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9章 月忆(三)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那时,对夏倾月而言,是人生至暗的时刻之一。

云澈葬身于太古玄舟;苍风国正遭神凰践踏,临灭国之危;师门冰云仙宫更被逼入绝境,在苟延残喘中待死……

通过太祖师尊沐冰云留于冰云仙宫的次元之阵,冰云仙宫上下将这唯一一抹生的希望给了她。

但,她被传送至的世界,层面却高的超乎认知。

这里的天地灵气极其的浓郁,而这里的人,更是强大到她无法想象,更无法抗衡的地步。

双十年华,初入霸玄境的修为,在她的故土是从未有过的奇迹。但在这个世界,她最初遇到的两个人,便在弹指之间,将她逼入绝境。

站在她前方的,是两个青衣玄者。

神元境的修为,在神界,不过是神道的起点。却是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有丝毫抗拒之力的绝望之壁。

“啧,这般姿色,怕是那传说中的龙后神女也不过如此。”右侧的男子目光灼灼,五指大动:“将她献给宗主,宗主怕是至少得奖励我们十颗碧麟丹!”

“嘶!闭上你的嘴,这等亵渎之言,要是不小心被谁听去,我们就死定了。”左侧男子狠骂一句,随之又嘴角咧动,嘿嘿笑道:“美人见得多了,但极品到这种程度的……怕是那神帝看了都把持不住。”

“放在以往,这可至少都是一方界王的禁脔,我们多看一眼都得是罪过。现在却被我们给碰上了,修为不过凡道霸玄,明显也没什么靠山……”他转头眯了眯眼睛:“你真的舍得献给宗主?”

“你要是不舍得,我当然也舍不得。”

两人对视一笑,同时露出兴奋,又丑陋之极的阴笑。

他们的话语一字无遗的落入夏倾月耳中,也落入了云澈的魂海。

他的神识在这时死死缠绕于这两个人的身上,将他们全身上下每一丝特征都牢牢刻下。

他甚至期望着这两个人还活在世上!

哪怕屈尊辱己,他也要亲手,将他们尝尽这世上所有最残忍的酷刑。

染血的手臂缓缓抬起,手中之剑重凝雪雾冰芒。

“唷?居然还妄想着抵抗?”

右侧的青衣玄者无比随意的伸出手指,戏弄般的轻轻一弹。

叮!

冰芒碎散,雪剑崩断,但,夏倾月手中的断剑却随着那股太过可怕的力量,切向自己的雪颈!

同时,周身的玄气亦全部回涌,决绝的摧向自己的心脉。

忽然的异变让两个青衣玄者大惊失色,他们断未想到这个雪衣女子性情竟刚烈至此。

他们同时一声怪叫,向前扑去……但一切快若迅电流光,他们纵有神元之力,也根本来不及阻拦。

而这时,一阵无比沉闷,又无比恐怖的闷响声从远空传来。

那是空间被推移的声音。

而与之同时覆下的威压,强大到了让整个世界都仿佛为之封结。

夏倾月手中之剑停滞在了雪颈之前,欲摧心脉的玄气亦停止涌动……那是一种她无法用任何言语形容的恐怖气场,她的身躯、气息都被彻底的定格,纵凝聚全力,也无法动弹半分。

两个青衣玄者也同样被定死在原地。

他们目光向上,看到了一艘百丈之长的小型玄舟。

玄舟前端,一个中年男子负手而立,目视前方,一身淡紫长衣,却在玄舟飞行卷起的劲风之中静若磐石。天地间所有的明光都仿佛聚于他的身上,随他逐渐远去。

虽然目光只是触及他的侧影,但那一股无形的威凌,却让他们几乎想要屈膝跪地,俯首而拜。

而玄舟之上,那一闪而过的玄光印记,更让他们惊得险些瞳孔碎裂。

因为,那是月神界的神月图腾!

他们竟会有一天,亲身近触那遥天之上的王界!

惊骇之间,玄舟之端的男子忽然侧目。

一道神光射下,几乎碎人灵魂。

随之,这道神光竟出现了短暂的定格,玄舟也在空中忽然停滞。

凝结的空间之中,一道紫影缓缓而落,立身于这片本是低微到不配他踏足的土地。

他的身后,三个身影也随之而落,恭敬而立,只是目光之中,都带着相同的惊疑。

两个青衣玄者心脏已骇得无法跳动,血液也停止流动。他们仅存的意志,让他们缓缓屈膝跪地,颤声而拜:“拜……拜见……月神……尊者。”

只是,打死他们都不可能相信,眼前的男子竟是月神神帝……月无涯。

身后的三大月卫也不明白,以月神帝之尊,为何竟会止步屈尊,来管这随处可见的小事。

他们看向夏倾月,目露惊艳……但他们深知,月神帝并不嗜好女色,尤其当年之事发生后,他几乎再未与任何女子近触。

但,待看得久了,他们的心中忽然齐齐一动。

等等!这个女子……

“她的长相,似乎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像……”一个月卫忍不住传音道。

“收声!”另外两个月卫同时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

那两个青衣玄者,月无涯没有哪怕一瞬间的侧目,他的目光直直落在夏倾月的身上,她手中的断剑,也已被他封结空中,亦断了她的自绝之念。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道。

声音平淡,不怒而威。但无人知道,他的心魂竟在泛荡一种极不正常的悸动。就连周身血流,都透着莫名的躁乱。

“……”夏倾月目视这个从天而将的人物,单凭气势,能将两个恶人骇至如此地步,毫无疑问,他是在这个世界,都有着极高地位的人物。

他的眼中有上位者的威凌,但无法察觉到危险,反而让她莫名有一种……不知源自何处的信任感。

“夏倾月。”她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第一次说出自己的名字。

陌生的名字,未入神道的玄力气息。月无涯微微皱眉,刚要再问什么,忽然瞳孔骤得一缩。

“琉璃心!”

以月无涯之层面,在任何场合,都已几乎不可能失态。但这“三个字”,却是从他的口中惊吟而出,也惊得后方三个月卫脸色骤变。

但,月无涯接下来出口的话,却无关琉璃心,而是向前一步,带着明显的激动道:“你今年,是否二十二岁!”

“?”夏倾月的瞳眸之中,闪过一抹错愕。

“回答我,是,还是不是!”月无涯声音加重,一双帝目中的神光亦带上了轻微的颤荡。

“是。”夏倾月回答。

这个回答,让月无涯的胸口出现了一瞬极重的起伏。

短暂的沉默,他忽然淡淡开口:“灭了。”

声音落下的刹那,中间的月卫已是出手,耀目的月华无声罩下,两个青衣玄者连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已在绽放的月华之中化作灰烬,又随着月华的消散而彻底的消逝于天地之间。

月无涯没有转身:“你们,自绝吧。”

没有任何情感色彩的淡漠声音,让三大月卫齐齐惊愕,然后又重重跪地,右侧的月卫慌声道:“神帝,我们对月神界有无上的忠诚……”

他话音未落,耳边忽然传来一声沉闷的爆鸣,先前出手的月卫已是自爆命脉,倒地而亡。

“这个世上,真正会保守秘密的,只有死人。”月无涯缓缓闭目:“身为我月神界的月卫,你连如此浅显的处世之道都不懂么?”

剩下的两月卫身体发抖,却没再出声……神帝要他们死,他们岂能不死。

愚蠢抗命,非但只会死得更惨,还会祸及宗族。

嗡!

释放出人生最后的月华,他们也自绝心脉而亡。

三个月卫,三个足以在中位神界为王的强大神君,就此一言而葬灭。

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非那时的夏倾月可以理解。她缓缓起身,将一缕堪堪能运转的玄气凝于指尖:“你是……谁?”

“四分相像……年龄无误……浑浊的玄气,明显是刚从下界而至。”

他没有回答夏倾月的话,而是在有些失神的低吟:“世若再现琉璃心,也只有可能……是她所生……”

他的神色,说不出是激动,还是痛苦。

“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他再问:“你的母亲,是不是在你四岁之时离你而去?”

“!?”夏倾月眸光剧震。

“罢了,不必回答。”月无涯却在这时转过身去,不知是怕得到想要的回答,还是怕得到不想要的回答:“随我去一个地方,去见一个人。”

“你放心,我不会害你。我若要害你,你纵有千万条性命,也逃不过我弹指一瞬。”

“相反,你若拒绝。以你的修为,你的琉璃心,必让你在这个世界步步死渊。”

…………

画面在这时变得模糊,转为原本的苍灰色。

她被传送至神界的第一天,便遇到了月无涯……这件事,夏倾月曾告诉过他。

如今亲见当年之情景,依旧让云澈久久揪心。

未入神道的修为却立于神界之中,她的姿容,无疑会成为巨大的祸患。

等同于从绝境,被送至了更为可怕的深渊。

却又无比幸运,堪称奇迹一般的遇到了月无涯,被他带至了月神界。

但……

虚无追忆的画面之中,月无涯初见夏倾月的反应让他心生深深的疑惑。

虽然,云澈从未见过月无垢,但曾从沐玄音那里知晓,夏倾月和月无垢的长相顶多也就三四分相似,至少不至于让人一眼便联想到母女。

他为何仅凭一瞬侧目,便以神帝之尊,忽然落身于夏倾月身前?

年龄、琉璃心、来自下界……

以云澈的感官,月无涯并不像是通过这些猜想到她有可能是月无垢的女儿,而更像是……一开始便猜测她或许是月无垢的女儿,后面则是佐证和反推。

这时,苍灰再散,另一个新的世界在云澈的魂海铺开。

这是一个极美的小世界,绿草成荫,花团锦簇,流水潺潺,皎洁柔和的月芒又将一些都覆上一层神秘的幻色。

这里是月神界神月城,一个不为人知,更无人能擅入的独立小世界。

夏倾月立于一棵高大的碧树之下,她的前方,是两个相对而坐的身影。

一为月神帝月无涯,一为……一个身穿红衣,面容苍白的女子。

月无涯前伸的手指点在红衣女子的心口之上,那是心脉的所在。

他双目闭合,凝神聚心……不知过去了多久,他的脸上隐隐闪过一抹痛苦之色。

噗!

他双目睁开,身体颤荡,纵强行自抑,依旧一口腥血喷出,染红了大片的土地。

“无涯!”红衣女子慌忙抬手,虚弱的声音带着深深的惊慌。

月无涯却是反手扶住她,微笑着道:“无妨无妨,区区些许精血而已,于我丝毫无碍。”

神帝的精血……普天之下,谁敢用“区区”二字饰之?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