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1章 神女入世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彩璃妹妹。”他快速泯去朦胧于心间的幻烟,笑着向前一步:“我父神与画心神尊有要事要当面相商,便将我一同带来。”

殿九知和熙的声音与微笑中带着丝丝窘迫。

明明已与她相见那么多次,却仿佛永远挥散不去……即使自己已贵为神子。

且是第一神子。

而生命中存在这样一个人,又何尝不是最美好的幸运。

少女的眼睛眨了眨,像是扑闪了一瞬静夜的星辰:“能让你父神亲自前来,应该是关于另外一个世界的事,对吗?”

“嗯!”殿九知微笑颔首,唇间是他所能发出的最温软的声音:“通道再次被打通。而这次,作为先驱者的深渊骑士成功踏足了那个世界。”

“确定了‘方位’,再有五十年,便可再次聚成打通通道的力量。到时,渊皇、神官,很可能包括我们的父神,都可以进入到那个世界。”

殿九知抬头,眸间闪过一丝向往:“那个,被称之为‘永恒净土’的世界。”

眸光转回,他马上微笑道:“这件事【不宜公开】,否则会引发尘世的动荡,目前只有我们才会知道,彩璃妹妹记得不要和身外之人提及。”

“父神早就叮嘱过了,我当然知道。”少女浅笑嫣然,但随之,无暇的星眸微现迷茫:“既然是‘永恒净土’,那应该是一个很美好安和的世界。我们踏足那里,不会是一种……严重的侵扰吗?”

“嗯,当然是侵扰。”殿九知没有否认,他知道眼前的少女心灵如她的星眸一般无暇,也唯有她,才会以神女之姿,问出这样的问题:“但,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他们可以为了尊严而反抗,也可以为了生存而臣服。我们的‘侵扰’,也同样是为了更好的生存。”

“这一切,都无关对错善恶。”

“如果一定要说罪,那么,弱,便是唯一的原罪。”

察觉到自己说的似乎有些沉重,他马上微笑道:“我知道彩璃妹妹在担心什么,你放心好啦,渊皇性情那般温和仁慈,最厌欺凌与杀生。听父神说,渊皇曾不止一次的重言过,若能成功进入‘永恒净土’,断不可引发祸乱,妄杀无辜生灵。”

“何况……”他目绽异芒:“那本来,就是属于我们的世界。”

“……”少女略做沉吟,便很快转移了心念:“不管啦,这都是父神他们关心的事。大头哥哥,快看这些彩云枝,好不好看!”

“当然好看。”殿九知赞叹着,但他的目光却始终落于少女之身,未曾在彩云花海有过半瞬停留:“彩云枝一株便为恩赐。能从净土求得如此花海,画心神尊对彩璃妹妹当真是万般宠爱。”

“父神最好了!”少女手捧花瓣,七彩微光折映至她的星眸,更呈万分潋滟:“它叫彩云枝,和我的名字皆有一个‘彩’字,我第一眼看到它的时候,就感觉它像是开在了我的心里。”

将手中的花瓣柔柔推向殿九知的方向:“大头哥哥,你说,它会不会就是我的命定之花?”

临至眼前的彩云花瓣却依旧未让殿九知的视线有稍许的偏移,来自少女的如梦气息让他本是坚若冰海的心境一片恍惚朦胧,像是中了世间最无可抗拒的幻烟。

他手臂抬起,在朦胧到近乎失焦的视线中,缓缓触向少女在彩云香风中微散的发丝。

但尚有半尺触及,他的手腕却忽然弯折,最终指尖貌似自然的触碰在了彩云花瓣上。

“能被你如此喜爱,是彩云枝的荣幸。”他按捺着越发失序的心跳,轻笑着道:“我不敢言定它是否有资格成为你的命定之花,但你,一定是它的命定之人。”

他竟不敢碰触,唯恐亵渎。

即使,他是第一神子,即使……她是渊皇亲自赐婚的未婚妻。

贵为森罗神尊之子,他的兄弟,甚至侄子侄孙,皆是妻妾成群。而唯独他,最尊贵无上的森罗神子,却从未与任何女子有染。

因为他不允许自己对她的赤诚之心沾染半点瑕疵污浊。

而眼中有了她,又怎可能再容得进天下任何女子。

这时,彩云花海之中忽然掠过一抹清冽的风。

这抹清风拂动着少女的眼波,她欣喜转眸,发出无限欢欣的娇喊:“姑姑!”

清风临近,现出一抹纤长的青影。

入眼的,是一袭青衣,直蔓脚踝。青丝如水,腰间的青色裙带是唯一的装饰,除此之外再无繁赘,更无粉黛。

女子眉如翠羽,肌若白雪,与画彩璃有数分相像的容颜绝美倾城。

但如梦仙颜,却无人敢于驻目。

因为她的一双青眸,清冷的仿佛无尽冰潭。

彩云花海停止了飘舞,就连殿九知都迅速垂目,因为碰触她眼眸的那一瞬间,仿佛有一把冷冽的剑穿过他的心魂。

“晚辈森罗神国殿九知,拜见剑仙前辈。”

他躬身而拜,姿态之恭,毫不逊于方才面见画心神尊。

她名画清影,是世无不知的【剑仙】。

世人眼中的她,似天山孤莲,似古画谪仙。她生于渊尘之世,却出尘傲雪,清逸凌霜。

“仙”之一字,在她身上诠释到了极致。

世人触及“仙”字,现于心海的也永远是那仿佛凌于云端,清眸傲世的剑中之仙。

“姑姑!”

画彩璃微步折腰,直扑在了这个世人连目光都不敢停驻的剑仙身上,亲昵着不愿离开。

如蕴万千青鸿的眼眸点落于殿九知之身,须臾即离。殿九知的耳边,传来清澈如水,又冽若寒晶的仙音:“如此进境,当真是后生可畏。”

“前辈谬赞,晚辈惶恐。”

殿九知连忙谦逊回应。在画清影面前,他明显要比面对画心神尊时,更加的拘谨几分。

“姑姑快看!这是属于我的彩云花海。”

画彩璃如一个沉浸于雀跃的小女孩,急切的想要分享她刚刚得到的美好瑰宝。


画清影伸手牵过画彩璃的皓腕,看向她时,眸中的清潭尽敛寒芒:“你父神为你从净土带来了彩云花海,而我,刚好也为你从万道神官那里,求来了你一直渴求的剑匣。”

“万道爷爷……啊!”

一声惊呼,画彩璃美眸中仿佛有万颗星辰同时熠熠而耀。

“此刻就在剑阁中。只是剑匣未开,我亦不知究竟会是哪把剑。”微微倾眸向殿九知的方向:“你是现在去看,还是稍……”

“当然现在就去!”

画彩璃已是急不可待的拉起姑姑的手腕,刚要移身,才忽然想到了殿九知还在一侧,又马上回眸道:“大头哥哥,我随姑姑去开一下剑匣,这片彩云花海,你可以随便赏玩,只是千万要小心一些,不可以很用力的触碰,嘻嘻。”

“呃,剑仙前辈和彩璃妹妹请便,晚辈正要去……”

话音未尽,画彩璃已是抓着画清影急急的远去……净土之剑,她已经渴求了好多好多年。

尤其是那把名为“璃云”的剑。

殿九知眸光定格,看着她远去的方向很久很久。眸间七分欣幸,又有三分失落。

……

折天剑阁。

长长的剑匣被一只如羊脂般的手儿轻轻推开。

霎时,一道如玉般的剑芒照射而出,映的画彩璃为之合眸……星眸睁开之时,映入视线的,是一把通体莹白如玉,微萦着淡淡仙雾的长剑。

画彩璃抿唇屏息,雪手紧张而轻盈的伸入剑匣,将它执于手中。

手如玉,剑如玉,心如玉。

玄气微吐,顿时剑泛玉光。

剑柄与剑体连接之处,缓缓现出它的剑名:

“璃云。”

她将璃云剑横于胸前,目中异彩久久不散。她喜欢这把剑,更喜欢它的名字。

“竟是这把剑,果然蛮适合你。”画清影眸间亦是微现几分异色:“也可能,是万道那老头子有意为之。毕竟那老头子也是极喜欢你,否则此次也不会为你破例。”

净土之剑中,她最喜欢,最渴望的,便是这把剑。

她见过数次,却是今日才知道它的名字。

“嗯!下次去净土,我一定会好好谢谢万道爷爷。”

玉指轻拂剑身,久不忍释。画彩璃轻笑而语:“彩云枝,璃云剑……其中都有我名字里的一个字,又都有……”

“一个‘云’字……?”

心间有了缕缕异样的波澜,她很自然的脱口而道:“可惜我的未来夫君名字里没有‘云’字。否则……会真的好奇妙。”

身为彩璃神女,她却如此之深的保留着少女幼稚而美好的浪漫心怀。

画清影玉眉微凝,忽然问道:“彩璃,你真的喜欢……殿九知吗?”

“欸?”画彩璃微怔,随之毫不犹豫的道:“当然喜欢。”

“你喜欢他何处?”画清影看着她的眼睛。

画彩璃短暂的想了想,回答道:“他……很温和,长得也好看,从小到大,对我总是很好。还有他的身份、成就,都那么了不起。父神总是说,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他更适合我的男子。”

“他的确最适合你。”画清影道:“但若你当真喜欢他,为何方才的第一反应,不是带他一起来开净土剑匣?”

“……?”画彩璃的美眸眨了眨,发出疑惑的声音:“要邀来一起……才是最适的礼节吗?”

“与礼节无关。”画清影摇了摇头:“你与他未见之时,可有切心之思?”

“……”少女的眼眸更覆迷茫:“他是森罗神国的神子,自然一切都很安好,为什么要思他呢?倒是……每次姑姑远行,我都好挂念姑姑,嘻嘻。”

“……”

画清影转过身去:“彩璃,你且短暂闭关,与璃云剑达成契合。”

“我去见你父神。”

…………

“清影,你来了。”

刚送走殿罗睺,画浮沉面容淡雅如幽风,不见喜悲,更无任何商议过“大事”的痕迹。

没有问及两大神尊所谈及的大事,画清影直接道:“我准备让彩璃入尘世历练。”

“……”画浮沉缓缓摇头:“不可。”

“我是来告知你,而非征询你的认可。”

语落,青影已是转身。

“我不希望彩璃沾染俗世污尘。”

画浮沉的声音传至她的耳边,带着这些年来少有的肃然,随之,他的声音又微微缓下,带着些许叹息:“若非她意外觉醒了神格,我甚至不希望她成为神女,只求她一生平安无忧。”

“所以,你宁愿她成为一只被你亲手关起来的笼中之雀?”画清影冷言以对:“你若当真为她好,又为何要让她嫁一个她不爱的男子。”

“情之一字,你最为彻心。她是否真的喜欢殿九知,你不会看不清。甚至……她至今,都还不懂何为男女之情。”

“这样,不就很好吗?”他看着前方,目光似乎微微的怔了:“拥有神女的身份,嫁最优秀,也最适合她的男人,将来继承神位,双神合璧,将一生凌然众生之上……无灾无恙。”

“呵!”她似乎笑了,但眼神却愈加冰寒:“这些话,你配说出口吗!”

“曾经那个疯子一般的‘折天神子’,成为了如今淡雅无争的‘画心神尊’……你当年有多么狂荡不羁,世人忘了,我可不会忘。”

“……”画浮沉缓缓摇头,目现微胧:“世间千万劫,唯情最殇魂。我不希望彩璃经历……”

“那是她的人生!”

能如此冷言打断画浮沉的言语,世间也唯有她堪如此:“彩璃是你的女儿,但她更是一个独立的人,是未来要继承你的神力,以及整个神国的彩璃神女!”

“你纵是她的父亲,也没有权利禁锢她的人生!”

“还有!”不待画浮沉出言,画清影继续道:“目前六神国的五神子、二神女中,唯有彩璃修为未至神灭境。”

“谒见渊皇之期将近。你不在意她的修为,但至少,你要在意她身为神女的颜面。”

“此番入世,亦是让她自行寻求突破的契机。所以,我或许会引导她进入雾海。”

画浮沉久久未言,不知是被触动了情殇,还是他知道自己改变不了画清影的决意。

画清影离开,但一缕缓下的清音溢入他的耳中:

“你放心,我会暗中护着她。”

————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