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4章 梦断磐岩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轰隆!

轰嚓!!

嗡————

众玄者全身的血流被一次次的激荡而起,就连每一次的力量爆鸣,对他们的耳膜而言都是一场痛苦的灾难。

空间连续的崩塌,再崩塌,亘古灰白的太初苍穹被染成暗色,不断的扭曲碎灭,遥遥看去,仿佛被捅开了数十个巨大的窟窿。

下方的大地,更是被摧出了一个又一个深不见底的漆黑深渊。

铮!

第二枚黄金光芒熄灭。

铮!

第三道南溟神源永逝。

……

……

铮!

第七道南溟神源永恒湮灭。

轰隆!!

半神之力的对撞,依然是陌悲尘被击溃,飞坠而下,将疮痍遍布的太初大地再次砸出一个深渊般的巨坑。

十几息的交战,数十次的力量碰撞,陌悲尘被全程压制,没有一次占得上风。

他的五官已开始不断的抽搐,眸光也逐渐的浮现起狂躁。

这里不是深渊,而是无神的卑微之世!

他竟被压制至此!

这是何其之大的屈辱!

云澈……他的力量怎么会……

哧———

空间被粗暴撕裂的声音骤然临近,陌悲尘猛的转身,目中陡射出骇人的戾光。

这一次,他没有退避和防御,身上猛烈爆发出枯黄色的玄光,瞬间,一把巨大的岩枪快速凝成,转瞬已是万丈,直射云澈。

万丈岩枪擎天而起,所到之处空间层层骤缩,整个太初神境仿佛被它生生裂断,一分为二。

云澈岂会退避,直迎而上,劫天魔帝剑重重轰落于万丈岩枪。

轰——

撞击声格外的沉重沉闷。

岩枪所携的毁灭之力依旧弱于云澈的力量,被劫天剑威快速摧灭。

但其坚韧程度却是大超预想,仅仅只是崩开一道千丈裂痕,没有碎散。

云澈岂会与之强行纠缠,他以星神碎影诡异瞬身,剑身反撩,一招天星恸斜轰而去。

轰嗡——

岩枪之上再延裂痕,依旧没有崩碎,但其力量轨迹已大幅度偏移,失却了对云澈的封锁压制,直射北方苍穹,飞向了不知多少遥远的空间。

云澈已是直逼陌悲尘身前,在他明显收缩的瞳孔之中,刚刚释放剑威的劫天魔帝剑以不符常理的速度再度爆发,轰落于陌悲尘仓惶横起的双臂之上。

刚暴怒释出万丈岩枪的陌悲尘根本来不及完全回力,劫天魔帝剑轻易震开他的双臂,剑威与魔炎近乎是贴着他的胸口猛烈爆发。

轰——

“啊!!!”

这是陌悲尘在此战,亦是此世发出的第一声惨叫。

断空的剑威,噬穹的魔炎之中,陌悲尘身燃黑炎,如一块焦炭般横飞而去,在空间切开一道长长的漆黑轨迹。

铮!

第八道南溟神源消逝。

而云澈的瞳中陡释出骇人的异芒。

绝佳的机会!

身上再度崩开数不清的血痕,却没有让云澈脸上现出丝毫的痛苦之色。

力量毫无喘息的连续爆发毫无疑问会带来极重的负荷与反噬,他更不会有一分的在意。

随着瞳中异芒闪耀,他全身力量以最大幅度的流转释放,然后疯狂的凝于剑身,整个人化作一道漆黑流星,飞射向上一个刹那才被轰飞的陌悲尘。

和先前不同的是,这一次,劫天剑势并非轰斩,而是剑尖在前,直指陌悲尘的心口。

所有的力量,也都尽聚于剑尖之上。

决绝之力与决绝之心下,他的速度之快,远胜倒飞中的陌悲尘,剑尖转瞬临近。

只要能刺入……最好是贯穿陌悲尘的躯体,禾菱便有绝对的把握将其毒杀!

这是深渊所覆的极夜之下,唯一的明光!

半神的感知何其强大,云澈近至百丈之时,骤袭的莫名危机感直刺陌悲尘的心魂。

依旧未能停住倒飞之势的陌悲尘右臂艰难的伸出,覆满整只的手臂的银甲忽然膨胀化形,释出浓郁如实质的枯黄玄光,在他的身前,铺开一个状若磐岩的奇异玄阵。

叮~~~~~

凝聚云澈全力的劫天魔帝剑正正刺于忽现的磐岩玄阵上,却没有一贯而入,亦不是力量对撞的轰鸣,而是带起一声刺耳到让云澈都灵魂绞痛的尖鸣。

数道裂痕在磐岩之阵上显现……

但,仅仅是裂痕!未能贯穿,更没有能触碰到陌悲尘的躯体。

“……”云澈眸中的黑芒随着瞳孔剧烈收凝。

轰!

力量爆发,陌悲尘再次发出一声惨叫,带着依旧没有完全熄灭的永劫魔炎翻滚栽落,深深砸入下方不知多深的太初大地。

巨大到完全超出预料的反震力也让云澈倒翻而去。

他马上强行制住身势,便要再度扑向陌悲尘……但,他眼前忽然一个剧烈的恍惚,口中连涌数道血流,身体亦失控晃荡,险些坠下。

神烬状态之下却不肯休止的连续爆发,积累的反噬终于让他躯体失控,气息崩乱。

云澈不得不暂时调息,他盯着陌悲尘的位置,大口的喘息着,视线一片骇人的阴寒。

刚才那个屏障……

远方的玄者们已经被这场恶战的边缘余波再度推出了不知多远的距离。

这场完全超脱认知领域,甚至从不存在于幻想之中的半神之战,让他们的心魂早已被震撼到麻木。

视线所及的空间,已是惨烈到不能用灾难二字所来形容。

无法想象,这一战若非是在太初神境,神界会有多少的星界与生灵被粉碎葬灭。

更无法想象,这才是云帝的真姿!

原来他们臣服的不是踏出北域的魔主,而是一个真正的魔神!

若是龙白看到此景,怕是都要庆幸自己死的有牌面……毕竟当年,他曾和云澈打的有来有回。

极度的骇人与不断的懵然之下,他们的心潮也是翻腾不休。

“深渊尊者……不是云帝的对手!”一个上位界王喃喃着。

云澈全程上风,陌悲尘全程被压制,难有还手之力。

云澈此刻倨空傲立,陌悲尘被砸落深渊。

这是今日之前,他们任何人都完全不可能想到的场景。

这场原本绝望无光的浩劫,难道便要就此为云帝所湮灭?

“有云帝在,这场劫难,或许可以摆脱了?”另一个上位界王忐忑着,用不确定的语气道。

“哼,天真。”

轩辕帝一声轻哼:“若当真如此,半月前,云帝又怎会狼狈而逃,连个头都不敢冒。魔后今日又何必满是必死之态。”

《种菜骷髅的异域开荒》

“另外,那三大阎祖到现在也没露面,他们为助云帝逃亡而横死的传闻,显然也是真的。”

“没错。”不远处的紫微帝亦在这时开口:“云帝现身时,手持南溟神珠。依附在他身上的,是十八道南溟神源。”

同为南域之帝,他们当然不会不识。

“云帝身上此刻的力量,显然是因这些南溟神源而生。而且……你们难道都没有看到,这些南溟神源一直在消失。”

那毕竟是神遗之力,闪耀如天际星辰,任谁都看得清清楚楚。

“换言之,南溟神源耗尽的时候,云帝的这个力量,应该也会随之消失。”

最初的十八点星芒,此刻已有八颗熄灭。

“以目前可见的消耗速度,剩下的十道,最多也只能维持二十息。”

“虽然云帝看上去是尽占上风,但想要在二十息内击杀深渊尊者……根本是绝无可能的事!”

云澈所爆发的力量太过异常,而他身上的南溟神芒又太过闪耀。

在最初的极度震惊、震撼之后,所有人都开始逐渐的意识到,那一颗颗消灭的星芒,极有可能便是他此刻力量……以及命运的倒计时。

“再退千万步讲。”紫微帝发出更悲观的低语:“就算云帝真的杀了深渊尊者……而那,才只是深渊的一个先驱者啊。”

这些声音冰冷而现实,迅速浇灭着人们心中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炎。

云澈在剧烈喘息,天毒珠空间,禾菱已是心焦万分。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云澈此刻的真正状态。

力量之上,云澈神烬状态下的全力的确压过了陌悲尘。

但,这短时的恶战之中,残酷反噬给他带来的创伤,要远大过陌悲尘所受的创伤。

陌悲尘的抵御能力明显要大过毁灭能力。在他身上第一次释出枯黄色玄光时,她的魂中便陡然生出了强烈的不安。

土系的玄力,无论是神界还是下界都少有人修。因为土之玄力可衍最强的防御和守护之力,但相对的,毁灭能力却毫无争议的最弱。

(仅高于非寻常生灵所能承载的光明玄力。)

因而,极大部分的玄者对专注防御的土之玄力都嗤之以鼻。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同样的艰苦修炼,追求更强的战力,和追求更强的防御——后者无疑是世人眼中的懦夫行径。

云澈从初至神界至今,遭遇强者无数,可修炼土系玄力者却堪称凤毛麟角。

其在当世玄道的地位可见一斑。

就连邪神当年决定舍弃一颗邪神种子时,丢入深渊的,也是土之种子。

然而,如今现于陌悲尘之身的土之玄力,却成为了禾菱最不想看到的噩梦。

土系玄力有两大核心分支,一为沙,一为岩,前者兼具控制,后者更注防御。

陌悲尘专精的,偏偏又是岩!

方才陌悲尘在失力倒飞之下,却将云澈的刺击御下弹开的一幕,让她的心脏几乎瞬间跌落渊底。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偏偏是岩……偏偏是岩!

轰隆!

大地炸裂,陌悲尘的身影直窜而起,重新现于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只是此刻,他再没有了半点先前的威凌与倨傲姿态。

永劫魔炎的焚噬之下,他的面孔、脖颈、双腕……所有在外的皮肤都是灼痕遍布,一头长发更是消失近七成,裸露的头皮尽是焦黑一片。

灼痕之外,伤痕亦是遍布。但皆为被巨力震裂的外伤,最长的一道也不过半尺,无一见骨。

“……”云澈持剑的双手无声握紧。

禾菱所忌,又岂会不是他所忌。

他宁愿陌悲尘的力量再强横一倍,也断不愿他的躯体强横至此。

而此刻,陌悲尘眼中、魂中都如有万千魔鬼在愤怒咆哮。

他再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成为深渊骑士后的第一次情绪失控,居然是在这卑微之世!

他抬起右臂,上面所覆的银甲已然化形成一个狭长的盾牌状。

那赫然是一面臂盾,上面流溢着如流沙一般的干枯玄光。

“你……竟然……”

他开口,每个字都带着几欲将人灵魂撕裂的愤怒:“竟然……让神官大人……恩赐的盾甲……在这个卑贱的世界蒙尘!!”

每一个经过重重磨炼与考核而成就的深渊骑士,都会得到一件所属神官赐予的深渊玄器。

他双臂所覆的盾甲,便是神官在他成为深渊骑士之日,赐予他的深渊玄器。

一件毫无毁灭能力,却能将土之玄力本就强大的防御能力再度放大的守护玄器。

那是渊皇的认可,是神官的恩赐,是身份的标志,是荣耀的象征!

让他真正暴怒的不是自己被云澈压制,不是此番的狼狈之态,而是被逼出了他的深渊玄器。

云澈不发一言,他凝聚所有意志力,强行控制着身体状态,劫天魔帝剑再度举起。

咕咚!

咕咚!!

咕咚!!!

禾菱的世界,传来了云澈剧烈了不知多少倍的心脏跳动声。

她一双翠眸顿时盈满了惊恐。

作为与他同生同在多年,世上最了解云澈的人,她太清楚云澈此刻衍生了怎样的念想。

在离开宙天神境,到来太初神境之前,能一次驱驭十八道南溟神源的他,心怀着绝不渺茫的希望。

但,陌悲尘所展现出的恐怖防御能力,让云澈明白自己在剩余的时间里,将之一剑穿体的可能性……微小到基本等同不存在。

但,他还有着另一张底牌。

一张希望彻底绝灭后,以自己为祭的最后选择。

神烬状态下的……

彼岸修罗!

“不要!主人不要!”

她惊喊出声,拼命阻止着云澈蠢蠢欲动的危险意志:“还不到那种时候,一定还有别的办法……不要……不要!”

极度的慌乱之中,她忽然想到了魔后。

她的涅轮魔魂,是在场所有人之中,唯一能干涉到云澈与陌悲尘之战的存在。

慌不择路间,她迅速寻到池妩仸的气息,极力凝聚精神向她传递魂音:

“魔后姐姐,求你用魔魂帮助主人。只要主人的剑可以刺入他的躯体,我便能以天毒将他毒杀。求求你……只有你能帮助主人。”

魂音释出,陌悲尘的眼睑却在这时猛的眯下一分。

“将剑刺入本尊躯体,然后毒杀?”他低吟一声,刚要嗤声讥讽,随之忽然想到了什么,双眸再沉一分:“天毒……”

“天毒珠!?”

他的低吟,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云澈的剑僵在半空。

禾菱的脸儿、翠眸更是瞬间失色。

禾菱与云澈之间的魂音无人可窃。

但她传予外人,且是相隔遥远的池妩仸……

 

陌悲尘何许存在,半神境界的神识,轻而易举便可将之截获。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