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2章 神烬再现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西神域,麒麟界。

“远古创世神与魔帝的双重传承,凌压诸龙的龙躯与龙魂……”陌悲尘低垂双目,俯视着伏地的麒麟帝:“本尊虽然初临此世,但关于此世之记载却知之甚多。这根本……”

他声音陡然厉下:“是不可能之事!”

“老朽岂敢欺瞒尊者!”麒天理诚惶诚恐道:“此事神界四域,众生万灵无人不知!尊者稍做探询便可知真伪。”

“神界四域百万载历史,始终以龙神一族为尊。云帝下界出身,却只以半甲子之龄便横摧龙神一族,将四域尽控指间,无人敢逆。更以区区神君修为无敌当世,俯傲万古。”

“这般旷古绝世……正是创世神与魔帝的双重传承才能催生出的怪胎。”

“……”陌悲尘依旧垂眉看着他,许久不语。

让人窒息的沉寂之后,他忽然一声冷笑:“若是真的,那可真是太有趣了。”

麒天理连忙道:“老朽愿以性命担保,绝无一字虚言。”

陌悲尘抬起头来,目视上空,缓缓低语着:“渊皇一生追求创世神之道……元素创世神与劫天魔帝的遗留,呵呵呵……那定是足以让渊皇都万分欣悦的贡礼!”

陌悲尘明显是在激动自语,但“追求创世神之道”传入众麒麟耳中,无疑字字如地崩天覆。

麒麟帝的头颅垂的更低,前额已是直触在冰冷的地面上。

深渊的层面,多么的让人绝望。绝对的顺从,无疑是极尽明智……不,是唯一的选择。

目光转回,沉声道:“这个云澈现在何处?”

麒天理道:“回尊者,云帝……云澈虽为当世之帝,但实际控驭者为魔后。云澈自身并不常在帝云城中,行踪亦从不固定,无从捉摸。不过,云澈此人颇重情义,挟其亲近之人,将他逼出易如反……”

“挟持?逼迫?”陌悲尘目光陡厉,如两把寒刺直穿麒天理头颅:“你在侮辱本尊?”

麒天理全身一凛,头颅重重撞地:“老朽不敢!老朽蠢笨失言,冒犯尊者……以尊者神威,擒一云澈不过信手捻之,岂会屑于这等宵小伎俩,尊者赎罪……赎罪。”

“麒麟,你记着。”陌悲尘字字威沉:“深渊骑士侍奉于渊皇与神官,此为世间最无上之荣!荣为深渊骑士,不但要身承半神之力,更须一生秉持高洁之魂!意志与信念不容任何人动摇与玷染,包括我们自己!”

“施以如此卑贱手段之人,怎配侍于渊皇之侧!”

“老朽知罪……”

“不必赘言。”陌悲尘道:“本尊还不屑于与你这等粗鄙无知之辈计较,说你该说的事。”

“是是。”麒麟帝暗舒一口气,继续道:“尊者若想在最短时间内尽控神界四域,有一些人选可堪大用。”

“最首为苍释天。此人原为沧澜神帝,现为维序者总.统领,为云澈与魔后座下第一忠犬。”

“苍释天虽曾为神帝,但从无神帝尊仪,刚愎狂肆,极度利己,见风使舵,云澈势大之时,他最先倒戈,为表忠心不惜丧尊辱己。”

“若尊者未至,他将永为云澈与魔后的第一忠犬。但尊者既临,以他之行径作风,定会毫不犹豫的背刺原主,投诚尊者脚下,甚至会为表忠心不择手段。”

麒麟帝又赶忙补充道:“以尊者之风,定是不齿于此等之人。但苍释天身为维序者总.统领,所引领的维序者覆及四域各处。尊者若要在最短时间内尽控神界四域,利用此人是上上之策。”

“哼!”陌悲尘未置可否:“继续说。”

“南神域的轩辕帝与紫微帝,他们如老朽一般,更愿随波逐……更愿择良木而栖,对云澈并无铭骨之忠……”

“螭龙与虺龙一族被云澈斩断命脉,老朽收整之时多有不忍,保下众多,他们臣服之余,心蕴深恨……”

“……”

“……”

“还有一人,东神域炎神界王火破云,此子年少便得天赐神承,是当世极少有的得远古神灵皆传之人,未来不可限量。对云澈有着难解之深怨,亦堪用之……”

…………

云澈的姿态与言语,让前方六人的表情变得甚是精彩。

南昭冥的嘴角在不断的抽搐。他仿佛在目睹着一只随手便可碾死的蝼蚁,却在他面前傲慢叫嚣着挥舞它脆弱不堪的臂爪。

何其的可笑可怜,何其的卑微愚蠢,何其的不堪入目。

荒谬滑稽到他足足嘴抽了三息,才终于笑出声来。

“呵,呵呵呵呵。”他淡淡的笑着,眼睑半垂,然后不紧不慢的拍起掌来,像是在称赞一只猴子过于精彩的滑稽表演:“此世的帝王,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哈哈哈哈哈哈!”后方的南昭光直接大笑出声。

“无神的渺小之世,还真是卑怜的让人心疼呢。”南昭冥半转过身,让云澈的身影只堪现于他眼睛的余光之侧,因为此世的所谓帝王,都根本不配他的直视:“可怜的爬虫,你知道自己是在和谁说话吗?”

铮!

深邃的黑暗魔光中,劫天魔帝剑现于云澈手间,剑尖斜指,剑威携着帝威,无声笼罩于这片他掌下的天地。

没有试探和问询他们的来历和目的,唯有……骤然而释的沉重威凌。

“笑的不错。”云澈眯眸,声音淡漠而缓慢:“作为此世之帝,便多赏赐你们三息安笑的时间。也免得被人诟病本帝失了待客之仪。”

“只不过三息之后……”云澈音调未变,但唇齿间的每一个字,都携起刺魂的寒意:“你们将再也不会有笑的机会,你们之后的每一刻,每一个瞬间,哪怕到了阴曹地府,无间地狱,都将永远后悔踏入这片本帝脚下的土地!”

“……”南昭冥目光又倾斜了几分,都已是不屑笑出声,满是怜悯的叹道:“人类的愚蠢,果然没有下限可言。”

“三。”云澈依言,给予了三息恩赐。

“以这般货色为帝,看来此世若无深渊接管,怕是也离葬送不远了。”南昭光嗤笑道。

“二。”

“呵呵,难不成你真的相信他是此世之帝?”南昭冥手掌抬起,目光穿过双指的缝隙瞥着云澈:“怕不过只是个失心疯而已。”

“一。”

云澈的目光随着面孔缓缓抬起,直射前方。瞳眸中的明光缓缓消逝,唯余一片无止无尽的漆黑深渊。

“退后!”

池妩仸长袖一甩,魔光卷动,带着众人快速退离。

“呵,想走?”南昭冥抬起的手臂不屑的抓出,但力量尚未吐出,他的瞳孔便被一点金芒狠狠的刺动了一下。

云澈的胸前,一枚金色的圆珠在释放着无比奇异的金芒,赫然是已灭亡的南溟神界的神源之器——南溟神珠。

曾经,云澈将众多神源和魔源之器掌控于手中。但随着他帝临诸天,星神轮盘被他还给了彩脂,焚月魔琼玉还给了焚道启,阎魔渡冥鼎交予了阎舞。

唯有这南溟神珠依旧在他手中。

南溟神珠之中,二十二道各异的金芒在无声流转……那是整整二十二股独属南溟一脉的神源之力。

这些神源之力也亘古唯有南溟一脉可以干涉。但,虚无法则之下,其中的四道金芒毫无阻滞的破珠而出,直飞云澈,然后停驻于云澈之身,释放出万倍神芒。

云澈的周身被映成耀目的金色,唯有一双眼瞳,依旧漆黑的如同星空黑洞。

南昭冥与南昭光的笑意忽然僵住,他们的目光像是被一股无形之力狠狠拉扯到了云澈身上,心魂之中,陡然生出一股……绝不该在此世出现的强烈不安。

“那是……什么?”水媚音轻声道。

池妩仸身绽魔芒,护于前方:“这便是当年,他灭杀焚道钧的力量,天魁、天毒、天元、天罡的源力,也是因此而永恒消逝。”

声音低下,她叹息道:“面对龙白,他都未曾祭出。没想到,竟还会再现此幕。”

眸光陡凝,声音也随之沉下:“阎一阎二阎三,铸防!”

魔后的力量之上,迅速叠起三阎祖的阎魔之力。千叶雾古与千叶秉烛也在这时同时出手,两道磅礴如海的梵帝神力亦交叠护于前方。

噗轰!

随着一声无比沉闷的气爆声,邪魄——焚心——炼狱——轰天——阎皇一瞬开启,云澈衣袂鼓起,长发飘舞,周身气息以完全超越玄道常理的幅度狂烈暴涨。

迎面而至的玄气风暴让深渊六人上身后倾,脸色齐变……那依旧是神君境十级的玄道气息,竟是在这短短的一瞬,爆发出近乎神主境十级的威压!?

“嗯!?”

这声惊疑,来自南昭冥之口。

因为眼前的一幕,连他的认知都完全撕裂……甚至完全超越了深渊层面的玄道常识。

“显然是某种增幅自身的禁术。”南昭光平静的多,他不屑的冷笑一声:“这么夸张的增幅,代价也必然极其巨大,多么的可怜可惜啊。”

即使眼前之人力量如此超越常理的暴涨,也依旧无法对他们造成任何的威胁,反显得对方的倨傲姿态愈加可笑。

“一群深渊的蛆虫……”

云澈低沉而语,他的周围气流躁动翻卷,空间震颤不安,身上的四点金芒闪耀的越来越急促:“既然不愿在深渊乖乖蛰伏,那就滚到地狱里去永世哀嚎!”

威沉的帝威转为狂暴的杀意,云澈的面孔现出比厉鬼还要恐怖的狰狞,他手臂抬起,口中一声裂魂的暴吼,一股浓郁的血光在他身上轰然爆开。

轰————

点缀着四点疯狂闪耀的金芒,刺目而凄烈。

无数猩红的印痕在云澈身上一瞬炸开,直蔓全身,一双魔瞳亦化作碎裂的血渊。

周围的空间如脆弱不堪的泡沫一般完全碎灭,星域在剧烈的震颤,翻卷的气流骤然化作似欲灭世的风暴,在恐怖的嘶啸中席卷向无尽的星域。

咔嚓!

诸世弥暗,苍穹震撼,骤落的雷霆释放着天道的嚎叫……只是却那般的战栗卑怜。

三阎祖、千叶、彩脂……他们前方交叠着六重强大无匹的防御之力,却在这一刹那如被重槌轰身,在狂暴到极致的气流被快速的推远,无从抗拒。

“这这这这……这是!??”三阎祖发出着惊恐的嘶叫。他们贴身跟随云澈多年,对他忠心不二毕恭毕敬,却从不知,自己的主子竟能爆发出这般可怕的力量。

千叶雾古与千叶秉烛这两个早已淡视生死的人物,亦在这一刻惊的近乎瞳孔失色。

东神域之中,数不清的生灵在惊惶望天,心魂不受控制的剧颤……因为大半个东神域都在持续的震颤着,一些离得较近的下位星界甚至顷刻间崩开无数的裂痕,玄兽失控的咆哮更是弥天漫地。

“啊……啊——”

“这……呃!”

南昭冥和南昭光脸上的讽笑、轻蔑、怜悯全然不见,他们的五官像是被数只无形之手狠狠的拉扯,扭曲起极度的震惊,以及……快速越来越深的恐惧!

因为,那竟是让他们的灵魂都猝然战栗的力量。

“啊啊啊啊——”

他们的耳边,响起着交叠在一起的惊叫声,四大随从骑士都已根本无法保持住身势,在踉跄中倒退,属于随从骑士的强大身躯被过于恐怖的狂暴气流连续切开道道黑暗的血痕。

云澈的世界在血色中模糊,仿佛置身于一片无尽的炼狱,全身上下,仿佛有无尽的岩浆在咆哮沸腾。

四点南溟神芒,在闪耀中发出着绝望的悲鸣。

劫天魔帝剑缓缓抬起,缠绕的黑暗之力浓烈如无数道狰狞嘶叫的的黑暗闪电。

邪神第六境关【神烬】,第二次被他决绝开启。

上一次,他的修为只有神君境七级,玄力、躯体、灵魂、虚无法则都远弱于现在。

以永灭四星神源力为代价,也只为他强行支撑了短短不到三息的神烬状态。

而此刻已非彼时。骤减的负荷,无疑会让四溟神源力为他支撑更久的时间,足以……让他将这六个来自深渊的异端摧灭成永恒的魔烬!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