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4章 真相(中)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云澈哥哥,你之前所猜想的很多东西都没有错。那四枚幻心琉影玉中的影像,都是倾月姐姐所暗中刻印。只是她刻印时,所使用的并非是幻心琉影玉,而是隐月浮影珠。”

云澈一丁点都不觉得意外,轻声道:“是和幻心琉影玉一样,可以做到刻印时无声无息的珍贵玄影石吗?”

之所以转刻至幻心琉影玉,便是为了合理化其为水媚音所刻印这件事。

“隐月浮影珠在隐匿气息上,并不如我们琉光界的幻心琉影玉,但她是月神帝,隐月浮影珠刻印时外溢的气息,可以与她的月神气息完全相融,对她而言,比使用幻心琉影玉还要来得隐匿。”

“而且,她所刻印的隐月浮影珠并不是四颗,而是五颗。”

“第五颗……是不是劫天魔帝离开那日的画面?”云澈的身体前倾,声音明显急促。

“嗯。”水媚音点头:“但……劫天魔帝离开之时,我并没有在场,所以……那幕影像便无法使用。”

“它在不在你身上?”云澈声音急切道。

那日的影像如今当然已经用不到。但……既然没有被用到,说不定其中的画面并没有被刻印消抹。

虽然,由夏倾月所刻印,其中便自然不会有她的身影……但至少,还会有她的声音。

哪怕是声音也好……

水媚音却是轻轻摇头:“已经被倾月姐姐……毁掉了。”

“……”云澈的眼神瞬间变得失落。

“转刻至幻心琉影玉的影像,都是已经被倾月姐姐处置过,抹去了有我存在的画面,她自己的声音,以及所有可能暴露痕迹的画面。”

“随后,那五枚隐月浮影珠,便被她全部毁去……她不想留下任何的破绽。”

也就是说,早在那个时候,夏倾月便已决定将她所作的一切,全部转嫁到水媚音的身上。

云澈无比急切的想知道她究竟为什么这么做,但他强自压下澎湃不休的心潮,凝心听着水媚音的讲述,不愿错过任何一个字音。

“我知道这些影像对云澈哥哥意味着什么,在将来某个最合适的时机,将它们公之于众,那么,在情理上、立场上、气势上,都会给予你无比之大的助力。”

“我当时问她,为什么会在一切都还没有发现前,就不惜动用那么珍贵的隐月浮影珠,早早的刻印下这些影像,是她很早之前,就察觉到什么痕迹了吗?”

当年,水媚音的解释是,她的无垢神魂预知到了某种危险,所以暗中用幻心琉影玉刻印下这些画面,以备不时之需。

那倾月她……

“倾月姐姐告诉我,是因为……那时的你,让她太过于忧心和担心。”

“……”云澈的眼波一阵动荡。

“她说,那时的云澈哥哥涅槃重生,重回神界。但,明明经过了一场死劫,你的眼神却非但没有变的锐利,反而更加温软,你的气息也没有平增煞气,反而少了几分曾经的凛然。”

云澈:“……”

“后来,她逐渐的知道,你回到蓝极星那些年,不但因涅槃之力而复生,还找到了失却十几年的月婵姐姐以及你和她的女儿。”

“你曾玄力全失,成为废人,是你的女儿无心,献祭了自己的邪神天赋让你的力量得以复苏……”

“所以,你心中充满着对上苍的虔诚,对命运垂怜的感激,对未来的憧憬,对陪伴、弥补女儿的渴望……唯独,更加淡化了你最该有的野心。”

“这对拥有着邪神传承,拥有着诸多‘璧玉’的你来说,是最危险的一种状态。”

“……”云澈嘴唇翕动,他一次次想要开口,又不想打断水媚音的诉说。

其实,这类的话,当年夏倾月或直接,或间接的和他说过不止一次。

“你的心变软了,是因为女儿吗?”她曾经用一种隐带叹息的音调对他说。

水媚音继续道:“不久之后,劫天魔帝破界归来,你成功阻止了她的魔怒,并有了一个巨大的靠山,被众界王神帝感激尊崇,并奉为救世神子……”

“后来,又找到了拥有邪婴之力的茉莉姐姐,不但填补了生命中的另一个空缺,也又多了一个强大的靠山。”

“但是……倾月姐姐说,劫天魔帝也好,邪婴也好,她们再强大,也终究不是你自己的力量,反而……彻底让你没有了野心与危机感。”

云澈又怎么会不记得,那时的他,满脑子想的都是送离劫天魔帝后,带着“救世神子”的功勋名望以及宙天神帝亲口做出的承诺,与茉莉安然归隐蓝极星。

那时的他,身负邪神传承,又是天毒珠之主的事都已公开,经历绯红之劫,一众界王神帝对他前倨后恭,至少,外在的名望之上,他已经站在了一个堪与神帝平齐,甚至犹有胜之的高度。

而以他身上当世唯一的创世神传承,谁又都能预见到,他未来所能达到的极限,也必将超过当世所有神帝。

而偏偏,那时他自身的力量,才只是一个神王。

以他如今“云帝”的立场,若是世上出现了一个年少便创下一旦公开名望便可超越自己的功勋,未来必定超越自己,但目前还只是雏鸟的人物……

他必定想尽一切方法暗中除之!

此时想来,那时的自傲、满足、惬意、安心、憧憬……多么的脆弱,又多么的幼稚可笑。

“她说,劫天魔帝离开后,你虽有茉莉姐姐在身边,但,王界之帝的野心,是永不可测的东西,加之那个时候,她已经察觉到了龙白对你的杀意……还有,万一茉莉姐姐那边出现意外,比如邪婴之力的失控,比如……”

“那时,一旦身边没有了足够大的威慑,会遭遇祸难的,将不仅是云澈哥哥,还有整个蓝极星。”

水媚音看着云澈的眼睛,轻轻的,重复着夏倾月当时的话语:

“他在全力的憧憬和相信着未来的美好,我便不得不全力的为他做最坏的打算与准备。”

“……”云澈牙齿咬紧,抓在膝盖上的五指也在无意识的收紧,几乎要陷入肉中。

“真正的魔鬼,从来都不是黑暗魔人,而是存在于每一个生灵的灵魂深处。所以,永远不要奢望用自己的善意去交换他人的善意,更永远不要高估人性的下限。”

水媚音声音微顿,道:“云澈哥哥,这段话,我当年告诉你是劫天魔帝所说予我,其实……是倾月姐姐说的。”

“……说下去。”牙齿依旧完全不受控制的咬紧。他调整着呼吸,分外艰难的说道。

“在得到劫天魔帝所给予的乾坤刺,并能完整驾驭后,倾月姐姐便已开始隐秘的寻找能替代蓝极星的星球……即使那个时候,劫天魔帝和茉莉姐姐还没有离开,一切也都还没有发生。”

云澈当然知道夏倾月一定很早便开始寻找合适的星球……几乎一模一样的外观,相近的气息,且还拥有着大量的生灵,又岂是仓促之间可以寻得。

他,在抬头仰望着安然的未来。

却不知,有一个人,在默默的,用尽全力的为他填补着脚下的深渊。

即使那个深渊在当时看来,崩塌的可能只是很小很小。

未雨绸缪的背后……是更比深渊还要深邃的情牵。

五指的指节在极度的收紧下已一片惨白。

我却杀了她……

我…却…杀…了…她……

“劫天魔帝……是在什么时候,将乾坤刺交给的倾月?”忍着胸腔几乎要被穿破的痛楚,云澈用极尽平静的声音问道。

水媚音没有思索的回答:“倾月姐姐说,那天,你刚刚成功的为千影姐姐种下奴印。”

云澈愕然低喃:“那一天……?”

夏倾月最恨之人,毫无疑问是千叶影儿。

她坠入无之深渊前,也在竭尽全力的,想要杀死千叶影儿。

而当年,她将千叶梵天逼入绝境,逼得千叶影儿向她俯首……而,对千叶影儿恨到极致的她,却没有将她杀之泄恨,而是逼迫她成为云澈之奴。

如今,云澈岂会不明白,那不是对千叶影儿的单纯折辱,同样是她当时为护他安生而做下的筹谋……即使她那么的渴望将她手刃。

“你为千影姐姐种下奴印,离开月神界后不久,劫天魔帝就主动找到了倾月姐姐,然后将乾坤刺,还有逆世天书交给了她。”

“理由是什么?”云澈问道:“只是因为,她可以驾驭乾坤刺吗?”

若论对乾坤刺的驾驭,拥有无垢神魂的水媚音,明显比拥有琉璃心的夏倾月更为适合。

抛开乾坤刺……逆世天书为什么是交给她,而不是直接交给自己?

水媚音却是摇头:“倾月姐姐没有告诉我。她说,那是她和劫天魔帝两个人的秘密,永远……不可以说出的秘密。”

云澈:“……”

劫天魔帝离开混沌,夏倾月落入深渊……这便成为了一个永远的秘密。

“虽然思虑和准备了很多很多,但倾月姐姐最渴望的,就是她所做的所有准备都用不上,一切,都只是她多余的担心与悲观……”

“但是,劫天魔帝刚离开的瞬间,茉莉姐姐便遭遇暗算,她所能想到的最坏状况,以快到无法反应的速度出现,更坏的是,你身上的黑暗玄力也随之暴露。”

“几乎所有人,都站在了你的对立面。”

“那个时候,倾月姐姐可以马上用乾坤刺带你逃离……但若是如此,乾坤刺会暴露,月神界会被她连累,你也会陷入无止境的追杀。”

“所以,那时倾月姐姐所能想到的最好方法,就是站到你的对立面,以亲手断绝与魔人夫妻之系为理由,用最狠绝的姿态与方式将你‘诛杀’。”

“而紫阙神剑的紫芒之下,便隐着被紫光尽覆的乾坤刺。当紫阙神芒将云澈哥哥完全笼罩,力量爆发的刹那,便可以乾坤刺无息无痕的空间神力将你送离……”

“这样一来,乾坤刺不会暴露,月神界不会被连累,云澈哥哥不但得救,在所有人眼中还已经死了,以后便可以在隐匿中蛰伏。”

“被送离后安然无恙的云澈哥哥会马上知道她的用意,而由于是乾坤刺传送,倾月姐姐也可以马上找到你。”

“只是没想到,就差那么一瞬间……却被千影姐姐所打断。”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