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7章 极夜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陌悲尘的意识空白只持续了不到一息的时间。

随着涅轮魔魂的抽离,他的意识迅速清醒。

乍然碰触金色梵光所衍生的惊惧也随着理智的回归迅速消散。

取而代之的,无疑是瞬间爆燃的愤怒!

而更让他愤怒的,是感知之中,竟忽然没有了云澈的存在!

轰——

一声巨响,星域在他骤释的暴怒之力下剧烈崩塌,缠身的三阎祖被一瞬轰飞,炸开漫天的血骨。

陌悲尘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直冲到了池妩仸和水媚音她们先前所在的位置。

但,他神识所至,竟是寻不到丁点的空间痕迹。

比之先前消失在他眼前的君惜泪,还要彻底。

牙齿无声咬紧,陌悲尘的五官逐渐失序狰狞。

轰!

他手掌抓出,前方空间如布帛般碎裂开万千黑痕,却无法释放半点他心中之怒。

相比于怒,更多的,是耻辱。

身为半神,身为深渊骑士,竟然在这卑微之世……

他猛的转首,看向了远方空间的模糊黑影。

阎一阎二阎三本就已绝了生机,他方才暴怒所释的力量之下,更是将他们的躯体尽数摧断。

只是,三阎祖毕竟是活了八十万载的老怪物,生命力何其顽强。纵五脏尽碎,躯体寸断,他们的魔瞳依旧睁大,残躯之上依旧流溢着浓郁的魔光。

“嘿……嘿嘿嘿……”阎一在笑,因为他们成功完成了最后的使命,亲眼看着云澈被救离。

“你……笑个鬼。”阎三身上的魔光最为虚弱,但音调却不肯弱下半分:“老子……功劳……最大!”

“活了这么久,也够了。”阎二也在笑,对他们而言,再没有比这更有价值的死法:“主人……一定要……无恙啊……”

陌悲尘五官的抽搐停止,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在这个世界的短暂失态都是一种耻辱。

所有的愤怒深凝于眼眸,陌悲尘冷然转身,五指猛的抓出。

轰——

十万里星域崩灭成无尽的空间碎片,又从碎片化作恐怖绝伦的空间烟尘……直至化作一个十万里空间黑洞。

阎一阎二阎三的躯体,千叶雾古与千叶秉烛最后的梵光,连同南昭冥与南昭光,全部被噬灭于其中,化作最原始的虚无。

他的神识,也在这时毫无保留的释放,扫过一片又一片的星域。

须臾,他神识收回,力量释放,冲向了东方,没过太久,他伸手一抓,一个苍老的人影被他从遥远的距离直接吸附到了身前。

正是带着陌悲尘一起传送到东神域的麒天理。

他虽然没有靠近战场,但远方的轰鸣与灾厄风暴让他到此刻依旧惊魂未定,心间更是复杂无比。

感知到陌悲尘冷漠下暗隐的愤怒,麒天理心间顿时一寒。

“云澈,逃了。”

低冷的言语让麒天理深深垂首,不敢擅言。

“为什么他们的空间转移没有痕迹可寻。”陌悲尘淡淡垂眸,冷视着麒天理:“你应该知道答案。”

“是……是乾坤刺!”麒天理不敢隐瞒。

水媚音持有玄天至宝乾坤刺的事并未公开,只有少数人知道。

而作为云帝的臂膀,又是西神域最核心的人物,麒麟帝自然是少数人之一。

“乾……坤……刺!?”陌悲尘音调陡变。

七大玄天至宝何其盛名,深渊岂会没有认知和记载。

麒天理连忙道:“真是远古七大玄天至宝中的乾坤刺。乾坤刺在数年前重现世间,其主正是云澈的帝妃之一。”

“以尊者之神威,他们能逃脱,定……定也只有可能是乾坤刺……唔!”

一只苍白的手抓在他的衣领上,陌悲尘目光凝寒:“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本尊!”

麒天理脸色泛白,艰难的道:“事出突然,老……老朽……未能……来得及……尊者赎罪……”

“但以尊者之能……他们也只能……逃得一时……”

砰!

陌悲尘五指一张,麒天理被远远甩出,屈膝狂咳不止。

双眸缓缓眯起,陌悲尘眸中冷意缓缓消散,取而代之的,反而是逐渐浓郁的兴奋。

在这个世界,他的神识所能笼罩的范围,远远的超越深渊,

何况云澈的身周,都是这个世界气息最盛之人。

纵然暂时逃脱,重新找到,也不过是短时间的问题。

且知晓了乾坤刺的存在,下次,云澈将再无逃脱的可能。

虽然暂时没将云澈制下。但获知了乾坤刺的存在,总体而言,反而是件大好事。

献给渊皇的贡礼多一件玄天至宝,这无疑又是一个巨大的功劳。

“还有什么是你没告诉我的?拣重要的说。”

陌悲尘低沉的声音压向麒天理。

来自深渊的阴云,也在这一天重重的压向了刚刚从灾厄中安平不久的神界。

…………

…………

滴……

水珠淋落的声音。

沙沙……

风扫落叶的声音。

还有……

无处不在的剧痛。

剧痛……

我……没有死吗?

意识格外沉重,让他甚至没有去挣扎着醒来的欲望。

比之更沉重千万倍的,是一幕幕在意识间苏醒游离的画面。

陌悲尘……

神灭境……

深渊……

为什么还会有那个层面的力量……

为什么要来侵扰这个好不容易才没有了威胁的世界。

真是……荒谬。

隐约的触感,从身躯的某个部位传来,很冷很冰,却又温润着他痉挛中的灵魂。

“云澈,我走了。”

“好好的活着,这是我……最后的愿望,即使注定艰难,也请你一定要为我完成。”

沐玄音的声音,似近在咫尺,又似远在天外。

带着一种平静的决绝,似在做着……最后的告别。

沉寂的意识开始了强烈的悸动,他开始挣扎着想要醒来。

这时,另一个声音响起:

“云澈,”这是千叶影儿的声音,带着一种她极少流溢的哀伤:“我多想可以死在你的身边,但我更想你可以活着。”

“这一生,我做错了无数的事,造下了无数的罪恶。但,唯有遇到你,与你恩仇悲喜痛伤哀乐荣辱……一切的一切,我都绝不后悔。”

“……”云澈极力的想要伸手,去抓住声音的主人。

“姐夫……”

彩脂的声音,软软糯糯,毫无平日里总是摆出来的威沉,一如当年初遇时让人忍不住想要去呵护心怜的空灵少女。

“我要去见姐姐啦,这些年,我一直……一直都好想她。所以,你一点都不需要为我悲伤,只需……偶尔想起我就好了。”

“我会和姐姐在另一个世界一起看着你,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你也一定不愿意看到我和姐姐失望的,对吗?”

……

这是梦,还是……

为什么每一句,都像是在诀别……

我到底……

“云澈!”

这一次,是池妩仸的声音,字字沉重,字字铭魂。

“你的命运注定不凡,也注定多舛。”

“只是这一次来的太快,也太过残酷。连足够自负的我,都唯有无力。”

“我最后能为你做的,只有远离于你。”

“你要活着……不惜一切的活着,就如当年,你在北神域的含恨蛰伏。”

“为了我们,你可以做到的,对吗?”

…………

…………

灵魂极力的悸动,意识拼命的挣扎,他疯狂的想要醒过来,即使每一瞬的挣扎,都会让沉重的灵魂如被万刃穿刺般剧痛。

遍体的疼痛在不断的加剧,这没有让云澈退却,反而挣扎的更为狂烈。

因为越痛,越彰显意识在变得更加清醒……直至苏醒的边缘。

“啊!”

魂海之中响起一声少女的惊呼,随之传来禾菱惊喜的呼喊:“主人,你……你醒了吗?呜……呜!”

泣声溢唇,又被她很努力的忍下。

一丝明光撞入了云澈的眼睛。

那一瞬间的刺痛,让他知道自己的眼睛已经很久没有睁开。

适应了明光,映入视线的,是一片湛蓝的天空。

听觉也逐渐清晰,耳边流水潺潺,微风轻吟。

意念牵动身躯,他的手指轻轻抬起,伴随着刺骨的剧痛。

“啊!”

又是一声少女的惊呼,随之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云澈的视线之中,现出少女惊喜带泪的娇颜。

“云澈哥哥……”呼唤出口,少女已是瞬间梨花带雨:“你终于醒了……你终于……呜……呜呜呜……”

“媚……音……”

云澈嘴唇开合,发出的声音干枯艰涩。剧痛之中,他的手臂缓缓抬起,艰难的触碰到了视线范围。

超越常世认知的强大躯体,让他的经脉和断骨在昏迷期间尽皆重连。

只是他的伤势实在太重,神烬带来的反噬更是让他力量也处于极度孱弱的状态。

两恶之下,他的伤势恢复远比平日里缓慢。

水媚音连忙伸手,很是轻柔的捧住云澈抬起的手掌。

云澈怔怔看着水媚音,思绪一时朦胧错乱……掌心逐渐蔓开的湿痕,还有遍体刺骨的疼痛,都在告诉着他自己是真的已经醒来,而非沉于梦境。

水媚音在身边,意味着这里也并非险境。

失去意识前,他明明被陌悲尘抓锁在手中。

那让他一瞬绝望,连一丝挣扎之力都没有的力量……

他究竟,是如何得以逃脱?

先前的声音在魂海中荡动,伴随着逐渐强烈的不安。他顾不得自己此刻的状态,微弱的灵觉极力的释向四周。

没有池妩仸,没有千叶影儿,没有彩脂,没有沐玄音……

甚至没有不可能擅离他的阎一阎二阎三。

这里,除了他和水媚音,再无他人。

“我……睡了多久?”

他毕竟是云澈,随着意识的愈加清醒,他的视线不再浑浊,声音也清晰了许多。

“十六天。”水媚音一边说着,极力释去着脸颊和星眸中的泪痕。

现在,只剩她陪在云澈的身边。她要陪着他一起承担未来的一切,不可以脆弱……绝不可以。

十六天……

云澈怔了好一会儿。

以他如今的躯体和力量层面,竟然昏迷了如此之久。

可想而知那一天,他力量的枯竭和伤势的惨重到了何种地步。

等等……

十六天!?

以陌悲尘之可怕,这么长的时间……

心魂和瞳孔同时收凝,云澈的身躯挣扎着想要直起,声音也变得急促:“她们……魔后她们……无心他们呢?”

“……”水媚音唇瓣瞬时咬紧,随之又快速松开,微微泛白的脸颊浮起一抹很是轻松的微笑:“连云澈哥哥都醒了过来,他们当然也都没有事。”

“云澈哥哥,你的伤还是很重,先不要分心,好好的休息一会儿好不好?我这就去告诉他们你已经醒了,等你下次再醒过来,就可以见到他们了。”

水媚音的神情与声音很是自然,无垢的笑颜如清风般微拂着心魂……

但,她可以骗得了任何人,唯独骗不了云澈。

因为她说这些话时,根本无法直视云澈的眼睛。

当年,她面对云澈,说出了夏倾月为她编织的整套谎言。

如今,又是她,又只能是她……

“……”云澈怔看着水媚音的眼眸,轻吐一口气,道:“扶我起来。”

唇瓣微张,她本能的想要云澈不可以乱动,但看着他忽然幽邃下去的眼神,她唯有应允:“嗯。”

直起身来,倚靠着水媚音娇软的胸脯,云澈的目光看向前方。

这里,是一个陌生的小世界,入眼天蓝水碧,前方不远处有数道溪流潺潺交错,不时有鱼儿跃出,荡起阵阵清涟。

虽然灵觉远未恢复,但足以让云澈判断的出,这是一个灵气层面很低,但保留着完整自然气息的下界星球。

平凡,但远离神界。

“阎三。”

他忽然呼唤了一声。

微风徐徐,却没有带来丝毫的回应。

“云澈哥哥,”水媚音轻轻出声,有些事,原本不该在这个时候说出,但她明白,云澈虽然刚刚醒来,但已是察觉到了什么。

“阎三他们,已经……已经……”

“也是他们,用自己的命,才把你从那个可怕的人手中救出来。”

“……”短暂的沉默,云澈淡淡吐了一口气:“是么。”

“魔后,玄音……她们去了哪里?”他问道:“我想听实话。”

声音很是平缓,神情也那般的平静。但他自己知道,每说一个字,他的心脏都会狂跳一分。

水媚音摇头,雪白的手儿轻轻的放在了云澈的心口:“晚一些,等你的伤恢复的更好一些,我再告诉你,好吗?”

这时,水媚音胸前的琉光水玉微微闪动。

她仿佛一下子抓到了转移云澈注意力的救星,连忙道:“是姐姐传来的声音。她这些天一直都会传来东神域那边的消息,也每次都会提到无心安然的消息,不信你听。”

说完,她意念一动,琉光水玉中的传音玄阵随之释出。

水映月的声音随之响起,却是带着深深的急促与惊惶。

“媚音!无心遭苍释天所劫,已被带去太初神境,准备献予陌悲尘做表忠之礼……只有你能救她!”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