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6章 沉渊之种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难不成,你真的有什么发现?”千叶影儿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云澈没有说话,他手掌伸出,掌心火焰燃烧,短暂犹豫后,又将火焰熄灭,只余最纯粹的邪神玄气,触碰在石板之上。

铮!

一声轻鸣,暗淡的石板忽然耀起微光,云澈感觉到自己外释的玄气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在石板之上,快速的绘下道道的纹路。

而这些纹路所铺开的,赫然是一排排清晰的文字!

“这……是!?”千叶影儿讶然低吟,她没想到,这块她先前都基本遗忘的石板,居然真的现出了异象。

这块石板上的文字,只有在碰触到邪神玄气时方可显现,毫无疑问,这些文字确是邪神亲手所刻印!

且其并非是太初神文或其他什么异文,而是直接可以辨识的通用文字。

云澈凝神屏息,看向这来自远古邪神的遗留之言:

“万劫灼魂,吾命将熄,幸成功以残命为载,凝源力于一滴不灭之血。”

“后世之人,你承载吾之力量之时,亦将承下独面后世之劫,护佑举世安危的使命,是幸是厄,天亦难测。”

如果,云澈在最初继承邪神神力时便拿到这个石板,一定不可能想到那“后世之劫”是什么,又何其的复杂、沉重和让人叹息。

而今,劫天魔帝离开,魔神未能踏世,就结果而言,他算是完美完成了邪神的期望与他所言的“使命”。

但他心里更明白,真正决定这个结果的不是他,而是劫天魔帝。

“元素核心流散于世,后世邪神能为几分,皆看汝之天命,汝之意志,汝之信念。”

“吾之隐秘,吾之牵挂,吾与妻未能实现之愿……后世邪神啊,你又能窥得几分?守之,漠之,斥之,亦为汝之自由。”

这寥寥几言,让云澈心中顿时感慨无尽。

邪神的隐秘,他已尽皆知晓;邪神的牵挂,已与他同生,由他守护。

而邪神与劫天魔帝未能实现的愿望——神与魔的无间无斥,他不知自己正在一步步促成的四域抛却往怨旧恨,摒除偏见平和共处是否算是一种实现。

“吾之邪神诀,以七境封缚,缚己亦为护己。力量不济,强开封缚,必创己身。”

“后世已注定永无真神。‘阎皇’之境为凡躯所能承载之极限,强开第六、七境缚,必毁身灭己,故永恒封之。”

而这个封锁,被劫天魔帝给解开。

“吾之邪神诀为禁忌之法所衍,亦为禁忌之力,不在天道规则之中,更非凡世玄功所能较。若得全部元素核心,修成凡世‘神主’,虽非神境,却可释神境之力。”

“神魔皆灭,世之秩序崩坏。如今神息流散之势稍减,新生之序愈趋安和,若再生神境之力,必引新生秩序动荡,祸及凡尘凡灵,若心术歪邪,更为世之大祸。”

“故而,沉【土】之核心于深渊,永绝于世,永绝后患。”

“继承吾之神力的后世之人,勿需执念。”

云澈收起手掌,随着玄气的收回,石板上的文字也随之消失,不留点痕。

“沉土之核心于深渊……”千叶影儿的心念集中于最后一句,随之金眉猛的一蹙:“无之深渊!?”

沉入无之深渊,意味着永归虚无。云澈再也不可能找到土之邪神种子,世间,也将再无可能出现土系的邪神神力。

“原来如此。”看完邪神所遗之言,得知土系的邪神种子已永绝于世,他微感失落,随之是了然。

“你看起来,似乎并不是很意外?”千叶影儿看了看云澈。

云澈道:“因邪神玄脉的缘故,无论凡体九境还是神道七境,我的修炼从来没有瓶颈之说,力量足够,便可轻易突破。”

“但,与西域之战前,我和媚音在宙天神境那几年,力量明明已至神君境巅峰,却无论如何,都无法突破。”

“那时,我便有所察觉,应该是邪神在玄脉之上,设下了某种特殊禁制,让继承者永远止步于神君境……就如他特意封锁第六、七境关一样。”

“而其原因,也与我猜测的相近。”

“防止出现超脱世之界限的力量,造成凡世秩序崩坏?”千叶影儿鼻中淡淡哼气,似乎对邪神设下的这个禁制有些不满:“邪神这个神名,还不如改成圣神。”

云澈横她一眼,道:“邪神的残生,几乎所走的每一步都是为了后世,若无他,如今的混沌之世别说安平,是否存在都是未知。”

“……”了解着一切的千叶影儿倒是并不否认。

“神息流散……”云澈轻念了一遍载于石板上的这四个字,沉吟一番道:“看来,神魔在万劫无生下绝灭之后,混沌曾经历了许久,且幅度应该很大的灵气流失,在邪神残命将尽时,灵气流失才逐渐减缓和停止,混沌的法则和秩序也在这新生的灵气环境中一点点趋于稳定。”

“只是,因神魔皆灭,灵气极大量流失,新生世界的法则位面必然大幅度下降,也更脆弱的多,在这种灵气和位面之下,后世已不可能再出现真神。”

“但邪神却深知自己与劫天魔帝所创的‘神魔禁典’过于禁忌和强大,若能修得圆满,能让凡人之躯亦爆发神之境界的力量。”

“而如今这无神之世若出现一个可释神境力量的人,很可能,会让这个‘脆弱’世界稳固下来的法则与秩序产生动荡,甚至崩坏。”

劫天魔帝归世前与归世后的举世动.乱,他在焚月神界强开“神烬”后大半个都在颤抖的北神域,以及南溟神界动用溟神大炮时,那恐怖绝伦的天地异象……

这些,无疑都在深深的证明着这一点。

“邪神便是出于如此考虑,将一枚邪神种子永绝于世。”

说这句话时,云澈心中充斥的不是遗憾,而是又深了一层的钦佩敬仰。

那是伴随邪神一生的力量。

而他宁愿自己的力量永恒残缺,也不愿其带来祸世的隐患。

云澈抬起手臂,目光看着自己的掌心道:“看来,我的确是注定不可能成就神主境了。不过这样也好,我也不用再想着去找寻最后的那颗邪神种子。”

虽然一生都只能驻步神君境巅峰,但身具邪神神力,如此境界的他已是天下无双。那个无法触及的神主境,对他而言也并不重要。

“说起来,有两个问题,我很好奇。”千叶影儿忽然道。

“嗯?”

“第一个,那些流散的灵气,究竟流散去了哪里呢?难不成,这些灵气还能渗透混沌之壁,散入外混沌吗?”

“……”云澈没有回应。

因为,这亦是劫天魔帝所留下的疑惑。

“第二个,灵气的流散真的停止了吗?”千叶影儿眯了眯眸:“别的不论,北神域的版图可是一直没有停止过收缩,”

“谁知道呢。”云澈貌似不在意的随口道。

但,他的脑海之中,却是浮现起每次出入太初神境时,那股不知源自何处,更不知该如何描述的诡异感。

…………

离开梵帝神界,云澈开始正式带云无心游走东神域。

被夷平的宙天界……被分崩的星神界……水媚音所在的琉光界……沙漠半覆的覆天界……第一次遇到彩脂的黑琊界……

一路向北,距离吟雪界越来越近。

到达东域北境时,他未带云无心直接踏入吟雪界,而是当先前往了与之相邻的炎神界。

云无心主修的便是凤凰颂世典,作为神界承载着凤凰传承的星界,他自然要带云无心一观……尤其,是曾经栖息着凤凰残灵的葬神火狱。

当百万里葬神火狱现于视野,云无心发出长久的惊吟……而云澈亦是怔看了许久。

这里对他而言也是意义非凡。

这里,是他与沐玄音(池妩仸)关系发生微妙质变的地方,此刻回想,他不自禁轻笑……笑那时的自己,更兼回味那时如梦一般的绮境。

“父亲,你笑的好……”云无心斟酌了好一会儿,才择选出一个最温和的用词:“怪异。”

“呃咳咳。”云澈连忙收紧五官,肃起表情,正色道:“我是想起了当年以区区神元境的修为,从那只神主虬龙爪下救下你玄音姨娘的场景,那算是我踏入神道后,所创下的第一个伟绩。”

“……”联想父亲刚才那满是猥琐的笑意,云无心深表怀疑,但还是配合着道:“玄音阿姨就是因此,对父亲生情的吗?”

“那当然!”云澈傲然颔首。

嗯……应该是吧?

这时,他忽有所觉,目光猛的一斜。

以流光雷隐隐下自己和云无心的气息,云澈带起云无心飞向了西方:“带你去看一个……故人。”

葬神火狱的西方,一个赤红色的庞大结界前。

焱万苍、炎绝海、火如烈……三大炎神宗主尽皆在此,而他们前方,正是炎神界王火破云。

炎神界最核心的四个人都聚在这里,显然绝非小事。

火破云立于结界之前,随着他的临近,结界似有反应,所覆的炎光逐渐变得狂躁起来。

无比狂暴的炎息……这是以金乌神炎所铸的结界。

“这段时日,炎神界的大小事宜,便劳你们费心了。”

火破云说完,手掌向结界触去。

“大界王,三思……三思啊。”焱万苍声音沉痛而无力,显然,在这之前,他们已经经过了无数次的劝阻,但尽皆无功。

“大界王,我们无权,亦没有能力阻止你,但……再缓三个月;”炎绝海脸上已满是哀求:“三个月后,你若是依旧执意如此,我们绝不阻止。”

“我意已绝。”火破云的长发在灼风中飞舞,相比于三宗主满面惨淡,他的神情平静而坚毅:“你们不必再劝了。”

语落,他的手掌已触碰在结界之上。

“嗯?”遥空之上的云澈看着下方……火破云这是要做什么?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