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 使命 32 扎克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几秒钟之后,也有可能是几分钟之后,扎克赶到了。我听到一些动静,不是来自下面,而是从旁边的发射井传过来的:跑动的脚步声,还有钥匙插进铁门的声音。这么长时间之后,我应该震惊于他终于出现,但我没有。

不过,他看起来确实不一样了,年纪更大了些,身材也更瘦了,目光中满是狂乱的神情。他先往栏杆外望了望,吉普躺在下方的地上。然后他在我身旁弯下腰来,瞅一眼神甫,再看看我,如此往复。他的双手和双唇一刻不停,瘦削的手指不断抽动,似乎在进行什么复杂的计算。偶尔他会将手按到脖子上,正是那把匕首刺伤我的部位。

我一动不动,脸孔下方的金属表面正在慢慢暖和起来。我和神甫一样安静,初次见到吉普的瞬间又再次回到脑海中,透过玻璃水缸,他的面孔映入我的视线之内。如果我现在离开,破坏与他孪生妹妹的这种对称性,感觉上就离初见吉普那一刻更远了一步,进入一个他已经逝去的世界。

“站起来。”扎克的声音毫无变化,但在圆形空间里回声有些古怪。

“不。”我闭上眼睛。在我们下面,发射井的门被打开了,呼喊声和脚步声向上传来。“下面无疑是你的人,他们可以把我拖走,但我不会动弹的。”

“他们正在赶上来,你这个蠢货。你必须走。”

这句话让我抬起头来。“你在说什么?”

“如果他们发现你牵扯进来,就会殃及我。就算我亲自把你关起来,他们也会找到你,或者直接除掉我。你把一切都搞砸了,她曾是我们最大的本钱。”他指了指神甫的尸体,“如果他们把她的死归咎于我,那我们俩就都完蛋了。”

“现在这已经不重要了,”我说,“对我来说如此。”

“你根本没搞清楚状况。”下面的动静越来越大,士兵们已经上了楼梯。“如果你不在这里,我可以归罪于他。我可以编个故事,告诉他们只有她的孪生哥哥,因为发了疯,跑来寻求报复。自从自由岛之后,还没人见过你们两个在一起。但你现在必须离开。”他在腰带里摸索一阵,递给我一个小小的皮革圆环,上面穿着两把钥匙。“拿着这个。从我来的路走出去,大点的钥匙能让你进到发射井之间的通道上去,小号的钥匙可以打开一扇红门,通到我在旁边发射井的私人办公室里。下到底部去,同一把钥匙能打开外面的门。那里没人看守,你能在几分钟之内离开。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你曾在这里出现过。”

我坐起身来看着他。“你可以跟我一起走,摆脱掉这一切。”

“为什么?”我不确定他是在问我要请他一起走的理由,还是他为什么要接受我的请求。但在我能给出答案之前,他再次摇头。“我不能走,所有这一切都已走得太远,我还需要完成很多事。”

他的手抖得厉害,把要给我的钥匙都掉在地上。我看着它们落在我和神甫的尸体之间。另一声呼喝从下方传来,人们踩在钢铁楼梯上的脚步声不断接近。这一切感觉十分缓慢,好像吉普跌落之后,时间都被彻底破坏了。

“请你走吧!”扎克忽然大喊,气息喷到我脸上,听起来更像是噪音而不是一句话。

我抬头看着他,把钥匙拿在手里。“我这么做不是为了你。”

“快点!”他大声吼道,让楼梯上的士兵都能听见,但其实是为了催促我。

我站起身来,知道如果我再往下看一眼吉普的尸体,就再也无法停止继续看下去。因此我跑起来,为了能尽快离开那一幕,连滚带爬向发射井底部奔去,此时士兵们的呼喝声已经接近楼梯顶端。

我将铁门锁上,而身后就和扎克说的一样,发射井之间狭窄的钢铁通道,红色的门,他的房间占据了发射井上面几层,丝绒地毯铺满地面,跟朴实无华的工业化墙壁形成古怪的对比。还有一个螺旋梯,和隔壁那个一样,不过是位于空荡荡的空间,只有一根水泥管在顶层房间下面,被几盏电灯照亮。底部那扇通往外面的门,让我重回夜色之中。左方一百尺开外,最大的发射井矗立在黑暗中,我能听到人们的说话声,还有熟悉的马嘶声。不过,从我逃出来的发射井里往外看,别人并不能发现我。我看着我的手在转动钥匙,心中有一种无法置信的感觉,这一切发生之后,我仍然活着,还能动弹。我走向峡谷,逐渐远离发射井群,惊奇于自己的呼吸声,还有在沙砾上摩擦的脚步声;我的身体竟然仍能发出这样平常的声音来。

我听到骑兵在身后快速接近的声音,于是加快速度,虽然我的思想已经麻木,但身体仍然能做出反应。我离集合地点仍有一里远,而且就算我能走到那儿,也不能冒险把追兵引到派珀和佐伊身上。我从小路跳到荆棘密布的壕沟中走上一段,皮肤都被剐破了,然后再爬上来,躲到长草里。但骑兵也跳进了壕沟里。我还没来得及寻找更多掩护,他们已经追上了我。接下来就像很多年前一样,我被人拎起来,扔到马鞍上。

“我们的偷马大计刚进行到一半,兵营里就有警报响了。”佐伊大声说着,紧紧抱住我,“我们刚把他们在这解决掉,不过我不认为他们看见我们了。吉普在哪儿呢?”

我沉默了,并非出于震惊或者解脱,而是因为他的名字。我没有回答。

我看不见佐伊,但能感觉到她靠在我背上。我能辨认出派珀,我们稍微慢下来时,他的黑马出现在旁边。佐伊把我拉直,我感到自己的身体随之行动,腿跨在了马背上。

“你们做到了吗?”派珀问,“那个机器完了吗?”

“它不在了,”我说,“完蛋了。”

“吉普呢?”她说话时,我的脖颈能感觉到佐伊的气息。

我迎上派珀的目光,缓缓摇了摇头。

他丝毫没有犹豫。“走吧。”他对佐伊说。我闭上双眼,感到我的身体因为冲力向后倒去,身下的马迈开大步,载着我奔向第二次被破坏的世界。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