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3章 乱魂(上)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对于云澈的反应,池妩仸心中更多的不是惊讶,而是释然:“我也一直在奇怪这一点。你当时的状态,的确不可能还留有那么大的余力。就算有,也该首先施于自己的身上。”

云澈明白池妩仸话中“那么大的余力”是何意。能将坠入死境的青龙帝生生救回,那绝非随随便便的一道光明玄力便可以做到。


且她醒来的,比自己都早……

“但,神曦之外,这世上能施展光明玄力的,唯有你。”池妩仸道:“我特意问询过青龙帝,那道光明玄力,绝非在那日之前深蕴于她的体内。青龙一脉,也从没有刻印光明玄力的护身玄器。”

“如果也不是你……那可就奇了。”

纤眉蹙下,池妩仸似乎陷入思索之中。

没错,这个世界上,能施展光明玄力的,就只有他与神曦。

那绝非自己,而神曦早已……

退千万步讲,就算神曦安然无恙,她悄然现身,池妩仸他们也断无可能毫无察觉。

自己醒来的如此之快……

光明玄力……

到底是怎么回事?除了自己,到底还有谁……

云澈下意识的伸手,捂在了自己的头颅上。躯体和灵魂都过于虚弱,他试图思索,却是引得魂海在阵阵的刺痛中更加混乱。

池妩仸连忙伸手按在了他的手背上:“先好好养伤,现在不是思虑太多的时候。不管其中有着什么蹊跷,这至少是天大的好事,无需担忧。”

“等你痊愈,静心思寻,或许就会找到答案。”

云澈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用了好一会儿,才重新稳下气息和思绪。

他闭目一会儿,忽然问道:“青龙帝她为什么舍命救我?是为了……保下麒天理?”

“当然不是。”池妩仸毫无犹疑道:“青龙帝的出手极其果决,近乎本能,那绝非保下麒天理这个意志可以激发。”

“至于真正的原因……”池妩仸深深看他一眼,似笑非笑:“女人的心思,有时候连自己都无法明晰,又遑论他人呢。”

“而究其根本的话,大抵上还是要怪我们的云帝大人魅力太大。又或者,对青龙帝这般的人物而言,冷落,反而是最致命的毒药。”

难以分辨池妩仸的言语是认真,还是在开玩笑。云澈的头颅越来越沉重,他闭上眼睛,不再多想什么。

池妩仸也不再多言,声音变得轻柔:“无论如何,是青龙帝舍身救了你,我们都欠她一条命。”

“麒天理对青龙帝有数次大恩,青龙帝也一直视麒天理为半师半父。她既求情,那便不杀麒天理……毕竟,他麒天理的贱命,远不配与你相衡。”

“更何况……”池妩仸嘴角微起一抹让人胆寒的轻笑:“就算没有青龙帝求情,我也没打算杀了麒天理。”

“如果你一时不知该如何处置他,便交由我来处置,如何?”

云澈直接点头:“好,那便交给你了。”

大局的把控,处事的手法,方寸的拿捏,利弊的权衡,池妩仸都胜过他太多太多。

池妩仸起身,道:“你醒来的事,暂时不宜公开。如今诸界人心惶惶,若是知道你已醒来,必然会争相来觐见。你现在只需静心养伤,深渊的事……”

她眸中微闪黑芒:“陌悲尘灵魂消散时,我攫取了他的部分认知与记忆,到时,再与你细说。”

……

池妩仸离开。

云澈闭上眼睛,调整呼吸,但思绪却始终无法完全沉下。

将青龙帝从必死之境救回的光明玄力……

如果真的是神曦,该有多好。

但,就算是神曦,真的有可能仅凭一道光明玄力,便救回那个状态下的青龙帝吗?

或者,那其实不是光明玄力?

比如……木灵珠的生命气息?

木灵……

禾菱……

云澈全身忽紧,猛的睁开了眼睛。

他从醒来之后,意识之中便始终缠绕着一种深深的缺失感。但重伤初醒,思绪沉重模糊,他始终未找到那个缺失感是什么。

此刻忽然惊醒……以往任何一次从昏迷中醒来,他最先听到的,永远都是禾菱激动中带着惊喜的呼喊声。

她与他生命相连,灵魂相连,他苏醒的第一个刹那,她便可清楚的感知到。

但这一次,他竟始终没有听到来自禾菱的声音。

甚至……感觉不到了与她始终相连的灵魂!?

沉睡的念想瞬间散灭,云澈猛的坐起身来:“禾菱?”

“禾菱!”

两次急切的呼喊,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音。

这时,混乱的意识,复苏着昏迷中的梦境之音:

“主人,醒过来好不好,我想和你说会儿话……就一小会儿,好吗?”

熟悉的娇软声音,朦胧的仿佛来自魂海深处的迷雾,却是让云澈一下子怔在了那里:

“……我要去找我的爹娘和霖儿了,我会和他们说好多好多关于你的事。”

……

强烈的不安如梦魇一般在脑海中猝然放大,他手指死死的抓向头颅。

不,不会的……

闭上眼睛,他竭力的凝聚精神,将意识沉入天毒珠之中。

现身于碧绿色的空间,他的呼喊还未出口,便忽然石化了一般,彻底的呆在了那里。

熟悉的天毒珠空间,却是那种……让云澈瞬间痛彻心魂的熟悉。

它恢复成了曾经的样子……

那个……没有禾菱时的样子。

同样的碧绿空间,却绿的死气沉沉,再无生机。

而即使意识已沉入这里,也依旧感知不到禾菱的存在。

一丝一毫都没有。

“只要能把劫天剑刺入陌悲尘的躯体,我有绝对的把握毒杀他。”

绝对的……把握……

云澈的意识不住的颤抖着。

那直扎魂底的剧痛,胜过躯体的伤痛何止千万倍。

那么可怕的陌悲尘,她却是那么绝对的口气……那么决绝的言语。

为了让天毒珠爆发出超越当世界限,连半神都能数息毒杀的毒力,她分明……献祭了身为天毒毒灵的自己!

他早该想到……早该想到!

……………………

帝云城主殿之外。

麒天理双手被一根黑索紧缚在一起,他头颅深垂,蜷跪在地。

他保持这个姿势,已是四天四夜。

轻微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麒天理身躯微动,却不敢抬首,而是将头颅更深的垂下,几乎触落在冰冷的地面上。

因为,那是魔后的气息。

池妩仸的脚步停在了麒天理前方,她俯眸看着自缚玄力和双手,似已万念俱灰的麒天理,淡淡说道:“云帝已经醒来,你的命保住了,麒麟一脉,也算是保住了。”

几乎四天一动未动的麒天理忽然开始了不住了颤抖,一直颤抖了许久,才发出干哑的颤音:“罪人麒天理,谢云帝、魔后盛恩。”

他一字一泪,字字激动而悲凉。

“第一,你谢错了人。”池妩仸眸光逐渐沉下:“第二,你谢的太早了。”

“……”麒天理深深垂首,不敢妄动妄言。

无论他的结局会是如何,有魔后那句“麒麟一脉,也算是保住了”,他纵然受尽极刑后被粉身碎骨,也已经满足涕零。

“保住你和你全族性命的人,是青龙帝,你该心知肚明。”

相比于云澈,池妩仸对于麒天理倒没那么厌恨,反倒有至少五成是同情与怜悯……怜悯他第一个被陌悲尘找上。

“看着你平日里不屑入眼的苍释天宁愿永绝沧澜也不愿沧澜一脉屈膝深渊,你愧吗?”

“青龙帝以死护云帝性命,如此功勋,她唯一的请求,就是让你活命,你愧吗?”

“……”麒天理无法言语,苍老的身躯晃荡的更加剧烈,如置身刺骨裂魂的九幽冰狱之中。

池妩仸最清楚哪些话最能诛麒天理的心,他不惧死,不惧辱,更不惧喝骂,对他而言,最刺魂的,是愧。

“青龙帝救了云帝的命,她提什么要求都不过分。云帝既然答应,也自然不会食言。但是……”她魔眸微微眯起:“云帝有一句话说的很对,若背叛不能得到足够的惩戒,那忠诚势必沦为笑话。”

麒天理喃喃出声:“罪人麒天理,愿受任意惩处,绝无怨言。若……若魔后怕脏自己的手,老朽愿立刻……自废玄力。”

“自废玄力?”池妩仸耻笑一声:“云帝引北神域横扫三神域不过区区数载,诸界玄者折损无数。如今又遭深渊之劫,放眼神界四域,残存的神帝还有几何?”

“……”麒天理怔了一怔,随之隐约明了池妩仸之意。

“你的命留着,你的身体的力量也会完整的保存。但……”

池妩仸缓缓伸手,掌心朝向麒天理的头颅:“这些,以后将不再只属于你自己,而是皆在本后掌心之中。”

麒天理终于抬首,一双浑浊不堪的麒麟瞳带着深深的昏暗:“魔后是要……赐予……奴印?”

对死亡都早已看淡的麒天理,面对“奴印”二字,依然免不了灵魂抽搐。

池妩仸魔音徐徐:“奴印这等有伤天和的东西,本后若是用在你身上,岂不是要遭天下非议?再说,你莫不是忘了本后最擅的领域?本后若要控人心魂,还需什么区区奴印?”

麒天理微抬的头颅不经意碰触到池妩仸那如深渊般幽暗的魔眸,瞬间全身骤寒,又慌忙垂首。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