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0章 忠与犬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火破云是东神域公认的绝世天才,是中位星界注定流传千古的传奇,是炎神界注定永恒记载的第一个上位界王。

只是他从不张扬与傲慢,亦很少出现。

神界对他最多的传闻,却是他与云澈有着相当复杂的恩怨,因而一直沉寂于云帝的阴影之下。

无论如何,他们从未想到,火破云真正的潜力与未来竟是如此超乎想象的骇人。

凌驾于所有上位界王……甚至神帝之上!

火破云也是重重愣了一下,他身后的炎神三宗主更是齐齐呆住。

他马上做出反应,重重一礼,满是激动的道:“谢尊者认可之言,破云惶恐之极。未来……未来若能得尊者指引,踏足更高之世,破云必将一生铭记尊者大恩,甘愿万死以报。”

“哼!”陌悲尘冷然出声:“这类废话,不必说与本尊。本尊认可你,只是因为你有资格!将来若能有幸侍奉渊皇脚下,绝对的忠诚,无垢的意志便是你唯一该有的报答!”

“是!”火破云重声回应。虽然只有一个字,但任何人都能从中感知到无比强烈的激动与无比炽烈的渴望。

“很好。”火破云此刻的情绪似乎颇让陌悲尘满意。他在此刻缓缓转过身来,正面目视火破云。

也是今日第一次与一个此世之人正面相对。

“虽然修为尚不够资格,但你特殊的神承与潜力足够让本尊破例。”

陌悲尘语调缓慢而肃然,让所有人都深深屏息:“火破云,本尊今日便纳你为本尊的随从骑士,待将来深渊接管此世,本尊会将你引荐予神官。你意如何?”

没有在意火破云的“卑世”出身,没有问及他的过往,更没有了解他的心性与善恶。

他足够特殊,对陌悲尘而言便已完全足够。

特殊到他迫不及待的下手,以免将来,他成为其他深渊骑士的随从骑士。

咕咚!

无数人的喉咙与心脏都狠狠抽搐了一下。

火破云先是愣在原地,随之直接激动的双膝跪地,俯首道:“破云谢尊者成全!能跟随如尊者这般人物,是破云今生从不敢奢望的荣光。今后,破云定全心侍奉尊者之侧,以尊者之意为……”

“收声。”陌悲尘冷言打断他:“该如何成为一个真正的深渊骑士,本尊今后自会教你,包括少说这些无用的虚言!”

他转过身去:“到本尊身边来。虽未行仪式,但你既然将为本尊的随从骑士,又岂能与这些卑世之民平立。”

“是!”

火破云果然不再废话,仓惶起身,然后带着明显的激动与忐忑,依言临近陌悲尘所在,然后小心翼翼的立身于他的一尺之外,低一个身位的高空。

所有人悄然瞥向火破云的目光已不得不变成仰视。

这个上一刻在他们眼中还只是“少年”的人物,竟在这转眼之间,成为了他们只能仰视的存在。

命运之跌宕无常,淋漓尽现。

忽降的深渊来者,对此世与此世之人无疑是巨大的厄难。但对火破云而言,竟成了一场他们连奢望都不敢的境遇。

下方,炎神三宗主的气息已再难保持平静,落在他们身上的目光也毫无疑问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恭喜三位宗主,恭喜炎神界。”

一众平日里对神君根本不会平视一眼的上位界王,此时都主动凑上,神态万般亲和恭谨。

“不愧是三位宗主培养出的天纵奇才,我早知炎神界王终有一日必将破穹临天。”

“世间奇才无数,能得深渊尊者赏识者唯破云界王一人,这不仅仅是炎神界的荣光,更是神界的荣光……”

“未来深渊并世,这东神域,怕是……定是要以炎神界为首了,先行恭贺三位宗主。”

……

一片片东神域的上位界王争先恐后的临近,各个笑态可掬,恨不能掏空所有溢美之言。

焱万苍、炎绝海、火如烈都是含含糊糊的应付着,眼神一个比一个游离,仿佛深坠梦中无法醒来。

他们的懵然姿态,没有人觉得奇怪。

毕竟这么大一个惊喜,足以砸懵任何人。

只是无人知道,他们复杂之极的心绪之中,尽是火破云此番到来前的狠绝之言:

“我火破云即使在威倾全世的云澈面前都没有俯首半分,岂能……屈膝于一只外来的鬣狗!”

他字字切齿,瞳孔深处爆燃着九天怒阳般的炽炎。

他们仰头看向上空的火破云,后者明显处在持续激动中的气息与神情,也让他们快速的心安下来。

破云,这场覆世之厄对你而言却成为了足以让命运蜕变的天大机遇。

如此,你定也全无理由再做出什么不智之举了吧。

“哈哈哈哈,恭喜尊者得一随从骑士!”

一阵大笑声遥遥传来,能在陌悲尘面前,能在如此氛围之下还能笑的如此狂肆的,普天之下基本唯有一人……

苍释天!

曾经云帝麾下的第一忠犬。

如今陌悲尘脚下的第一走狗。

这些年云帝与魔后赋予他的地位与权利,如今尽数成为了他向陌悲尘献忠的资本。

十方沧澜界众海神、神使尽皆激动回首,沧澜界的命运如何,尽系苍释天之手。

苍姝姀美眸之中终于微起波澜。

苍释天快速临近,然后恭恭敬敬的拜下:“属下苍释天拜见深渊尊者。属下此番来迟,是为贺今日之仪,特意为尊者准备了一份薄礼。”

苍释天并非独身而来。

随于他身后的也并非维序者,而是一个流转着纯净水芒的深蓝结界。

沧澜结界!

目光穿过深蓝水光,封锁其中的,是一个昏迷中的女子之影。

她一身雪衣,长发如夜,精致如玉琢的五官微微紧拧,显然在失去意识前经历过痛苦的挣扎。

看到这个女子,在场之人无不神色剧变,更是有不少人直接惊吟出声。

那分明是云帝的独女,亦是当世有着极尊贵身份的唯一帝女……云无心!

“无心……”苍姝姀一声轻念,而她的手臂被蕊衣牢牢抓紧,然后用力的摇头,恳求她千万不可以妄动。

那是她夫君的女儿,落入陌悲尘之手,唯死无生。

而将她带来的,却是她最亲近敬重的兄长。

“……”没有做出冲动之举,苍姝姀闭上眼眸,无声咬紧的唇瓣迅速失却着血色。

北方,阎舞踏前一步,瞳孔之中已是凝起两道阎魔枪影。

“救不了,也不是时候。”

焚道启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平淡中带着低冷:“既然没想过活着离开,就死的多少有价值一些。”

“至少,要让哪怕被深渊完全噬没的后世,也永远记得……云帝即使驭世短暂,他的麾下也有着足以染赤苍穹的忠血,而不是仅仅只是一群贪生惧死的懦犬!”

阎舞的脚尖死死钉在原地……许久,终是缓缓收回。

沧澜结界是公认的南神域最强守护结界。而这个沧澜结界不但是苍释天亲手设下,其力量气息之浓郁,显然是倾尽了全力,用来封锁云无心,显得颇为夸张。

也注定,她绝无任何的可能逃脱。

陌悲尘斜目,只在云无心身上无比短暂的扫了一眼:“这就是你所谓的薄礼?”

“禀尊者,”苍释天一脸的讨好之态:“此女虽然修为浅薄,但她的身份,正是那云澈的独女。”

“……”陌悲尘神色毫无变化。

苍释天身躯前倾,继续道:“这段时间,她被藏匿的很是严实,属下为了找到颇废了一番功夫。”

“云澈对此女极为爱惜,视若生命。若是知道她落入此处,以属下对他的了解,定会不惜一切的前来自投罗网。到时,尊者便可不费吹灰之力将他拿下。”

“兄……长……”苍姝姀轻念一声,全身万般无力。

麒天理眉角跳动,他可是很清楚,苍释天这波马屁精准的拍在了马脚上。

轰啪!

陌悲尘动也未动,一股骇人的气浪却暴烈穿空,狠狠的轰落在苍释天的面孔之上。

巨响声中,苍释天两边颊骨同时剧烈凹陷,整个人翻滚着横飞出去,将地面生生犁开一道数里长的深沟。

似乎是懵在了那里,足足过了数息,苍释天才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鼻孔、嘴角血流如注,面孔赤黑如枯血,可谓丑态尽现,凄惨之极。

他起身之后,又慌不跌的跪下:“尊者息怒,属……属下不知所犯何错,求尊者赐予教诲。”

陌悲尘的出手,让所有人都是瞠目心悸。

陌悲尘一身银甲反射着慑心的寒光,他淡漠的言语更是字字寒魂:“本尊要拿一小小云澈,不过弹指之力,何须此低劣之行。”

“此为对本尊之辱。你可知辱深渊骑士,是为何罪!”

“属下绝非此意,也绝不敢有此意!”

苍释天被骇得全身发抖,重重叩首,他不敢释去脸上淤青,带着满脸血痕和赤黑无比真诚的喊道:“挟持云澈之女,为属下一人所为,绝无尊者的半分授意。”

“属下此行,更是没有半分质疑尊者天威的意念。而是……而是云澈与尊者相比,不过天穹下之蝼蚁,尊者要灭之何需一指。”

“但他身侧毕竟有玄天至宝乾坤刺相护,因而屡屡逃脱。属下私认为,区区云澈,根本不配再让尊者损耗多余的心力,于是擅自出此下策。”

他抬起头,脸上似只有惧意,并无悔意:“世所皆知,属下苍释天,一直都是个脏人,最擅做一些脏事。而这世上有很多事,用脏一些的手段,要方便有用的多。”

“这些手段,当然是尊者所不屑为之,但属下可以,只要能为尊者分忧,属下可以不择任何手段。”

“且再脏的尘垢,也只会落于属下之身,绝不会伤及尊者的名节半分。”

说到这里,苍释天嘴角微咧:“属下拿下此女后,已将消息全力散开,云澈定可听闻的到。”

他的眼神之中晃过一丝意义莫名的阴狠:“他……一定会来!”

“到时,引他的,是属下的脏手。拿下他的,是尊者的天威。”

“……”陌悲尘气息未动,也未再出手惩戒。

麒天理道:“尊者,无论出于对神界诸域的了解与把控,还是行事手段,苍释天都是个必要之人,诸多尊者不屑触碰的东西,都可以交给他。这也是为何云澈和魔后如此器重于他。”

“有他竭心尽力,尊者想要渊皇大人神临时看到一个完美的臣服之世,将会更为顺利的多。”

“哼!”冷淡哼声,陌悲尘低眉沉声:“你最好,不要把你的脏污溅染到本尊身上!”

半为警告,半为默许。苍释天连忙俯首保证:“尊者放心。属下纵有万倍胆量,也断不敢失半分分寸,否则无需尊者惩戒,属下自会万死赎罪。

“退下。”

陌悲尘目光傲然转过,不再看陌悲尘,也再未看向云无心一眼。

苍释天连忙起身,后退几步后,一个瞬身,来到了十方沧澜界前。

他的临近,顿时让众海神与神使一阵躁动。

苍姝姀美眸轻转,看着近在咫尺,此生最敬,最熟悉之人,她却已不知该以何种姿态面对于他。

“兄长……”她一声轻唤,混杂万千心绪。

苍释天满脸狼狈,但面对苍姝姀时,全然没有了方才的谦卑之态,而是帝威凛然。

他缓缓的伸手:“姝姀,把沧澜神珠交还给我。”

 

字字冷淡含威,不容拒绝。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