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6章 断魂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他会……去哪里?”水媚音泪眼朦朦的道。

“不用太担心,他会走出来的。毕竟,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

声音渐弱,口中说着“不用担心”的沐玄音终是幽幽垂眸,轻语道:“我会远远跟着他的。你把这些事告诉魔后,她会有办法的。”

“嗯。”水媚音轻轻应声,她看着云澈逐渐消失在视界的背影,喃喃道:“我可以窥视他人的心灵,却从来无法看清倾月姐姐的内心;我可以温润他人的灵魂,却唯独,无法帮助云澈哥哥。”

“都怪我……若是,我可以做的再好一些……”

“不是你的错。”沐玄音摇了摇头:“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一件事可以做到绝对没有破绽。无心手中的恒影石……与其说是意外,倒不如说,是一种冥冥的天意。”

水媚音的心情,她太过理解。因为她的心中,也深隐着一个无法对云澈说出的秘密。

那个……他从未见过,便已永远失去的女儿。

云澈混乱的气息越来越远,沐玄音匿下气息,身影掠动,无声跟去。

但马上,她又停住身势,侧眸问道:“媚音,月神界消失的那些月神与神使,你是不是知道他们的匿身之地?”

水媚音怔了一怔,随之缓缓的颔首:“倾月姐姐在遥远的下界,以乾坤刺开辟了一个特殊空间……她说,如果最终,她的死也未能保住月神界,至少,还能让月神界的核心命脉,留有最后的一步退路。”

“……果然如此。”沐玄音轻轻叹息。

这几年,池妩仸调动诸域之力,却始终未能发现那些月神和月神使的踪迹,这也成为她心中另一件难解之事。

原来竟是如此……

另外,夏倾月并非出身月神界,她成为月神帝也一共不到十年的时间,但对月神界,却似乎有着一份很特殊的感情与……执念。

————

茫茫星域,繁星闪烁,却无法在云澈的瞳孔之中映出半点的明光。

他的身躯如木偶般被混乱的星域气流带动着,不知道自己已经游移到了何方。

曾经,他的眼中,是夏倾月毁灭了蓝极星。

但,究其根源,真正给蓝极星带去灾祸的,其实是他自己。

而夏倾月,却是默默为了他,将蓝极星完整保护的人。

逼他蜕变,逼他走向了最该走的路,更拯救了他的命运,他的故土,他的家人,他的灵魂,他的一切……

若没有她背后做下的一切,如今他纵然还有命存活于世,也只是一个失却一切,只能苟活游荡于寂暗北域的孤魂野鬼。

但是……

为什么……

你却选择默默的离去……

如今的我,已经成长为你想看到的样子,已经站在了你期望的高度。

但为什么,你却偏偏不能亲眼看到这一切。

当年,你为了让我成长,为了让我切断牵挂与踌躇,无法告诉我一切。

但之后,你的选择,究竟是为了什么……

你的身上,究竟背负了什么……无论是什么都好,为什么不让我与你一起背负,一起面对……

你为我铺好了道路,指引我成就最好的人生,为什么留给自己的,却是这样的结局。

…………

“云氏云澈,有妻夏氏倾月,不孝翁姑,不睦宗族,弑父杀弟,无情绝义,毒如蛇蝎……纵万言亦难书其罪。”

“决意休黜,永断葛藤!今后再无情恩,唯万世不绝之恨!”

…………

“呵……呵呵……”云澈笑了起来,笑的无尽悲戚。搐动的唇角,洒下滴滴腥红的血珠。

她拯救了他的人生。

而他留给她的,只有最仇恨的眼神,最恶毒决绝的言语……以及,亲手毁掉她珍视的一切……

比这更锥魂的,是他没有一丁点挽回、弥补……哪怕报答或赎罪的机会。

不知不觉间,他来到了一处格外静寂的空间。

这里,是浩大东神域最为空旷的一处星域。

就在短短几个月前,他用最平静平淡的语气向云无心讲述,这里曾是月神界的所在,被他摧毁至已找不到一丝存在过的痕迹。

没错,视线所及,茫茫星域,真的没有了一丝属于曾经月神界的痕迹。

云澈颤抖着伸手,抓向眼前的虚空……

这里,曾是她驭下的星界,是她的身影长久停留的空间。

但逐渐无力的指间,却无论如何,都无法碰触到哪怕丁点她的气息。

他的身躯再次游移,失魂之间,又不知过去了多久,他停留在了另一片空旷的星域之中。

这里,是当年他和千叶影儿与夏倾月决战之地,曾经存在于这片空间的大小星辰尽数被毁灭。

“倾吾全力,绽百息神域。”

当年,夏倾月一上来,便是直接燃烧命元,铺开强大无匹的紫阙神域,一度将他与千叶影儿逼入下风。

之后,几乎所有的力量,都疯涌向千叶影儿。

她在最初,便已将自己置身死地……最后竭尽一切所燃烧的力量,只为杀千叶影儿。

…………

“云澈,千叶影儿现在是你的奴仆,你可以将她随意驱使、利用、泄恨、淫辱、蹂躏……想对她如何,皆随你愿。但有一点,你必须记牢!”

“她是我必杀之人!我此番设计她为你之奴,不是不想杀她,而是暂时不能杀她!你与她之间发生什么都与我无关。但……绝不可生出任何感情!更不能搞出什么儿女!懂么!”

“……”

“另有一件事,你最好提前放在心上……千年之后,千叶必须由我手刃!”

…………

那一天,那一战,千叶影儿被夏倾月逼入紫月囚笼,随之,紫阙神剑直刺她的后心……这是足以将她重创,甚至可能轰杀的一剑。

但,他用自己的身躯,为千叶影儿挡下,他的腰间多了一个血洞,他随之反扑的力量,将夏倾月重重反伤,洒开漫天的血珠……

月神界的毁灭月芒映照着夏倾月惨白的脸庞,握着紫阙神剑的玉臂刻印着他亲手创下的血痕,她似乎感觉不到疼痛,只有一声幽淡如梦的轻吟:

“云澈,你可还记得当年对我发下的誓言?”

…………

她最想守护的月神界……

她最想杀的千叶影儿……

灵魂的每一个角落,都仿佛在被残忍的撕裂、撕咬着。

“呃……啊……呃……”

齿间血痕流溢,瞳孔时放时缩,他的喉咙之中,不断的溢出着不似人声的痛苦呜咽。

当年,那不断重创着夏倾月的力量……每一道,每一剑,此刻都成为了世间最极致的酷刑,绞切着云澈的心脏与灵魂,让他痛不欲生。

他在无声的痛苦中抬头,昏暗的视线,他仿佛看到了当年夏倾月洒血而去的身影……鲜血浸染着她的红衣,无尽的孤冷与凄艳。

他的脚步迈步,踏向着前方,去追寻着、碰触着当年她的身影所掠过的轨迹。

直到脱离了东神域,直到太初神境。

…………

无之深渊,白雾茫茫。

他立于深渊之畔,望着将一切归于虚无的无尽深渊。

这里,是她为自己选择的终结之地。

他和夏倾月同在流云城长大。

但,记忆之中,最早关于她的清晰画面,是她穿着大红嫁衣的身姿。

十六岁前……幼年、少年时代关于她的一切,都已变得那么模糊。

记忆之中,她最后的身影,同样是一身大红的衣裳。

一幕,惊艳绝仙,一幕,凄美碎心。

“……云澈,你记住,我终究不是死在你的手上!”

砰!

云澈无力的跪在了地上,双瞳之中,就连灰暗都在一点点的退却,只剩一片无神无魂的苍白。

你想到,或许会有些微的可能,我将来会知道这一切……所以,你最后的力量,是将我挣脱,自我了结。

直到最后一刻,你依旧在为我而想……

我……

“云……澈?”

模糊不堪的世界,似乎传来女子带着惊疑的声音。

君惜泪站在他身边不远处,一双隐藏着剑芒的美眸怔然看着跪在地上,全身不住颤抖的云澈,久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与感知。

但对于她的到来和声音,他毫无反应。

他的手掌一直死死的抓着自己的心口,扭曲欲断的五指……似乎是想要用手指,生生抓出自己的心脏。

“你……没事吧?”君惜泪又试探着向前两步,触碰到他的气息时,仿佛受到惊吓般一下子停了下来。

明明没有受伤,但他的气息,却混乱到完全失序,而他的面孔……竟是一片骇人之极的苍白,如蜡纸一般,完全看不到一丝的血色。

君惜泪惊在那里。

如今的他,是俯视四域众生的云帝,他怎么会……

就在这时,云澈惨白的脸庞忽然迅速涌上一抹潮红。

噗——

一道长长的血箭从云澈口中狂喷而出,洒向了前方深远无尽的无之深渊。

他的瞳孔也再无颜色,跪地的身躯向前无力的倒去。

“云澈!!”

一声惊吟,君惜泪再顾不得其他,身影急掠,抱住了云澈倒下的身躯。

仓惶之下的举动,云澈的面孔重重埋到了她的胸前……君惜泪躯体猛的僵住,大脑也出现了短暂的空白,待她下意识要将他推开时,却发现身上的男子竟一动不动。

有些慌乱的将云澈从胸前移至膝上……他竟是昏迷了过去。只是昏迷之中的他却死死咬紧着牙齿,五官也在不断的痛苦扭曲。

嘴角的道道血痕,更是触目惊心。

身后,一个苍老的气息缓步而近。

“师尊,”君惜泪茫然道:“他……怎么了?”

君无名轻叹一声,道:“痛极断魂,伤极焚心。他,定是遭遇了极大的心创。”

“心……创?”君惜泪垂眸看向怀中的男子,内心泛起阵阵陌生的痛楚。

“以他如今的高度,和一生所历,能将他逼至此境的,唯有他自己。”君无名声音浑浊:“看来,他的人生之中,出现了一件让他无法自我原谅的事。”

无法……自我原谅?

她不自觉的伸手,触碰于他的面孔,想要为他抚平脸上不断泛动的痛苦。

她想不明白……

他的力量,他的地位,都已是那般的至高无上。还有什么,能让他如此痛苦,能让他无法原谅自己……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