二天上午,我还是说不出话来。我们坐在河岸边,嚼着从自由岛带来的面包碎屑。面包皮太硬了,硌得我牙龈生疼。我一直盯着河水如何顺流而下,河面逐渐变宽,最终汇入大海。我们的食物仅剩几片牛肉干,这是在离开自由岛住处时匆忙抓来的。不过,吉普记起来在小船上有很长的钓鱼线,因此在往上游继续跋涉之前,我们回头去沙丘取线。河岸离沙丘并不远,很快吉普就跪在小船旁边的尖草中,伸手到座位下面摸索。钓鱼线被什么东西挡住了,吉普努力想要把线弄出来。我转回头继续望着河流入海口,以及更远处宽广的海面,无边无际向天边延伸,没有什么波澜。在海天相交的地方,丝毫看不到自由岛的痕迹,我昨晚在幻象中目睹的惨剧,也没有任何迹象。但是,我的目光仍不自觉地在海面上扫视。

或许正因如此,我才没有注意到一个男人正在靠近。不过,在听到沙子在他脚下滑落的声音之前,我猛然感觉到了他。我转过身来,恰好看到他正从沙丘上面向着吉普冲去,速度无比之快,以至于吉普都没机会注意到我警告的喊声。这个人没有对吉普发起复杂的攻击,而是直接撞到他身上,两个人都被撞倒在地。我冲到他们两个人身前几英尺之内时,这个人已经在吉普身后,把渔线紧紧勒在他脖子上。我只能站在原地,看着锋利的渔线切进他的肌肉,周围的皮肤慢慢变白。我举起双手表示投降,但这个人还是冲我喊道:“我要把他的脑袋弄掉。你知道我会这么干。”

吉普没有喊出声来,我不知道他是否可以。他的脖子从渔线往上的部分已经凸起,血液在皮肤上聚集。在他脖子左侧,一条膨胀的血管不停跳动,像飞蛾挤在窗玻璃上拼命振翅一般。

“住手!你要我们做什么我们都愿意,只要你住手。”我听到自己的声音,然后才意识到自己又能说话了。

“你他妈的说对了,我要你干什么你都得干。”这个男人站在吉普身后,吉普仍然跪在地上。他留着胡须,是个身强体壮的阿尔法人,一头浓密的金发,还有更多毛发从衬衫领子上冒出来。他松了松绳子,吉普顿时发出像野兽一样的喘息声。渔线仍环绕在吉普脖子上,但已经松动不少,我能看到它在脖子皮肤上留下的勒痕。吉普用手摸着喉咙,慢慢站起身来。他仍面向着我,因此无法看到那个男人已经拔出一把刀,举到吉普的脖子后面。我尽量让面部表情保持淡定,这样吉普就看不到即将发生的事情。但是,那把刀在半空停了下来,然后那个人说道:“你们都要跟着我走,如果谁要是做什么小动作惹我生气,他就会像鱼一样被宰掉。”

我立刻点头。那个男人挥了挥他的刀子,让我往前走,他的另一只手仍然攥着吉普脖颈后缠在一起的钓鱼线。“往前走两步,让我能看清你。从那边走到沙丘上来,如果我发现你要逃跑,在你跑出五步之前,他的血就会滴进沙子里。”

我又点点头,往沙丘上走了两步,松软的沙子在脚下打滑,让我摔了个跟头。我转过头,还没看见吉普,那个人已经又冲我喊起来:“没必要查看你的小伙伴,除非你想让我把他另一条胳膊也卸掉。”我只好回身继续走。我想起自己的匕首,就在肩头背包的侧袋里。但是,就在我想神不知鬼不觉把手伸到背包的口袋里,将匕首摸出来时,突然意识到这于事无补。他并非独自一人,我能感觉到还有其他人,正躲在附近高高的草丛中注视着我们。

当我们接近沙丘顶部时,一个阿尔法女孩走了出来。她双臂交叉在胸前,但在清晨的阳光照射下,她的双手中都有锋利的金属光芒在闪耀。我在她下方十英尺左右,听到吉普和那个男人在后面几尺远的地方绊倒,停下了脚步。

“你没办法把他们两个都活着带回城里去,这样是肯定不行的。”这个女孩的语气很随便,侃侃而谈。她个头很高,黑色皮肤更突显肌肉的轮廓,身后背着一个背包。她有一头鬈发,松散地束到后面,编成又厚又高的发髻。她静静地站着,看起来十分放松,就像对下面的这一切都漠不关心。

那个男人嘟囔了两句,往前走了几步,我能听到他和吉普在我身后的呼吸声。我全神贯注在右手上面,无比缓慢地将手摸进背包口袋里,刚好能感觉到刀柄,然后试着用指尖将它捏住,同时又保持往后摸的动作不至于太明显而被人发现。

“我不会跟任何陌生人分享赏金,”那个男人冲着女孩喊道,“你自己找欧米茄怪物去。士兵说,这里可能会有不少欧米茄人前来。”

“他们是这么说的。但是你没办法独自将这两个带回去。”

那个男人又喊起来:“我跟你说过了,我不会跟人分享赏金的,尤其是一些自以为是的女孩。我这儿没有任何问题,你走你的吧。”

当他分神的时候,我壮着胆子又往包里伸了伸手,颤抖着将匕首攥进拳头里,铁制的刀柄摸起来凉飕飕的。

女孩转过身去。“那就这样吧,我不管你了。”她一边穿过沙丘顶部,一边冲着身后喊道,“只要你不介意,你身前那个人已经快把匕首从包里拿出来了。看起来你没办法把她带走。”

我震惊不已,甚至没有注意到女孩已经转过身来。当我反应过来,低头去看自己的手时,匕首已经掉进沙地里,在它旁边,插着一把齐柄深的飞刀,是那个女孩扔出来的。那把飞刀将我的匕首从我手中击掉,割伤了我的手指,几滴鲜血溅到沙子上,但我毫未停顿,匆忙转身去看吉普的状况。

那个男人已用钓鱼线套索将吉普拉回身旁,刀尖抵在吉普的喉咙处,他的脖子在渔线的紧勒下再次鼓起。我不由尖叫出声,但那个男人连看都没看我一眼,目光一直紧盯在山脊的女孩身上。

她的语气依旧很平静,说道:“如果你乐意,可以割了他的喉咙,我猜你有那么一丝机会能抓住另一个,至少把她的赏金落袋为安。不过,士兵们如果听说你杀了一个,可不会高兴到哪里去,你也知道,他们的警告是要抓活的。或者,我们也可以通力合作,把他们都抓去,拿到他们两个人的赏金,如果在审讯中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事情,还会有额外的奖赏也说不定。”

他嘟囔了两句,但是我看到架在吉普脖子上的匕首稍微往回收了收。我专注地盯着他,甚至能看到他手背上苍白的汗毛,他的刀柄上包着一圈脏兮兮的皮革。“我猜要减掉你那份?”

她耸了耸肩。“我又不是来做善事的。如果我没出现,你可能会失去一个猎物,或者把两个都丢了。我要赏金的一半,不过你可以拿走全部的额外奖金,如果有的话。我可不会待那么长时间等他们审讯完。”

那个男人松开渔线,一把将吉普推倒在地,吉普双膝着地,略微有些干呕。我跑到他身旁,帮他解开脖子上缠绕的渔线。等我转过身时,那个男人已经从沙地中捡起两把匕首,正在仔细查看那把飞刀。“这个把戏不错。”他最后说道,往前走了几步,将两把刀都交给阿尔法女孩。

他转过身看着我和吉普,吉普正在站起身来。“我猜有她在旁边,你们两个应该不会再想耍什么鬼把戏了吧?”女孩不置可否,只是站在那里,用飞刀轻轻敲着左手的指节。

“把背包扔给我。”她对我说道。我把它从肩膀上卸下来,扔在匕首们待过的地面上。地上的血迹提醒了我,我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血流已经减缓,只是在指节处有一道小伤口。本来我的匕首抓得就不紧,她的飞刀在将匕首从我手中撞落时,擦伤了我的手。

女孩把背包倒过来使劲摇了几下,里面的东西全都掉了出来,包括毛毯,还有我们早上刚在河边装满水的水瓶。看到我们最后几片牛肉干被扔进沙子里,我霎时变了脸色,紧接着又暗骂自己:目前,缺少食物绝对不是我们最迫切的麻烦。女孩扫视了一眼散落地上的东西,然后把空空如也的背包扔还给我。“把它装好,背上它跟我们走。”

“为什么要还给她?”那个男人嘟囔着问。

“我不想扔掉有用的东西,你愿意背着它?”

他转身冲沙地上吐了口口水。那个女孩对我点点头,示意我继续把东西塞回背包里。当我再次站起来时,女孩把吉普推到我身旁。“你们两个就像这样在前面走,脚步要平稳,不要说话,除非你想要在脖子后面挨上一刀。”

我试着略微转过头去,看了一眼吉普。他脖子上仍有被勒过的明显痕迹,双眼发红,里面显然有毛细血管已经爆裂。我握住他的手,他用力回握作为回应。

“够聪明。”那个男人在我们身后哼了一声。

我们越过沙丘顶端时,已能看到下面的道路。往左走通往沙丘后方,与海岸线并行。往右走则会远离大海,通往高处的村庄,点缀着一些树木。与往上爬相比,从沙丘下来容易得多,女孩两次警告我们放慢脚步。当我们走到路上时,那个男人呵斥我们往左边走,我通过声音推测,他们至少在我俩身后十步远。

我目不斜视看着前方,同时悄悄对吉普说:“关于这个女孩,有些事情不太对劲。”

“就算不是先知也能看出来。你有什么想法吗?”

“我觉得或许我可以打败他。但是她另当别论。”

吉普摸了摸自己的喉咙。“说实话,我对他也不是那么在意。”

“离这里不太远,有一个大城市。”

“你能感觉到?”

意识到后面有人在监视我们,我忍住没有摇头。“算是吧。不过,主要还是因为这条路,你仔细瞅瞅,在荒无人烟的地方不可能有这样宽的大路,所以离这里不太远的地方,肯定有一个规模不小的城市。”

他眯眼看着前面的道路。“我们可以试试逃跑,过了前面那个弯,道路旁边有更多树的时候就行动。”

“你已经见过她是怎么用刀的。我们还没离开大路,大概就已经死掉了。”

“如果他们把我俩带回城里,那一切都完了,”他说,“我们的下场会比死还惨,你很清楚这一点。”

“但是,事情有些不太对劲。这个女孩有些奇怪。”

“她除了是个丧心病狂的赏金猎人之外,还有别的?”

“跟派珀有点关系。”

吉普放开我的手。“派珀现在不会帮助我们。他自己也有麻烦。”

“别说话了,我需要好好想想。”我能感觉到派珀的存在,这种感觉很明确,就像我知道他仍在自由岛上一样。前路十分平坦,我一边走路一边闭上眼睛,这样能集中精神,增强我的感知力。在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那个女孩的身份。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