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4章 无心入世(上)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她一直没嫁人?”云澈问道。

以司徒萱的年龄,他本以为早该嫁为人妇。倒是没想到她居然依旧在司徒城主府。

“回……回云真人,”司徒南道:“萱儿先天受创,在出生之初便留下暗患,十八岁前尚还安生,十八岁欲与宇文城主家公子结亲之时,忽然病发……此后便一直在府中疗养,从不敢有任何耽搁懈怠,一直到今时。”

司徒南说话之时,云澈的神识已在司徒萱身上掠动了十几个来回。

一个母胎受创,元气重损,活不了太久的女人……除此之外,无任何异样之处。

他有些失望,又深深松了一口气。

云澈最后盯了司徒萱一眼:“哼,原来如此。”

语落,他的身影已消失在空中。

留下城主府上下尽皆懵然。

又过了足足半个时辰,司徒南才终于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站起,他看着云澈先前所立的位置,一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是幻是梦。

“终于完成啦!”

云澈刚回萧门,便听到一声兴奋的呼喊。

随之,一道白芒冲天而起,夹杂着些许难以察知的绯红色。光芒之中,是水媚音俏然而立的身影。

她的下方,一个两丈之宽的次元玄阵在安静的运转。

任谁看到这个有些小巧的空间玄阵,都断然不可能想到和相信,它所连接的另一端,竟是无比遥远的南神域。

“云澈哥哥,要不要来试一试?”嗅到云澈的气息,水媚音“嗖”的贴过来。

“倒的确有段时间没回去了。”云澈颇为意动。有了这个次元玄阵的存在,他今后便可随时穿梭于蓝极星和帝云城,无与伦比的便捷。

再不回去,要被他的帝后念叨死了。

“完成了吗完成了吗!”

奇异的空间气息与神芒将云无心也瞬间引来,她站到父亲的另一侧,看着光芒流溢的空间玄阵,脸颊上满是难抑的激动。

“看!”水媚音向云无心道:“只要踏入这个次元阵,七息之后,就可到达你爹爹的帝城。那可是神界如今最高远,最神圣无上的地方。”

“但对我们的小公主无心而言,却和另一个家一样呢。”

“我要去看!”云无心很用力的拽过父亲的手臂。

“不等你娘她们一起吗?”云澈问道。

“现在就要去!”云无心已是迫不及待:“再说,我娘说不定还没原谅你呢。”

“呃……”

在云无心的生拖硬拽之下,云澈半是无奈的被拉到刚刚铸成的玄阵之中,都没来得及和萧泠汐她们知会一声。

………

帝云城,一个只有三百里的浮空之城,却是神界无人敢不知的无上帝城。

它的正下方,是一个磅礴无际的庞大星界。无人不知它曾经的名字——南溟神界。

而这个曾经雄踞南神域近百万年的南域霸主,如今却只能屈临于帝云城之下。

被几乎毁尽的南溟王城此时已不见废墟,数不清的人影、玄舟在游移,数不清的力量在涌动,将这曾经的南域第一王界逐渐重建成另外一个庞大星界。

当然,所用的,绝大多数还是曾经的南溟神界所积累的资源。

而这个工程,还是由轩辕、紫微两大南域王界亲自督办。两大神帝恨不能事事亲为,唯恐出现什么差池疏漏。

次元玄阵在帝云城的阵眼,处于云帝宫的正后方。

初入神界,便是处在神界最高位面的帝云城,那比之蓝极星浓郁了不知多少倍的元素与灵气让云无心瞬间陷入了眩晕与窒息,但有云澈在侧,他随手之间,便已为她疏解。

“这处帝云城,它本质上并不是一座城,而是一座遗自远古的玄舟,名‘乾坤龙城’。它的诞生,和你媚音阿姨手中的乾坤刺颇有渊源,原本属于龙神界,我在击败龙白之后,就顺手夺了过来。”

牵着女儿的小手,云澈带她观赏着帝云城的每一座宫殿,每一处角落,讲述着一段又一段的过往与神界秘辛。

也在这个过程中,让她一点点感悟、适应着神界的法则与气息。

“你看,这是绮影宫,是你千影阿姨在这里的寝宫。”

“这是采音宫,属于你媚音阿姨……还有这是冰凰宫……这是彩星宫……”

“那有没有我娘,我师父……还有我的!”云无心插话道。

“怎么可能没有。”云澈笑着道,他身影一晃,已带着云无心来到了一座点缀着各种冰晶珊瑚,熠熠如梦的宫殿前:“这是你娘的梦婵宫。这些冰夷珊瑚,都是我从吟雪界的冥寒天池采来,除非以神火淬之,否则万载不融。希望她看到了会喜欢。”

云无心水眸仰起,如梦般的寒冰光华中,她仿佛看到了父亲小心翼翼,亲手将这些冰晶珊瑚一枚又一枚装饰于宫殿周围,再笨手笨脚的拼起‘梦婵’二字的景象,唇间不自觉的绽开一抹纯美无暇的浅笑。

“娘一定会喜欢的,说不定……就此原谅你了呢。”

“不过!”云无心马上语调一转:“就算娘原谅了你,也不代表你以后可以偷偷欺负小姨!”

云澈:“咳咳咳咳!”

“哼!”云无心用极小的声音道:“就不能光明正大一点么,真以为我娘不知道……”

“嗯?你说什么?”

“没有!”

“……”

“看那边。”云澈手指上那处将上空都映红的凤凰之影:“那是你师父的凤雪宫。而梦婵宫和凤雪宫中间的那座,便是你的宫殿。”

云无心目光转过,唇间轻念:“永……心……宫。”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释放着让她心间无尽温暖的力量光芒。她知道,这是父亲以他的手指,他的力量亲自刻印其上。

“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云无心看着父亲,满眼期待的问。

云澈微微而笑,他拿起女儿的手,轻轻按在自己的心口,看着她的星眸徐徐说道:“无心,我从来都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我丢失了你那么多年,让你担心了那么多年,一次次的对你失言,还因为我,让你永远失去了最重要的天赋。”

“很多东西,即使我已成这个世上最强大的人,也永远无法挽回和弥补。但,我希望无心……我的女儿记得,无论将来发生什么,无论时间和空间如何变迁,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是辉煌于至巅,还是卑微至尘埃,你都永远存在于我心间最重要的位置。”

“只有这一点,永远不可能变。”

“……”云无心眸光短暂定格,她脉脉看着父亲的眼睛,一息……两息……她美眸颤动,随之“噗嗤”而笑。

“呃……”云澈伸手点了点鼻尖:“我这段煽情,难道说的不好么?我可是在心里演练过好多次了。”

“不是不好,是太老土了!”云无心伸手掩唇,眸光盈盈:“我的父亲可是世上最大的帝王,要说很……很……很厉害,很高端,寻常人说不出的那种话才对!”

“下……下次一定。”云澈声音弱下,很没自信的道。

“不用下次。”

云澈身上一软,云无心已是偎依在他的肩上,星眸闭合,唇音温软:“已经足够了。有父亲的这些话,一生都足够了。”

“啊呀!本后来的好像很不是时候,打扰到你们温温款款的父女深情了。”

池妩仸脚步缓缓的走了过来,身后劫心劫灵相随。

而看到云澈,劫心劫灵眼中自然而盈的寒威霎时消散不见,然后又同时垂下螓首,不敢去碰触云澈的眼睛。

自云澈封帝当夜,九魔女共侍云澈后,她们还是第一次再见云澈。

作为如今在四神域皆谈之色变的双子魔女,她们在这种时刻,亦会羞赧心乱。

“妩仸阿姨。”云无心乖巧规矩的行礼。对于池妩仸,她还是有着很大的敬畏,毕竟,她是父亲最正的正宫,也是父亲最为依赖的人。

向云无心微笑颔首,池妩仸转眸看向云澈:“我的帝上,你再不回来,妾身都怕这帝云城忘却了它主子之名。”

云澈一脸正经的道:“有你在,我来这里也是多余,说不定还会碍手碍脚。”

池妩仸淡淡白他一眼,向云无心道:“无心,看到了吗?你以后择选夫婿的时候,可千万要远离这种不负责任还理直气壮的男人。”

云无心抿唇轻笑……虽然她阅历尚浅,但也足够清楚的感觉到,池妩仸虽然一直在埋怨吐槽父亲,但每一言每一字所蕴的情感,深邃到连外人的心魂都为之触动。

自己的父亲,的确是这世上最让人嫉羡的男子了。

“刚好,苍释天要来上禀近期诸域叛乱以及维序署之事,少顷便会到达。帝上既然在此,也就无需妾身越俎代庖了。”

云澈下意识的抬手想说“不必”,但马上,他的手又垂了回去,点了点头:“嗯,让苍释天来见我吧。”

自己这“云帝”之名挂了快半载了,好歹也该做点正事!

帝云城的寝宫区域任何外人都不可临近,而靠近正殿之时,一种雄厚、沉重,又冰冷到撕魂穿骨的威凌气息无声罩下。

能立身帝云城,成为云帝座下守卫者,层面最低亦为神君,且每隔万步,必有一神主镇卫。

单单这些强者自然而释的威压,便足以让神界绝大多数的生灵无胆临近帝云城半步。

云无心只有神元境修为,这股威凌罩下之时,对她而言无疑是万岳压身。

她的脚步停止,牙齿咬紧,全身止不住的发颤,侵骨的冰冷与恐惧几乎要粉碎她的躯体,摧灭她的信念,双膝更是在战栗中,完全不受意志控制的想要跪地臣服。

云澈伸手,指间玄气涌现,却没有为云无心直接驱散这股重压,而是以玄气携着自己的心念进入她的心魂,与她并肩“为战”。

这是属于他的帝云城,亦属于他的女儿。她当以自己的躯体和意志,去将之适应和克服。

云无心的牙齿越咬越紧,玉颜不断闪现痛苦之色。但,她的心魂始终没有被压溃,纤躯亦直直的站立,自始至终未曾屈膝。

不知不觉,云澈已收起手掌,默默的看她独自承受。

半个时辰……对云无心而言,或许每一息都无比漫长。

身体的颤抖完全停止,她睁开了眼睛,眸中的坚毅已超越了惧意:“父亲,已经没关系了。”

“不愧是我们的小公主。”池妩仸由衷而笑。短短半个时辰便可做到如此地步,已是相当了不起。如此,最多再给云无心半年,她便可几乎完全不受这里的灵压所慑。

这将对她未来面对强敌时,有着无比之大的裨益。

同为神道,以下界为起点,和以帝云城为起点,是天差地别的概念。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