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5章 真相(下)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在你被千影姐姐的空幻石转离后,倾月姐姐其实一直在找你。空幻石的传送是完全随机的,她很怕你落在别人的手上。”

“一直找了四五个时辰后,她不得不暂时放弃,以乾坤刺前往蓝极星,将蓝极星转移至南域之南,又将南域之南的天水星,转移至蓝极星曾经所在。”

“而这场神迹一样的移星换月,几乎耗尽了倾月姐姐所有的力量,让她根本已无余力继续找寻你,唯有传送回月神界……但,倾月姐姐未能休息太久,蓝极星的存在便已被宙天神帝公开。”

水媚音吸了吸鼻子,继续讲述道:“后面发生的事,云澈哥哥都知道的。”

“……”云澈轻轻吐息。是,那时的事,他亲身所历,全都知道……却又一无所知。

水媚音道:“那天的事,虽然看似都是自然发生,但其中,也暗藏着很多倾月姐姐的安排。”

“她知道以你的性格,在听到众界合围蓝极星后,纵然知道十死无生,也一定不会弃之不顾,会拼了命,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

“而你的身上,有着她当年特意留给你的遁月仙宫。若想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你一定会动用遁月仙宫。”

“于是,在赶往蓝极星时,倾月姐姐带上了月神界速度最快的月神——黄金月神月无极。”

“之后,在蓝极星前,倾月姐姐用言语,以及自己特殊的立场,引导所有神帝达成了谁最先拿下云澈哥哥,便交由谁处置的共识。”

“而后,云澈哥哥果然是驾驭着遁月仙宫赶来。而倾月姐姐是月神帝,可以强行夺回遁月仙宫的控制权。”

“先控遁月仙宫,再让月无极雷霆出手……倾月姐姐如愿第一个将你控下,而后当着你的面,毁掉了蓝极星。”

她毁掉的,不是蓝极星。

而是云澈所有的破绽、软弱、牵挂、天真、善念、踌躇、眷恋……

相反,是她独自一人,瞒过世间所有,完完整整的拯救了蓝极星。

“倾月姐姐第二次对你的当众‘处决’,和第一次完全一样。”水媚音轻语道:“她要让所有人认为你已经死了,而这一次,紫阙神芒下的乾坤刺,会将你直接传送到遥远的北神域。”

“你到达北神域之后,会知道是倾月姐姐救了你……但,她对你的救命,远远不足以抵消你对她毁灭蓝极星的恨意。而没有了破绽和牵挂,只剩怨恨的你,一定可以在那里以最快的速度蜕变、成长。”

“一切都如倾月姐姐所愿,却偏偏,又是最后的那一刻……”

匿影许久的沐玄音,在紫芒将云澈笼罩的刹那,一剑刺向了夏倾月。

他最终逃走,沐玄音却玉陨魂消。

“天意吗?”那年,“蓝极星”的毁灭残光之下,夏倾月手中的紫阙神剑无力垂落,唇间一声失魂的叹息。

“你在北神域的那些年,倾月姐姐暗中做了很多很多的事,并等待你回来的那一天。而且……”

“媚音,”沉默许久的云澈终于出声,心中的急切积压到某种程度,终于成为了再难承受的煎熬:“你先告诉我,她在回来之后,为什么不肯告诉我一切,反而把所有的一切都推到你身上……到底为什么!”

他盯着水媚音的眼睛,无比渴望的想要知道答案。

但,视线中的水媚音却是轻轻的摇头。

“我不知道。”她无力的低吟着。

“……不知道?”云澈的眼瞳放大,声音在急切中变得有些躁乱:“你怎么会不知道?她不是把一切都告诉了你么……你怎么会不知道!?”

水媚音无力的摇头,在月狱中的时间,她经常直面夏倾月,一切的真相,她也远比云澈知道的早……这其中的灵魂煎熬,更要远远超过云澈。

…………

月神界,月狱之底,夏倾月将乾坤刺放在她的掌心,让沉睡的乾坤刺灵沉浸于来自无垢神魂的无声温润。

“……我知道,这个请求对你来说很残忍,但,这个世上,除了你,再无第二个人可以帮我,我只能……自私的将这件事拜托于你。”

“不,我不明白,我不明白。”她茫然无措的摇头:“你既然相信他一定会回来,一定会成为这个世界真正的帝王,为什么不在他回来时直接告诉他一切,而是要我告诉他这一切是我做的……我不懂,我真的不懂。”

“我要他如以前,如此刻这般恨我。”夏倾月的声音很平静,双眸仿佛映着皎静无暇的月光:“只有恨我,让我在他心中的形象,定格在那个绝情恶毒的女子,我死后,他才不会难过,不会记挂,更不会成为萦魂一生的遗憾。”

“死?”她摇头:“你是月神帝,你那么的强大,又那么的聪明,你怎么会死?谁又能让你死?你说的话……我完全听不懂。”

“我无法让你懂。”夏倾月轻轻说道:“我只能告诉你,这个世上,有很多东西,是真的无法抗拒的。”

“在他踏向至巅之时,死亡,便是我最好的选择,也是最好的归宿。”

“……”她还是摇头,心间无尽的茫然,一个字,都无法听懂。

“媚音,你那么喜欢他,一定不希望他的余生因我的死而痛苦留憾,对吗……让我作为恶人死去,让他大仇得报,又失而复得……已经,再没有比这更完美的结局。”

“我与他夫妻一场,我为他做下的这些,已算是对得起‘妻’之一字。只是……唯独对不起你。”

“这份恩情,还有歉意,我或许也唯有来生才能……”

“来生……”她声音忽顿,轻轻的重复着这两个字,月眸变得一片凄迷。

…………

在月神界的那段时间,水媚音的无垢神魂逐渐与乾坤刺建立起了灵魂连接,只要夏倾月将自己与乾坤刺剥离,她便可随时成为乾坤刺的新主。

但,直到云澈重归东神域,她以乾坤刺“逃”出月神界,也依然不知道夏倾月为何做出那样的选择。

她能做的,唯有承过她的一切,去完成她这最后的愿望。

直到……

“……她说,她希望你恨她,那样,你就不会悲伤于她的死亡。他宁愿你一直恨她,然后永远遗忘她,也不想自己成为驻留你心间的伤痛印记。”

“那她到底为什么要选择死亡?为什么!!”云澈双目赤红,连水媚音都不知道答案,他的心脏几乎痉挛欲裂:“我回来的时候,她只需要短短几句话,就足以让我相信一切……她到底为什么宁愿选择死……”

“我问过她好多好多次,也劝过她好多好多次,但……”水媚音轻泣着道:“她总是回答,其中因由,她注定无法说出。而死亡,是她必须选择的终局,也是她……”

“……顺从命运之后,对命运最后的抗争。”

云澈愣在那里:“顺从……命运……抗争?”

“倾月姐姐没有向我解释这句话的意思。而且,她曾经在偶尔失魂的时候,低念很多很奇怪的话。”水媚音轻轻道:“她曾说……她是个不可原谅的罪人,害了自己的弟弟,还害死了自己的爹娘……”

“!?”云澈猛的抬头,沙哑着声音道:“元霸除了当年被我救下的那场死劫,一直好好的!在天玄大陆成为圣域之主,如今又开始了神界征途,她哪有害他!”

“她的父亲现在安然于黑月商会,虽然孤单,但无灾无恙……她的母亲是被千影所害……她哪有害他们?她在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

“我不知道。”水媚音摇着头,一遍遍的重复着那四个字:“她还曾说过……希望自己的死,可以让月神界得以无恙。”

“可是……”

“……”云澈浑身剧颤,双目瞬间失色。

月神界,是他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彻底毁灭的星界。

他对月神界的决绝与残忍,超过了任何一个星界。

他带着深深的恨意,在重见孤身而至的夏倾月之时,以从永暗骨海中得来的全部永暗魔晶,当着她的面,将月神界毁成残灭的星尘……

那一刻,他是多么的快意!

更快意的是,月神界破灭的残光之中,他看到了夏倾月的一双眼瞳彻底的空洞……再看不到一丝紫芒。

也听到了她失魂如梦的低喃:

“命运……竟是如此的……不可抗拒吗……”

…………

我到底……

我都……做了些……什……么……

胸腔,像是被无数的山岳压覆,又被无数的寒刃剜割,云澈的五指在战栗间抓在自己的头颅上,惨白的指间歪曲欲断。

他一直在竭力的控制,一直竭力的保持着平静……但水媚音最后的那句话,依旧让他彻底心崩魂溃。

碎灭的瞳光和猛烈崩乱的气息吓到了水媚音,她伸手抱住云澈,慌声道:“云澈哥哥,你……不要吓我,这不是你的错,真的不是你的错……就算,就算是为了完成倾月姐姐的心愿,你也一定要善待自己……”

一只无法停止战栗的手臂却在这时伸出,缓慢而僵硬的将水媚音推开。

云澈站起身来,无神的双目茫然看着前方。

“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艰涩到让人内心揪紧的一句话……云澈脚步迈步,木然的走向前方。

“云澈哥哥!”

水媚音连忙起身,想要跟在他的身边,但一只雪手却在这时落在她的肩膀上,也止住了她的身势。

水媚音回眸,泣声道:“玄音姐姐……”

“就让他一个人吧。”沐玄音看着云澈一步步远离的背影,轻轻的摇了摇头。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