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1章 帝怒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长鸣声中,她的身躯已与冰凰之影融为一体,雪剑如虹,一记断月毁殇,决绝刺向注定无法逃脱的黑暗之影。

哧————

黑暗狰狞,冰夷耀心。尖锐无比的爆裂声中,一道冰蓝霞光弥天而耀,如一枚星辰在暗夜中爆裂,霞光覆没了黑暗,铺洒了周围数不清的星辰星界。

这是她对云澈的又一次警告。

南昭冥的瞳孔被寒光刺的急剧收缩,伸出的手臂剧震,掌心在骤然而至的反噬下猛然崩开一个血洞,暗血飞洒。

“嘶……这个女人!”南昭冥猛然咬齿。

这是沐玄音尽释冰凰神力的终极一击,惊天耀世。

但巨大的实力差距之下,冰夷的灼目只持续了数息,便快速衰落,被来自南昭冥的黑暗之力迅速吞噬,层层湮灭。

南昭冥的剧烈动容没有持续太久,手掌的血洞也很快被黑暗封堵。他的眼神微微阴沉了几分……能带给他第二次的惊喜,眼前女子完整留下来的必要又大了一分。

冰蓝霞光衰弱的速度越来越快,黑暗重新弥漫虚空。逐渐的,沐玄音身周的冰芒也暗淡下来。随着南昭冥染血的手掌陡然一转,她冰躯微震,雪姬剑光华尽灭,近半个身影瞬间被黑暗笼罩。

“还算精彩的挣扎,”南昭冥在赞许着:“可惜……”

就在这时,一声尖啸从遥远的后方传来,两股浑厚无比的玄气交叠轰至,将即将覆没沐玄音的黑暗之力生生阻滞。

与此同时,一道金芒如穿空雷霆般骤然飞至,缠绕于沐玄音之身。在碰触到沐玄音之时,金芒已转为黑暗玄光,随之黑暗爆发,将沐玄音生生扯离出南昭冥的黑暗之力。

沐玄音身躯被黑芒所牵,一直被带飞百里,直至落于一个身影之侧。

而沐玄音先前所在之地,已化作一个幽暗如无尽深渊的漆黑涡旋。

黑芒散尽,现出神谕的本体。它没有回到主人腰间,而是盘旋于玉臂之上,周身金芒寒熠,如随时准备噬人的毒蛇。

千叶影儿!

云澈要她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得擅动。显然,她并没有听话。

她的身后,千叶雾古与千叶秉烛衣袍鼓动,均是一脸凝重。

“他们是什么人!”千叶影儿寒声问道。

“没听到我的警告么!”沐玄音酥胸起伏,唇溢血痕:“你们不该来。”

“哼,你是第一天认识我么?”千叶影儿眸光幽寒,再次问道:“他们是谁!?”

“外世之人!”沐玄音声音冷寒彻骨。她以凤鸣与冰芒给予世人警告,但如今……不止她,千叶三人也将难逃此劫。

她的回应让千叶雾古与千叶秉烛九分震骇,另有一分释然。

“呵呵呵!”南昭光瞥了一眼南昭冥受伤的右掌,淡淡笑道:“这片神域气息最强的四个人全部到了,简直再好不过。”

“……”真正临近这些人,千叶影儿内心的震动已是剧烈了何止千百倍。她刚要开口,耳边已传来沐玄音低冷的声音:“尽全力逃吧……没有别的选择。”

“吟雪神帝所言无错。”

千叶雾古与千叶秉烛的身影已是无声前移,千叶雾古的音调依旧幽淡如烟:“此天外之祸,谬如虚梦。神帝,为了我梵帝……不,为我千叶一脉,请务必保全自己。”

声音犹在耳际,一股磅礴巨力忽然袭来,将千叶影儿和沐玄音远远推开。

而两个苍老的身影已如苍鹰般扑向前方,两股全力爆发的力量铺开一片无形的巨幕。

与前方的可怕之人相近,他们方知没有强硬阻止千叶影儿前来是多么大的错误。

他们不求能退对方半分,只求能造成短暂的阻滞,为千叶影儿博得些许的生机。

世外之人……

他们本以为大劫残存的梵帝一脉将在这片被云澈彻底掌控的天地中获得久安,并在万载之后重归曾经的至巅。

但,这才短短数载……

“哈哈哈鉿。”一眼窥破他们的意图,南昭冥仰头大笑:“逃?明智的选择,可惜……痴人说梦!”

大笑声中,南昭冥左臂伸出,单手迎向两人。千叶雾古与千叶秉烛的梵帝神力毫无保留的爆发,他们长发狂舞,一双眼瞳释放出浓烈的金芒,两股凝聚着他们决绝之力的金芒爆射而出,如炽耀的金色星辰般轰向南昭冥。

就在这时,已是出手的南昭冥忽得全身一僵,本是堆积着蔑然的双目如被金针扎刺,一瞬收缩至极致,又随之放大到近乎炸裂。

而伴随而溢的,分明是惊恐……

几乎能将灵魂都残忍撕裂的极度惊恐。

哪怕是骤遭这些世外之人的太初龙帝与剑君师徒,都没有露出如此程度的惊恐。

而不仅仅是南昭冥,南昭光与后方四个随从骑士同样是变得惊恐之极,更有两个随从骑士全身晃荡,双膝在酥软中直接瘫跪在地。

轰隆!!

本该对南昭冥并无威胁,他单手便可湮灭的两道金芒结结实实的轰于他的胸口。

他惊惧之下,全身连抵御之力都完全浮散,炸裂的金芒之中,南昭冥口中血丝喷洒,身躯如被飓风席卷,翻滚而去。

这一幕,千叶二人始料未及,一时怔住。就连沐玄音与千叶影儿的身势都明显缓滞了一下。

但马上,一只手掌如从虚空中伸出,稳稳粘在了南昭冥的后背,转瞬将他身上的力量全部卸下。

“别被唬到。”

南昭光手臂收回,他脸色并不好看,眼神也依旧残留着惊惧,但已是在快速的平静着:

“他们应该是梵天神族力量的神承者。外来者带来的信息中,有提到过这一点。所以他们的力量才会……”

其实不需要南昭光提醒,那完全是条件反射下的巨大恐惧,随着他理智的回归也自然会快速退却。

微缓一口气,南昭冥目光和声音同时沉下:“我知道。哼!居然让我露出此等丑态,这两个老东西……”

“等等!”

南昭光再次伸手,按住了南昭冥聚满黑雾与怒气的手臂:“唯独他们,我们绝不能擅自处置。否则……万一……”

南昭冥先是皱眉,随之忽然反应过来什么,额头上瞬间冷汗淋落,对千叶二人的杀意也快速消散。

“那就先废了那两个女人!”

对千叶二人的怒意快速转移了宣泄口,南昭冥的身影在低吼中无声虚化。

一道黑影从千叶二人身边穿刺而过,完全超越界限与认知的速度,快到了强如千叶雾古与千叶秉烛,也只能堪堪捕捉到一抹似有似无的虚影。

嘶啦!

虚空仿佛被一道骤闪而过的黑痕所撕裂,蔓延的黑痕直迫远去的千叶影儿与沐玄音,本是遥远的距离被以让人绝望的速度快速拉近。

身后的压迫感越来越沉重,直至窒息。沐玄音眸光一寒,忽然一掌轰于千叶影儿后背,自身掠起一道刺目寒光,反刺向根本不可能抗衡的南昭冥。

“你!”千叶影儿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吟,便被那股来自沐玄音的冰寒巨力快速推远。

回转的视线之中,沐玄音的身影瞬间远去,如一道将逝的冰蓝彗星,飞坠向迫近的黑痕。

叮!

寒光崩散,如万千星辰同时碎裂,洒下无尽残光。也终是阻滞了南昭冥的身势。

但不过一息,残光尽灭于黑雾,随着南昭冥一声隐带怒意的低吼,雪姬剑在悲鸣声中飞离主人染血的玉指,沐玄音如失力的冰蝶般翻飞而去,道道血霞在雪衣之上凄然绽放。

云澈的身边,有着太多的人厌恶千叶影儿,有的甚至恨不能将她碎尸万段。

但有两个人,却一直对千叶影儿抱有着一分堪称深重的感激……一为池妩仸,一为沐玄音,就连原因亦是相近。

在这般情境之下,会甘愿以命成全的,或许也只有她们两人。

若是千叶影儿足够的理智,或如曾经那边利己绝情,她该死死抓住这一线沐玄音用性命为她换来的生机,以最快的速度头也不回的远遁而去。

但如今的她,血液终究早已不再那般的冰冷。

她折身,黑暗玄力尽释,极力抵卸着两梵祖与沐玄音施加在她身上的力量,手臂挥出,神谕飞射而出,一道金痕卷动着黑芒刺穿着空间,卷向沐玄音。

在近乎极限的距离,神谕堪堪卷住了沐玄音的纤纤腰肢,将她卷向己身。

“唉!”千叶雾古与千叶秉烛同时发出一声半是沉重,半是感慨的叹息。

他们虽久未现世,但一直目观着千叶影儿成长……这短短数年,她真的彻底的变了。

“蠢货!”南昭冥挥手散去侵体的冰寒,一脸看好戏的讥讽:“这么依依不舍,我怎好不成全你们!”

他身躯陡转,一声发泄般的低吼,随着他身上黑雾弥漫,本就昏暗的空间陡然又暗下数分,而他前方的空间忽然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巨手猛烈拉扯,层层碎断,卷动着可怕的黑芒向沐玄音吞噬而去。

身上的力量终于被层层卸去,千叶影儿艰难停止身形,便缠动神谕,向沐玄音飞坠而去,在断空的黑暗噬下前险险挡在了沐玄音前方,神谕反向甩出,以魔帝之血催动的黑暗神力仓促爆发。

哧~~~~

神谕裂空,来自南昭冥的黑暗之力被勉强撕断,但终是无法抵御全部,千叶影儿一声闷哼,却强稳身势,抱着重伤的沐玄音飞退而去。

也是在这时,那股本该趁势追击,将两人彻底压制入绝境的力量却是停滞在那里。

南昭冥的手停在了半空,后方,一直在看热闹,根本不屑于出手的南昭光亦是满脸愕然,而四个随从骑士的五官更是完全定格在了那里,目光久久怔然。

千叶影儿七窍渗血,护身玄力溃散大半,那层平日里总是浮于身前,用以遮蔽容颜的朦胧玄光更是完全散灭。

她的真颜,也就此完整的现于六人视线之中。

纵然一片惨白,纵然在滑落血痕,她依旧是艳绝当世的梵帝神女,足以让任何男子,甚至女子为之迷心失魂。

即使强如南昭冥、南昭光这般来自外世,超越当世最高界限的存在。

“此世……竟有这般女人……”一个随从骑士喃喃道。

“咕!”另一个随从骑士的喉咙重重的蠕动着:“简直堪比……彩璃神女……”

“彩璃神女”四个字让南昭光怔然中的目光陡然一凝,随之眉头沉下,怒然低喝:“混账东西!彩璃神女仙姿倾绝万古,更贵为未来神祇!你竟敢将之与这般卑世之女相提并论!”

这一声低吼让四大随从骑士都如梦方醒。最右侧的随从骑士猛的跪地,无尽惶恐道:“属下失言!属下纵然再有千倍的愚蠢和胆量,也断然不敢将她与彩璃神女相提并论……”

“我当然知道你是失言!”南昭光冷哼道:“这话若是传入深渊,将是何等的罪言!身为随从骑士和荣耀的先驱者,如此荒谬言行,将来怎配成为深渊骑士。”

随从骑士深深垂首:“属下谨遵准骑士大人教诲,定反省千日。”

“不必如此,这倒也怪不得他。”南昭冥淡淡道:“单论姿容,这个女人,绝对是这卑微之世的瑰宝,若是摧成黑暗的烟尘,也着实是太让人可惜和心痛了。”

“留下当然要留下,”南昭光的目光在千叶影儿身上反复扫动:“但你要想清楚,哪怕再怎么食指大动……也千万要忍住别碰她。”

“我当然明白。”南昭冥道:“好看到这般程度的女人,即使是卑世之人,也是最上等的贡品。包括骑士大人,我们皆没有染指的资格。”

“将她献于神官大人,我们的身上,自当再添一重厚重的功勋!”

无比强硬的去压下心中躁动不休的贪婪,南昭冥直接不再直视千叶影儿,他覆手之间,空间再次随着黑暗翻卷聚拢,数息之间,庞大空间竟化作一个巨大的黑暗涡流,涡流的中心,正是千叶影儿和沐玄音所在。

只是这涌动的黑暗之力中,已是散去了大半的戾气和杀气。

“呵……”千叶影儿抬眸冷笑,绝艳的双眸却是折射阴狠的魔芒:“一群肮脏的狗东西,凭你们……也配!”

声音落下,她的双眸顿时漆黑如无尽魔渊。

无可逃脱的绝境,她亦别无选择,体内的魔帝之血疯狂悸动,便欲尽焚。

但下一瞬间,魔帝之血便又忽然停止了躁动。

在南昭冥与南昭光的错愕之中,千叶影儿与沐玄音的身影竟诡异无比的消失在了黑暗涡流之中,只余一抹一闪即逝的绯红异光。

南昭冥惊疑半瞬,随之缓缓转首。

目光所及,并不遥远的星域之中,重现出千叶影儿与沐玄音的身影,而她们的身周,多出了七道各异的气息。

而在这之前,他竟分毫没有察觉到他们的临近。

云澈,魔后,彩脂,水媚音,以及阎魔三祖。

君惜泪状态太差,被云澈强硬的留于帝云城中。

惊愕过后,南昭冥大笑出声:“啧啧,看着根本用不着我们去找寻,这个世界层面最高的人物居然一个接一个的主动找上来。看来无知和愚蠢也并不完全是一件坏事,哈哈哈哈哈。”

笑声刺耳,所携带的威压更是沉重的几乎将心脏压迫到变形。

“云澈,你……”沐玄音的视线已然有些恍惚,但云澈的气息一瞬及魂。她心中大乱,但随之,她感知到了水媚音近在咫尺的气息,才稍稍安下心来。

云澈看向沐玄音和千叶影儿,凄艳的血痕刺痛着他的眼睛,让他的视线没有过久的停留,缓缓的射向远处的身影。

没有安慰沐玄音,没有责怪千叶影儿,唯有冷寂的平静。

水媚音抓着云澈手臂的手儿猛的一紧,左手间更是紧紧抓牢乾坤刺,绯红光华若隐若现。

如今的云澈,喜怒已是很少形于色。但他身周微动的气息,足以让魔后她们知晓他心中已是怒至何境。

后方的三阎祖更是一下子全身绷紧,大气不敢喘一口。

千叶雾古与千叶秉烛也在这时到来了云澈身侧,水媚音的到来,让他们终是安心。

“云帝,勿做纠缠,速退吧。”千叶雾古道:“此举无关帝威,他们是世外之人,认知之外,非我等所能抗衡,唯有退避。”

“走!”沐玄音推开千叶影儿,一声不容拒绝的低吟。

云澈没有回首,亦没有说话,他将水媚音紧抓着他的小手轻轻拿开,然后缓步向前。

“云澈!”沐玄音急喊出声,一只手掌却轻握住她仓惶抬起的手臂,池妩仸幽然出声:“放心吧。有媚音在,再怎么事不可为,也有万全的退路。”

“何况,”池妩仸目视远方的六个身影:“他们伤的可是你,他怎可能善罢甘休。”

“另外……”她声音低了几分:“最可怕的那个人去了西域,此刻,又何尝不是一个机会。”

沐玄音:“……?”

南昭冥等人的目光,也在这时聚焦于云澈之身。

沐玄音、魔后、三阎祖、千叶……一众在这个世界明显立于至巅的人物,竟混杂着一个小小神君,极是格格不入。

最奇异的是,姿态与站位之上,竟分明是以这个神君为首!

“你们不是在找这个世界的王吗?”

云澈开口,脚踏虚空,缓缓迈步:“我便是。”

“哦?”南昭冥与南昭光目光扫动着他的全身,同时笑了,口中发出一模一样的嘲声:“有趣。”

此世的神主也好,神君也好,对于他们而言,并无太大的区别。

“所以,你是来乖乖领死的吗?”南昭冥嘴角半咧,盯视着云澈的目光,如在审视一只傲然舞臂的可怜爬虫。

云澈神态未变,音调未变,更没有去回应南昭冥的言语,冰冷的双瞳之中,深蕴的是已许久未曾出现的狂暴杀意。

“作为深渊的先驱者,想必也是尽享了这小段时间的狂肆和愉悦。”

他手臂抬起,掌心黑芒幽闪:“既然快活够了,那也差不多……”

“该~~去~~死~~了!”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